孟亦柔以为自己听错了,脸色尴尬,声音有些颤抖,“沈总说什么?”

“脱掉,没听到,还是装作听不懂?”沈默脸上的讽刺意味更浓,他又拿出一大叠百元大钞,往孟亦柔的头上一散——

红色的钞票纷纷降落,一张一张落在孟亦柔的头上,脸上,粘在她打湿的衣服上……

她的衣服早就被酒浸地半湿,勾勒出曼妙的身材曲线,雪白的胴体若隐若现,勾得一众股东的眼睛都直了。

孟亦柔跪着没动作,但是紧握着的拳头,泄露了她心里的悲愤和委屈。

原来她在他心里,不过就是可以用金钱随意践踏的下贱货……

那么那些日子的缠绵和甜蜜,又算什么?她自作多情吗?

见她还是一副沉默不语的样子,沈默眸色倏然变得深沉,一手捏住孟亦柔的下巴,“你出台多少钱?我包了。”

“沈总说笑了。”孟亦柔鼻尖酸涩地不行,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但还是强撑着,扯出一个笑,“毕竟夫妻一场,看在你曾经也取悦过我的份上,给你八折。”

“不要脸的东西!”她这句话直接点燃了沈默的怒火,他低低地咒骂了一声,也不管在场有多少人,直接抓着她的领子往休息室拽,“孟亦柔,你怎么能这么下贱?”

一到休息室,沈默就狠狠地把她甩在了地上,然后“砰”地一声关上门,顺手扯开自己的领带,“你沈默前妻的身份,为你哄抬了不少身价是不是?”

“是啊,他们知道我是沈总上过的女人,一个个都巴不得跟我共度良宵呢!”孟亦柔狼狈地趴在地上,头发凌乱地贴上脸颊,身上的衣服在拉扯间也早已经变形,遮不住她美好的春光。

“孟亦柔,你真该看看你现在这幅下贱样子!”沈默眼色一沉,径直跨过去,抓着她的领子就把她拎了起来,狠狠按在墙上。

孟亦柔只感觉面门一痛,她下意识用手撑着墙,使劲推据着,“沈默,你在干什么?快放开我!”

“干什么?”沈默闻言讽刺地笑了一声,“你等下就知道我要干什么了。”

他不由分说地按住她的头,手从背后绕到她胸前,狠狠地揉搓,直到孟亦柔受不住痛呼出声,他才住了手。

“你到底……啊!”孟亦柔眼含着泪,突然痛呼了一声。

就在刚才,她扭过头想质问他的时候,沈默就一把掀起她的裙子,隔着布料狠狠的撞了进来。

孟亦柔疼地哭了出来,脸色惨白着,狠狠地咬着下唇,试图减轻下体撕裂般的疼痛。

然而,沈默却在下一秒死死地捂住她的嘴,然后按着她的后腰,狠狠地冲刺起来,一进一出之间,像是要把孟亦柔给撞散!

“轻……轻一点……”孟亦柔就像是个无根的浮萍一样,在男人的冲撞下无助地求饶着,哭喊着,哀求着,但是身后的男人,却没有一点怜惜的意思,反而越发用力……

沈默狠狠地律动着,却发现自己该死地有了快感。

他不想像以前一样,让自己沉溺在孟亦柔的身体上,但是几年不见,他才发现,她的身子还是一如既往地,对他有致命的吸引力。

双手情不自禁地向下,往她的敏感地区探去,灵活的手指划过她柔嫩的肌肤,继续往下时,突然在她小腹处停住了——

那里有条明显的疤痕凸起,而且是很长的一条……

沈默浑身一僵,猛地退出来,将孟亦柔翻了个身,在看清楚她的小腹之后,眼神倏然阴冷。

“孟亦柔,你生过孩子了?”

2018-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