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酒吧是本市最受青年男女欢迎的酒吧。

舞台上,身着露脐装的美女扭动着纤细的腰肢,闪烁耀目的镭射灯扫过全场疯狂的男男女女。

角落的卡座里,六个女孩正齐齐举着手上的酒杯。

“欢迎萧简回国!”

“有没有给我们带什么礼物啊!”

“带了,带了!”萧简放下还没来得及喝的鸡尾酒,从包里掏出六份礼物一一分给她们。

“哇!谢谢亲爱的!”小姐妹辛羽抱着她就是一个么么哒。

“对了,你爸身体怎么样了?好些了吗?”

“嗯,病情已经稳定了,目前还在康复期,我也帮不上什么忙,就先回来上班了。”

姐妹们欢呼一声再次举杯,萧简却在嘴唇碰到酒杯之前,胃里就一阵翻江倒海。

一把放下酒杯,捂着嘴就冲进了卫生间。

抱着马桶一个劲的干呕,呕了半天也只吐出点酸水,而她却已经脸色蜡黄,整个人看上去异常憔悴。

这是怎么了?下飞机到现在也没吃什么东西,难道是饿的?

用矿泉水漱口后走出洗手间,人高马大的男人拦住了她的去路。

萧简看清来人,一颗心险些跳到嗓子眼里。

“我还在想,这段时间,你跑哪去了,原来是出去疯了!”顾钦泽开口,语气分外凉薄。

再次重逢,萧简以为自己真的放下他了,却在听到这句话后心口赫然一紧,连呼吸都快停止。

随手拉过旁边路过的一位男士,她笑着向顾钦泽说道:“如果你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去陪这位先生喝一杯。”

被美女搭讪的路人顿时喜上眉梢,顾钦泽的脸却已经铁青一片。

“借过。”

萧简拉着男人挤进人群里,又在人群中松手跑回去向小姐妹们打了个招呼,拿着自己的包匆匆出了酒吧。

夜风迎面一吹,她冷静了许多。

她就像个狼狈的逃兵,终于狠下心离开,生怕再在顾钦泽面前溃不成军。

闺蜜辛羽从里面追了出来,不放心道:“萧简,你脸色很不好,要不要去医院?”

“我没事。”她笑着摇头:“就是有点犯恶心。”

辛羽却非常八卦的分析起来:“不会是怀上了吧?你跟顾少在一起都五年了,差不多也该有了!”

萧简一个错愕,一只手条件反射的摸上小腹,脑海中飞快闪过他们唯一一次不愉快的结合,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她急急抓住辛羽的手道:“你,陪我,去,去一下医院。”

“好!”辛羽被她的表情吓了一跳,正准备拦车,一辆豪华座驾却停在了他们的面前。

车窗被摇了下来,开车的司机看了一眼萧简苍白的脸色,吐出几个字:“上车,去医院。”

一路沉默的两个人,没有任何交流,似乎早已心照不宣的把对方当成了陌生人。

到了医院经历了一系列检查,萧简忐忑不安的拿到诊断报告单后,整个人如遭雷击。

她怀孕了……

妊娠六周……

萧简几乎脱力一般坐在医院走廊的椅子上,来来往往的人在她眼里都模糊成一片。

2018-1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