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云憬这样说,沈长月的心情有些低落,但是却也没有表现出愤愤的情绪来,沈长雪作为公主,她让几位女司官消除证据再出宫,这对于她来说本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云憬看了看天色,那些女司官若是出了京城,这件事他就不太方便出手了,虽然在京城外的势力他也有部署,但是并没有京城中这么严密,一旦出手,很容易就会被人盯上,云憬看了一眼沈长月,垂下了眼眸,没有再继续多说什么。

两人一路相顾无言地回到了宫中,云憬和沈长月都没有往掌教司那边走,既然已经看见了那三位女司官离开了宫,那就必要亲自去掌教司走一遭了,毕竟以云憬的身份他若是亲自去了掌教司,引起的动静必然不小,而沈长月的证据又被销毁了的话,他们的处境到时候会有些尴尬。

因此云憬只是吩咐莽原暗地里去一趟掌教司调查一下这件事,然后陪着沈长月一块回了冷宫等消息。

莽原听见吩咐就直接去了掌教司,在里面一查探,发现果然有关于沈长月偷盗的案件没有任何的卷宗,仿佛这件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一般,若不是莽原亲眼看见沈长月被关押到了地牢里面,恐怕他也会相信这件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吧!

莽原想到了云憬和沈长月提到的那三位女司官,心中一动,出去一打听到,三位女司官今日不约而同地向皇后辞官归家了!

这件事在掌教司中应该算是一件大事了,毕竟这三位女司官在掌教司内都算是掌管实权的人物,这次竟然在同一天内同时辞官,按理来说掌教司中肯定会给她们送行一番,但是没有,甚至还有很多人都不知道这件事!

可见三位女司官走的是多么的匆忙和隐密了!

莽原想着这些打探来的消息,脸上露出了了然的神色,感叹道,“沈长雪这位公主殿下的动作还真的挺快的啊!”同时,莽原对此也有些疑问,“可是她为什么这么着急处理这件事情呢?”

沈长月就是一个无依无靠的小侍读,沈长雪暗杀她本就说不通,而且为了擦掉这个小尾巴,竟然不惜让三位女官这么匆忙的辞官!

莽原摸了摸下巴,先是派人陷害,然后暗杀,暗杀不成又及时的擦掉尾巴,忽然莽原脑海中灵光一闪,想到云憬之前的猜测,喃喃道,“看来这位公主殿下似乎知道些什么东西啊!”否则何必那么着急除掉沈长月呢?

莽原没有多做停留,打探到消息后就立刻来到冷宫将消息报告给了云憬还有沈长月听。

“果然如此!”云憬和沈长月都露出了然的神态,不是沈长月看错了,而是她们确实离宫了,而且也正如云憬猜测的一般,这件事被完全抹去了痕迹。

“三位女官同时辞官?”云憬看了沈长月一眼,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道,“擦尾巴擦的这么仓促,看来沈长雪这位公主是在防备什么人啊!”

沈长月摇摇头表示不知道沈长雪为什么会这么仓促,这次若不是云憬答应帮她翻案,这件事恐怕就算是诬陷的以她的身份,沈长雪恐怕也有实力将它做实吧!可是她为什么没有后续的动作,而是迫不及待地将这件事情遮掩过去了呢?

沈长月看向云憬,难道沈长雪事先就知道云憬会帮助她?沈长月摇了摇头,没有这方面的奢想,云憬是她的太傅老师,是她的恩人,沈长月对他是感恩感激的,却不敢要求云憬能够为她做更多的。

“世子爷,沈长雪这位公主殿下似乎有什么隐藏着的小秘密啊,否则为什么要这么急迫的杀害,沈”莽原看了一眼沈长月,顿了顿继续说道,“沈小姐呢?”

云憬点了点头,也看向沈长月问道,“公主为什么会这么针对你,你知道吗?”

沈长月听到这个问题有些慌乱,快速地眨了眨眼睛,沉思了会还是决定在她没有找出证据前,她和沈长雪身份被楼贵妃互换道事情还是不要说了,便摇摇头说道,“我不知道!”

云憬看着沈长月的模样,微微眯了眯眼睛,眼神中充满了兴趣,看来沈长月似乎是真的知道点什么,而沈长雪那边对于她们各自的身份也知道点什么!

当年还在襁褓中的婴儿,按理来说她们就算被互换了身份,但是她们本人应该是不清楚这件事的!可是如今这两人却先后不知道从什么途径知道了这件事!

云憬挑了挑眉,这件事情原来还只是云憬的一个猜想,但是如今看来背后还掩藏着什么他没有查出来的秘密!

“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是沈长雪这个公主针对你是事实,你以后还是多小心一点吧!”云憬也没有逼问沈长月,点点头,提醒了一句。

“嗯!我知道的!”沈长月点点头应了下了,随即有些迟疑地说道,“那我还要回去当她的侍读吗?”这件事完全被人不着痕迹的抹去了,她是不是也要当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照常回到沈长雪的身边当侍读呢?

“自然!你若是不回去,她怕是又有借口为难你了!”云憬点点头回答道,“这件事情既然是她主动抹去的,就说明她不会主动过问了,你就当作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和往常一样回去吧,正好这三天内皇宫内戒严,你不去公主宫殿中当职也是正常的!”

“嗯,好,我知道了!”沈长月点点头,虽然这几天吃了一番苦头,但是她反而要感谢这次的遭遇,若不是经历了这些事情,她怎么会想起之前的事情呢?她又怎么会知道自己的身世呢?

沈长月的目光从充满了坚定,她一定要调查出这件事情的真相!

“那好,今天你好好休息一会,明日便和往常一样去上课吧!”云憬见沈长月的脸色,见她没有什么别样的情绪,便点了点头,带着莽原离开了。

2018-3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