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娇娇电话打过去的时候,陆石正陪着女朋友睡觉睡的正香,他脾气倒是挺好,对阮娇娇半夜的电话,并没有说什么,反而一直很配合阮娇娇的问话。

只不过可惜了,因为最近落日镇不太平的原因,他很担心自己女朋友的安危,所以除了白天有正事之外,其他大部分时间都守着自己女朋友,对陈菲菲最近的动向他还真不太清楚。

饶陆石最近对陈菲菲关注稀少,但是他对陈菲菲的感情还是非常深,一直以来都是把她当成亲妹妹来看待的,大半夜的被阮娇娇逮着,语气不对的问了那么多陈菲菲的事情,他就是再傻也知道陈菲菲可能情况不对,当即心里一沉。

阮娇娇问题问完之后连连追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陈菲菲现在在那之类云云。

得,刚刚抛出去的问题又回来了,这些事情她回答不上来,陆石又是真的着了急,敷衍不过去。

阮娇娇一捂脸,干脆告诉他,如果真的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回咖啡厅来,见面了再细说,挂了电话。

担忧师妹安危的陆石来的很快,而且还不是一个人,他的身后还跟随了一个身穿白裙子,看起来很温柔腼腆的女孩。

陆石拉着女孩有些不好意思的介绍道:“小师叔,这是我女朋友,小薇,听说菲菲的事情后,她不太放心,再加上现在落日镇有点…嗯,我也不太放心她一个人呆着,就干脆把她一起带过来了,抱歉。”

小薇看上去显得很紧张,她腼腆的对阮娇娇露出了一个羞涩的笑容:“小师叔你好,初次见面,我叫小薇。”

顿了顿,她又朝着付沉恭敬尴尬的叫了声:“馆长。”

付沉嗯了声,神色淡淡。

阮娇娇眯眼,看向像是置身事外的付沉,直到这时候她才知道,陆石交往的这个女朋友小薇是在付沉若开的武馆里打工过活。

员工见到老板当然没有不打招呼的道理。

不知道是不是付沉这个老板在的原因,小薇的态度显得有些拘谨,阮娇娇无端疲惫地叹了口气,如果是平常,那她肯定会很在意这个小薇的一切资料,多方打听,如果性格脾气和她胃口,她说不定还会上手调戏一番。

只不过现在多事之时,她真真是一点力气心情都没有了。

陆石安排叮嘱那个小薇自己上楼去他房间休息后,看向阮娇娇,担忧的欲言又止。

阮娇娇烦躁,干脆找了个借口去后厨,把人扔给了付沉,让付沉给他解释去。

付沉拧了拧眉,淡淡的看她一眼,但是没说什么。

阮娇娇全当没看见。

反正说是自己助理,那做她不想做的事情也是理若当然咯。

在后厨料理室捧了把自来水,洗了个脸,阮娇娇面无表情的想着。

这料理室的设计很独特,从外面看不出什么,可是从里面却可以发现,这里面装了一块大大的单面镜子,站在这里一看,外面整个大厅的风景一览无遗。

角落里,付沉的表情依然是招牌式的淡漠冷沉,他的嘴巴张张合合,阮娇娇看不清他们再说什么,却能够清楚的看着陆石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直到最后,捂住了脸。

似乎有些无法解释状况。

“哒哒哒——”有细微的脚步声传来,阮娇娇侧目,只见声音来源原来是那个叫做小薇的女孩,此刻她衣裙没换,脚上却穿了一双男士拖鞋,轻手轻脚的躲在楼梯转角,小心翼翼的通过木制楼梯上的花草藤蔓挂式,往陆石那边瞧。

水汪汪的眼睛里,尽是深情的担忧心疼。

从她这副样子,阮娇娇不慢推断出这姑娘原本是听话的打算睡了,只不过临睡前到底还不是放心不下陆石,又或者是害怕一个人什么的,又偷偷摸摸的跑了下来,连鞋都没来得及重新换上。

似乎发现了自己被阮娇娇发现了的情况,小薇一怔,对阮娇娇尴尬的笑了笑,捏着裙角几经犹豫,似乎是无法接受自己再已经被发现的情况下,还偷懒自己男朋友,涨红着脸,又跑了。

嗤,真是个单纯的小姑娘。

阮娇娇沧桑的叹了口气,无奈感慨,晚间温度有点冷,她搓了搓手,端起泡好的几杯咖啡。

走出料理间,她突然发现,今天真的不是幸运的一天,似乎遇到的每个人,都并不开心。

“哎……”阮娇娇叹了口气,走进,正打算说些什么,她突然脸色大变,连手里端放着好几杯咖啡的托盘都顾不得,摔在了地上,转身就往外跑,这感觉是!!!

菲菲!

阮娇娇的这个行为,付沉见过一次,当然知道这是为什么,他当即神情一凝,快步也走了上去。

2018-0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