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过了午夜十二点,但萧简却毫无睡意。

开门的声音打破夜的宁静,司机把男人搀进门放在沙发上,对萧简点点头便离开。

男人一手扯松衬衫的领口,英俊的脸上带着酒后的红晕,他扫了萧简一眼,冷笑出声:“还没走?”

“我们的五年之约还有一个月才到期!我为什么要走?”

“随你!”男人起身,跌跌撞撞的要上楼。

萧简看着他的背影,不知哪来的勇气,忽的出手,一把拽住他的领带,将人拉的一个踉跄,直接印上他的唇。

男人将她推开,狠狠擦了擦嘴唇:“萧简!你可真够犯贱的!拿萧晓的命威胁我!把我绑在身边五年!我还以为你能有多高尚!这就忍不住了?”

“我是犯贱!我为什么会犯贱的爱上你!”

萧简激动的身体都在颤抖:“你以为我为什么要救萧晓?因为她是我妹妹?从我爸妈把我送人开始!从她把你抢走开始,她就不是了!”

这些年的委屈如鲠在喉,让她一度落泪。

男人却一脸冷漠:“你这种不顾亲情的女人!连萧晓的一根脚趾头都比不上!”

“呵,你这话是在讽刺我,还是在讽刺萧晓?”

男人大怒,突然粗暴的扯烂她的衣衫,将她完美的身体暴露在灯光之下。

“你不是要做我的女人吗!好!那我就成全你!”

萧简被吓了一跳:“顾钦泽!你干什么!”

“你也有羞耻心?!”男人三两下便将她扯的一丝不挂,直接将人压倒在冰凉的地板上:“少在这里给我惺惺作态!”

“你放开我!”她惊慌无措的反抗,但双手却被那人死死钳制。

“这不就是你处心积虑想要的吗!这不是就是你的目的吗!”

男人的大掌直接在她身上四处游走,力气大到掐出一片片青紫的痕迹。

萧简的双瞳骤然大睁,下身传来的刺痛让她瞬间不能呼吸。

“放开我!顾钦泽!你混蛋!放开!”

“一边犯着贱!还一边演着戏!”

男人丝毫不顾她的感受,只为发泄自己最本能的欲望,撕裂的疼痛很快蔓延全身,萧简觉得自己好像一条离开水的鱼。

曾经藏在心底的爱恋,被他践踏的体无完肤!

这一刻,他不再是记忆中那个身着白色衬衫骑着单车的阿泽,也不再是那个等她一起放学的邻家哥哥……

直到顾钦泽发泄完毕离开这个家,她才浑身颤抖的躺在一片狼藉的地板上抱紧了自己。

天亮后,手机铃声将她的神智唤回。

看了看来电显示,她收拾情绪,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上去正常:“喂……妈……”

“小简,你爸身体有些反复,你最近有时间吗?过来看看他吧。”

她从小被亲生父母送给了现在的爸妈,后来又跟他们搬到了国外,虽然她成年之后回国生活,但他们却一直住在国外。

她知道,要不是爸爸的身体出现了大问题,妈妈是不会给她打这个电话的。

“好的,妈,你别着急,我这就去订机票。”

也好,是时候离开这里了,就让她和顾钦泽做个了断,和曾经做个了断吧……

2018-1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