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简知道,她爱顾钦泽,是这个男人将她带上了天堂,又亲手将她推向地狱。

这个孩子不该来,毕竟她和顾钦泽的五年之约已经到期了!

他解脱了!不用再留在自己身边了!

但她怎么又这么不甘心呢!

明明她只出国五年,回来之后,他就变成了妹妹萧晓的男朋友!

她还记得萧晓车祸后急需RH阴性血源,那个男人是如何卑微的向她恳求,救萧晓一命!

那一刻,虽然萧晓命悬一线,但她的内心同样也遍体鳞伤。

但他看到了吗?

没有……

所以她说,给萧晓输血可以,但你必须跟我在一起五年。

她想用这五年,补上失去的五年,挽回失去的他。

如今,五年期满,她却败的一塌糊涂……

“萧简,你没事吧……”辛羽不安的推推她:“顾少去哪了?你要不要给他打个电话?”

“我去买了瓶水。”

男人说话间已经走了过来,递给辛羽一瓶,另一瓶递给萧简,她没接。

男人蹙眉,没好气道:“怎么样?暂时死不了吧?”

萧简忍不住攥紧了拳头,力气大到指甲都掐进肉里。

她抬头,眼眶泛红:“阿泽,我怀孕了。”

那一瞬间,她看到男人的表情僵住了,随即勾出一个讥嘲的冷笑:“哦,恭喜,走吧,我送你们回家。”

他转身下楼,萧简却飞快的拉住他的胳膊:“顾钦泽,我怀孕了,你,你就这个态度?”

“那你希望我什么态度?恭喜你喜提野种?”

萧简的手顿时无力的垂了下来,双目涣散的看着他:“你……”

“看得出来,这段时间玩的挺疯吧。”男人冷哼,走的头也不回,却在楼梯拐角处,一脚踹翻了一个垃圾桶。

“萧简……”辛羽伸手去拉她,却觉得她五指冰凉,浑身都在颤抖。

把辛羽送回家,男人直接将她带回了自己的住处,萧简看着住了五年的地方,有些抗拒。

“我有自己的家,我要回去!”

男人目光森冷,直接一把将她推倒在沙发上:“萧简!你口口声声说爱我!你就是这么对我的!背着老子野种都有了!”

萧简脸色苍白的看着她,不禁冷笑道:“如果我说,你嘴里口口声声骂的野种是你的孩子呢!”

“不可能!那只是一次酒后乱性!绝对不可能!”

男人大声抵触,是的,他爱的人是萧晓,绝对不会允许别的女人怀上他的孩子!

“无所谓了,”萧简起身离开:“反正我也不准备把他生下来,咱们之间到此为止。”

“你站住!”一把将人拉了回来,随手便将她单薄的身子再次甩在沙发上,顾钦泽指着她的眉心怒道:“在你生下来之前!在我确定这个孩子不是我的孩子之前!你哪也不许去!”

萧简忍不住讥嘲:“怎么?不舍得我了?我们的合约已经到期了,你还这么不依不饶,你就不怕萧晓知道?”

“我会跟萧晓解释!她比你深明大义!绝对不会像你那么无情!”

‘嘭’的一声!男人甩上房门离开,可以听到外面他吩咐安保不让她离开这里一步。

这和囚禁无异,但在她内心深处又不禁怀揣希望。

也许,也许他是想要自己生下孩子的,也许,他会喜欢这个孩子呢……

2018-1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