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位女司官从沈长雪的宫殿里面出来,不由自主的都打了个寒颤,沈长雪实在是太恐怖了,小小年纪,但是心思已经这么的狠辣了,看她的眼神,哪里是想要简单的惩治一番沈长月那么简单!

分明就是想要将沈长月千刀万剐嘛!

三位互相看了一眼,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了地牢的火灾,她们在各自的眼中都看到了恐惧,这沈长月刚被关进去,这火灾就起来了,会不会,太巧合了一点?

虽然三人都有这种猜测,但是她们只是惊恐的看着彼此,却没有一个人敢开口说出来,因为她们动用私刑惩治沈长月算不上什么大事,顶多丢了官职,但是若是和地牢的火灾有所牵连,那丢的就是脑袋了!

“快点回去将证据都处理掉了,然后今天就向皇后娘娘辞行!现在天色还早,我们赶着点还能在天黑之前出城门!”为首的女司官最先反应过来,立刻对着同伴说道,脚下的脚步也加快了几分。

温皇后虽然手段厉害,但是说起来也是个非常宽厚的主子,若是和她说家中父母病重,她不会阻拦她们几人的!甚至还有可能直接就将她们放行了!

她们要赶在云憬动手之前出宫,一旦她们离开京城,云憬想要再将她们找出来就难了,毕竟云憬是质子,再厉害也只能局限在京城里面!

“这件事,我们就当作什么都不知道,以后不要和任何人提及!”三人一回到掌教司就将所有的证据都找了出来,那块玉佩,她们想了想还是拖了一个小宫女教给了沈长雪让她还给原主,毕竟这是御赐之物,都有记录在案的,届时若是查起来,这原物在原主身上,那就更加的妥当了!

“放心,我们不是不知道轻重的人!”两名同伴点点头,手上麻利地点起火盆,将当时逼迫沈长月按下手印的定罪书,还有原本记录在案的文档全部销毁,就当这件事完全没有发生过一般!

“走吧!”女司官最后看了一眼掌教司的大门,目光中有些不舍,她们在这里待了几十年,如今虽然得了大把的钱财出宫,但是相比较外面未知的生活,这里她们已经熟悉的地方更加让她们心安。

只是,一失足成千古恨,人有的时候一旦做错半点,想要再回头那就难了,毕竟这个世界上可没有后悔药可以吃!

……

“你确定今天就要回宫吗?你才刚刚醒来,多休息两天没有关系的!”云憬看着执意要回宫洗刷自己清白的沈长月,眼神微微闪烁,带着一丝担忧。

沈长月笑了笑,说道,“我真的没事了!我感觉这三天睡过之后神清气爽,之前的头疼也完全好了!”

顿了顿,沈长月看了一眼云憬说道,“而且,我现在想尽快回去将这件事情处理好!”另外她也要调查自己和沈长雪身世的秘密!

一想到自己的亲声父母是皇帝和温皇后,沈长月一刻都坐不住,从小就是孤儿的她,无比的渴望着亲情,曾经无数次幻想过楼贵妃和那位偷情侍卫的长什么样,然而如今得知楼贵妃的所作所为,对她心中的一点念想全部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对温皇后还有皇帝的孺慕之情。

另外,沈长月对于公主的身份就不渴望吗?当然也渴望,沈长雪不就是仗着公主的身份才会肆意地欺凌自己吗?

想到之前自己受过的责罚和刁难,那些屈辱一幕幕闪现在沈长月的脑海里面,沈长月不是圣人,她不过就是一个普通女子,若是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也不过就是比平常人多读了两本书而已!

被人换了身份,改变了命运,这样的事情普通人会生气会气愤会好奇,她也同样会如此!

这个秘密在沈长月的心中生根发芽,她迫切地想要知道事情的真相。

看到沈长月迫切焦急的目光,云憬无奈地点点头,道,“好吧!”

两人依旧和出宫那日一般乘坐马车返回宫里,经过那片繁华的市集,沈长月将车窗帘微微掀起一脚,看着外面的点点滴滴,即便在宫外她也觉得自己与世隔绝般,与他们不能融为一体。

沈长月眼底的寂寞和向往微微刺痛了云憬的心,但是他也不能许诺沈长月什么,云憬垂下了眼眸,他是注定要离开京城回到云北的,而如今,沈长月的身份很有可能就是公主——皇帝的女儿。

要娶皇帝的女儿,那就必须要留在京城,这一点刚好随了沈正的心意,但是云憬,心中有些发涩,叹了一口气。

“咦?”沈长月看到一闪而逝消失在人群里面熟悉的三道身影有些好奇,她摇了摇头,有些纳闷,喃喃道,“女司官?”她们怎么可能出现在市集上面。

“怎么了?”云憬听见沈长月的声音,看向她问道。

沈长月回过头来,懵懂地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道,“没什么,好像看到了熟悉的人?”

熟悉的人?云憬皱了皱眉,立刻问道,“宫里的人?”沈长月认识的人肯定就是宫里的人了!

“嗯!就是提审我的那几位女司官!”沈长月点点头,随即有些不确定地说道,“可能是我看错吧,她们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云憬眯了眯眼睛,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打地桌面,半晌,抬起头看着沈长月说道,“或许你没有看错,就是她们!”

“嗯?”沈长月有些吃惊地看着云憬,不明白云憬的意思,“怎么说?”

“看来这位公主殿下的手脚还真的是快啊!”云憬唇角露出一丝讽刺的笑意,继续说道,“这尾巴擦的可真快!”

沈长月立刻就明白过来了,她微微长大了嘴巴,看着云憬说道,“云太傅你的意思是?”

云憬点了点头,说道,“宫里面的证据如今应该都已经被损毁了,地牢里面失火,什么东西都全部烧毁了,再加上这几位女司官的离去,你这个案子可能就会被当作完全不存在了!”

2018-3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