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做实?那些证据真的可以将沈长月定罪吗?”沈长雪愤愤地质问道,“若是有人翻案,仔细查案呢?你们有把握可以应付过去吗?”

“这?”几位女司官互相看了一眼,有些诧异,这沈长月不过就是个小小的公主侍读,而且她的身份那么尴尬,寻常的人看见她躲都来不及,生怕会因为她而让皇上对自己不喜,难道还有人会帮她吗?

“公主殿下这是什么意思?沈长月这样的身份,谁会帮助她?”女司官想了想,开口问道。

“谁帮她?”说到这里沈长雪有些咬牙切齿,然后愤愤地说出了两个字的名字,“云憬!云太傅!”

“云太傅?!”女司官们自然听说过云憬的名声,随即又想到当时渥丹和她们说的那些秘话,瞬间脑海中就开始自己幻想出了一出大戏。

什么云太傅怒弃公主,移情小侍读!

什么公主没学士被云太傅嫌弃,宁愿喜欢上侍读也不愿意和她在一起!

“云太傅,他真的会?”几位女司官有些迟疑地抬头看了沈长雪一眼,虽然脑海中脑补了这么多的戏份,但是现实当中她们却是有些不太相信云憬位了以一位小侍女,而放弃娶公主的机会,毕竟沈长雪可是西秦皇宫里唯一的一位公主,父亲是皇帝,母亲是皇后,哥哥是太子,这样尊贵的身份,云太傅就这么淡泊名利,不要公主要侍读吗?

沈长雪一想到渥丹说的云憬抱起了沈长月,将她带离了牢房,心里就一阵阵抽痛,她喜欢云憬很久了,一直心心念念的都是他,但是小时候云憬对她冷漠相对,长大了对她依旧如此,她出了学问比不上那个沈长月,其余的哪一点差了?!

沈长雪的脸色一片漆黑晦暗,爱而不得求而不得,对于中年人来说都是一件极为痛苦的事情,何况是她这种情窦初开的小女生?她脑海中云憬和沈长月的画面一直在交替出现,眼中渐渐闪现出疯狂的神色。

看见沈长雪的脸色,几位女司官面面相觑,不用多说也知道了答案,一时间有些慌乱起来,云憬的手段别的不多说,但是最近闹的沸沸扬扬的天牢里逃跑的罪犯,就让人知道他手段的厉害了。

断水断粮,再渐渐围困,最后让那些犯人再在绝望中自尽而亡,这个版本的说法从宫中一出现就立刻引起了众人的共鸣,别的不说,但是以前对于云憬不太了解的人,也都知道这位看起来冷冷淡淡对什么都不太关心的模样,但是他若是真的要做一件事,他也是有这个能力有这个实力做到的!

尤其这件事不是什么大事,只是替一个小侍读翻案而已!

不要说这件事不是云憬出面,只要一旦有人查,她们做的那些个假证据很容易就穿帮了!

“公主殿下!那现在该怎么办?”女司官到现在终于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了,立刻求助般的看着沈长雪,希望她能够有什么解决的办法,她们不怕沈长雪但是不代表她们不害怕云憬啊!

现在知道怕了?沈长月冷眼看着几位吓得瑟瑟发抖的女司官,眼神中闪过一丝寒意,若不是她手上没什么能力,不然直接就将这些人全部都杀了,再将证据给毁了,即便是云憬来查也让他无迹可查!

可惜沈长雪没有!

所以她现在就只能替这些女司官安排好后路,一是,毁灭证据,二是,将她们这些人尽快送出宫去,牢房如今已经被烧毁了,里面的关于沈长月的认罪书也被烧毁,付之一炬,倒是让沈长雪省了很多的功夫。

“首先,将你们手中的那些关于这件事的证据全部都毁了!”沈长雪整理好了思路,然后和她们一点一点的说道。

几位女司官连连点头,道,“这个不难,这些罪证都在我们手中保管着,回去后就能够直接销毁了!”说完,几位女司官不约而同的露出了一丝苦笑,这样做的话也就表示着她们不能继续在这个职位上待着了,只能离开。

“嗯!”沈长雪见她们答应了,也知道不能够一味地逼迫她们,便拿出了一盒子珠宝首饰,递给她们,“本公主也不是不通情达理的人,这些珠宝你们拿去分了,够你们下半辈子衣食无忧的生活了!”

看着这满满一盒的珠宝,几位女司官两眼直发光,这些是她们在宫里领一辈子月例也拿不到的财富,有了这笔财富,她们出宫回家,家里人谁还敢亏待她们!

女司官立刻双手领过这盒子珠宝,半激动半感激地说道,“多谢公主殿下!”

沈长雪对这些财物一点都看不上,随手就给她们了,接着说道,“第二点,不用我说了吧,拿着这些财物,去辞官归家!”

宫里的女官和宫女不一样,宫女是到了二十五岁就要被放出去,但是女官则是只要在任期内没有犯错就可以一直待在宫里,但是她们也有选择的权利,和皇后辞官就可以了。

“是!家中母亲病重,下官自然应该要归家侍奉!”女司官立刻说道。

沈长雪这才满意的点点头,随即又有些低落,还是得靠钱才能让她们按照自己的要求行事啊!

“行了,既然你们知道该怎么做了,那就赶快去办吧!如今天牢里逃出来的罪犯解决了,云太傅很快就会有空闲管这档子事了,你们最好将手脚做干净点,否则,不用我出手,云太傅那关你们就过不去!”

沈长雪看见她们就心烦,挥了挥手,让她们赶快离开,这桩事情早点了了,早点心安,谁知道云憬什么时候就动手了,趁着现在还有时间,赶紧将尾巴擦干净了,同时心里对渥丹也越发的不满意,做事这么没有头脑,留下了尾巴还得自己来替她打理!

沈长雪的眼中闪过一丝杀意,恨恨地想道,等到沈长月一死,就是你渥丹的死期!

2018-3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