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沉解释道,据他了解,那几个受害者都是爱玩的类型,那不用说,待在历老大场子里玩的时间肯定不会短,而jcha会不知道这一点?

那想想都不可能,所以不用想都知道,自从落日镇出事之后,历老大的场子肯定是很频繁的遭到过警方的调查询问之类。

虽然付沉阮娇娇自己知道,这是和恶修鬼作恶,和普通人没有关系,可是这点普通人不知道阿,j方还在一个个的排查呢,而作为现在j方还在怀疑的嫌疑人之一,历老大,他能够怎么做?

他是个聪明人,这事本来就和他没关系,他当然是在这事情上能有多坦诚就有多坦诚咯,难道面对试探询问,他还敢遮遮掩掩,给自己惹来一身骚不成?

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一试探,历老大就极为配合的告诉他他所知道的所有信息的原因了。

当然了,历老大之所以这么配合他对他这么热情的另一方面,就是据他自己透露,让落日镇现在这事情一折腾,夜场的生意是越来越难做了,他现在已经有了那么点想转行,处理了夜场,改做饭店里生意。付沉是落日镇饭店行业的龙头老大,他要转行这事情,当然要先和付沉打好关系。

一通解释下来阮娇娇似懂非懂,反正总结下来也就都是些商人的算计心机。

她脑子笨,向来不是心机深沉之辈,对于这些事情,她索性也懒得再思考琢磨了。

反正人家愿意配合就行了嘛,至于背后的这些弯弯道道…,算了细节并不重要。

阮娇娇索性略过这茬,直接问:“那你问到了什么有价值的信息吗?”

付沉皱了皱眉,道:“不好说,据历老大所说,这几个女孩在生前的时候,她们都曾经有过曾经,或者正在给人当情妇的情况。”

“情妇??”阮娇娇呆了呆,转念思索起来,突然觉得整个人都不太好了:“糟了,如果恶修鬼的目的性这么强的话,那么j方很有可能已经找到了下一个符合恶修罗的受害者人选,用其为饵,钓恶修鬼出现。那可就大发了!”

她可不是替恶修鬼担忧,害怕j方发现恶修鬼的真面目,而是害怕j方和恶修鬼一旦正面撞上,激怒了恶修鬼,那么j方这些普通人,就算有武器,那可也还不够恶修鬼塞牙缝的呀。

“看来现在咱们必须先一步找到这恶修鬼不可了,不然的话,必出大乱!”阮娇娇着急道。

付沉安抚:“先别乱,冷静,事情还没有到最坏的地步,关于那些也符合受害者条件的女孩,我已经设法拜托历老大帮忙列一个名单,到时候我们设法和j方一起在暗地里保护那些女孩,也未必不可。”

“只不过那是最下下测,毕竟那样的话,一旦开打不可控因素太多,一不小心就会伤及无辜,如果可以的话,还是要另外设法引出或者找到那个恶修鬼才是上道。”

这些道理付沉那里会不知道阿,可是阮娇娇依然急得直跳脚。

“道理我也懂,可是实施起来那里又那么容易,我们这现在除了知道人家的垃圾扔放处和杀人喜好之外,我们还知道什么阿?”

付沉沉吟,突然道:“或许我们可以去找你的那位占卜师师侄了解一下。”

阮娇娇一怔:“陆石?”

“找他干嘛?他虽然是占卜师,但是占卜这东西,也是分界限法则,人间的占卜师,只能够占卜人界的事物,对于这种参杂了灵异的事情,人界法则限制,他是占卜不了的。”

付沉摇头:“不,不是他,我也不是打算找他占卜,我要找的,是那个女的占卜师,也就是我们刚才才见过的,陈菲菲小姐。”

迎着阮娇娇疑惑不解的视线他定定地解释道:“刚才我在历老大那里还曾了解道,昨天上午的时候,陈菲菲小姐曾经找过她,恩,和我们一样,向他打探消息。据他说,陈菲菲小姐打探的非常仔细,可并不像只是好奇八卦那么简单。”

阮娇娇呆住了,她是昨天下午到的落日镇,也问过陈菲菲陆石她们师兄妹这事情的情况,如果陈菲菲上午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消息的话,那她为什么不说?要故意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

突然间回想起刚才陈菲菲面对她有些躲闪逃避的样子,阮娇娇心里一沉,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别多想,先回咖啡厅再说吧,也好看看陈菲菲回来了没有。”

阮娇娇呐呐点头,现在好像也只能先看到人再说了。

菲菲…,你到底知道什么,非要隐瞒我呢?

两人回到咖啡厅的时候,一切都和他们走前一模一样,整座楼里灯光全暗。

阮娇娇拿不准陈菲菲到底回来了没有,索性让付沉先在一楼咖啡大厅等着,她上去敲门看看。

可惜…许久没人响应的房间告诉阮娇娇,她要等的人并没有回来。

她也尝试给陈菲菲打过电话,可惜没人接。

好像刹那之间,陈菲菲的身上,多了很多很多的谜团谜雾。

抿唇下楼,阮娇娇心情变得沉重。

付沉对这个结果倒是不怎么意外,只是很淡定沉稳的给阮娇娇出主意。

“和这陈菲菲住在一起的不还有一位陆石吗?你倒不如打个电话问问他。或许他会知道什么也不一定。”

阮娇娇眼前一亮,对阿,这两师兄妹关系一向非常好,亲兄妹也不过如此。陈菲菲的事情他或许还知道点什么是说不定!

说做就做,阮娇娇当即给陆石打电话,向他询问陈菲菲的事情,也不管现在是半夜两三点的时间。

她已经顾不上那么些细节了,陈菲菲的异样,恶修鬼的事件,样样不弄清楚晚一分钟就有可能多一分钟的危险,这些事情如同阴霾笼罩在她的心头,她现在又那里会顾得上打不打扰?

2018-0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