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哥!”校门口的小女孩冲着骑单车的小男孩招手。

小男孩停在她面前,拽拽的拉了一把单肩包:“上车!”

春日里的樱花落在男孩的头发上,小女孩伸手拿了下来,又冲他吹了过去。

小男孩则酷酷的回应:“无聊。”

车子载着两人从校园驶出,留下一串小女孩银铃般的笑声。

“大哥哥……”

紧接着,铺天盖地的黑暗彻底迷蒙了小女孩的眼睛,恍如坠如暗无天日的地狱,让她不得不奋力挣扎。

萧简从窒息般的噩梦中猛然睁开双眸,对上男人那双通红的眼睛!

下一秒,她一把抓住脖子上的那只大手,求生的本能让她用力的自救。

那手却被目光阴狠的男人越收越紧,直到她脸色发白,浑身颤抖,男人才如梦初醒般的松开。

“咳咳咳!咳咳!”萧简扑到床边,大量涌入肺部的空气让她呛咳出声。

身材高大的男人拉着她的头发一把将她拽起,逼她和自己对视:“你哪来的大哥哥!这么快就另结新欢了?还骗我说这是我的孩子!”

呼吸还没顺畅的萧简只觉得头发快要被扯下头皮,痛的不能自已。

“顾钦泽!”她挣扎:“你放开我!放开!”

“你最好给我老实交代!”一把将人甩回床上,萧简被撞的一阵头晕眼花。

她剧烈的喘息,瑟缩在床尾。

被关在这幢房子里已经一个多月了,数着这个家里熟悉的一切,她反而更加怀念曾经的时光。

她以为直到自己生下孩子,顾钦泽都不会再见她一面,但她没想到的是,这个男人今晚居然会突袭。

“既然你这么讨厌我!那就放我走!我发誓!我绝对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

“你想的可真好!”顾钦泽上前一步,一把攫住她的下巴逼她正面看向自己:“所有人都知道你跟我同居五年!现在你要出去给我戴绿帽子!你以为我顾钦泽是吃素的吗!”

“那你要怎样!”萧简哭吼道:“你要我怎样!难道只有我死了!你才满意吗!”

“想死?”男人甩手离开:“就算死!也得先把孩子生下来!我倒要看看是谁的野种!”

“你混蛋!”萧简起身向他扑了过去,却被他猛然关上的门隔绝成两个世界。

她颓然滑坐在地,眼眶生疼,喉头干哑,她伸手捂住刺痛的小腹,无声的流泪。

这不是她的邻家大哥哥,她的大哥哥绝对不会这么对她,绝对不会……

不知在地上坐了多久,直到听到门外嘈杂飞争吵声,她才撑着酸疼的双腿费力出去。

“我是顾钦泽的女朋友!你们居然敢拦着我?!”

“不好意思萧小姐,没有顾先生的命令,谁也不准进去。”

“那我命令你!现在就给顾钦泽打电话!你问问她!这个‘谁’是不是包括我萧晓!”

推门而出的萧简看到门口熟悉的人,顿时一个错愕,曾经不愉快的回忆让她想要转身离开。

“萧简!你给我站住!”眼尖的萧晓已经看到了她的身影,一把推开保镖就冲了进来。

一直跟在她身边的萧家父母也一个健步进门:“萧简!真的是你!”

2018-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