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会议室。

年轻,高大,谈笑风生的尚扬终于搞清楚花朵的状况。

大大咧咧的花朵解释自己莫名其妙的经历根本没过脑子,眼看到尚扬惊讶加无奈的表情才意识到自己失语。

“不是不是,也许我说的不清楚。当时邓总给我介绍了公司的各个部门,什么策划部,客户部,设计制作部,最后问我对哪个部门感兴趣。我觉得设计部对我来说最合适,不过我对策划更感兴趣。但是邓总不是走了么,我也不清楚最后他让我过来是到哪个部门工作。”

尚扬捻灭烟头哈哈大笑,“嗯,明白了。不过,既然你对策划感兴趣我就留下你。邓建那家伙,走了就走了,还给我留下个遗物。”

天!遗物!说我是遗物!花朵顿时爆气,即将爆发的一刹那,脑海里闪耀出闺蜜赵子慧咬牙切齿的嘴脸。三个月要是再不交房租咱们就决裂,我养着我老公,我还得养着你!

花朵桌子下的手紧紧攥成拳头,提醒自己这是目前唯一一根救命稻草。花朵深吸一口气,脸上努力挤出笑容,“嘿嘿,以后请您多多关照。”

花朵在尚洋的带领下在策划部的地盘过了个场,最后被安排在靠墙角的位置。

尚洋转身跟旁边一位反带棒球帽的大男孩说,“诸神,花朵以后归你带了。除了名字外,告诉你花朵一个最大的特点——她对公关一窍不通。”

花朵郁闷到家,看着尚洋的背影咬牙切齿。

花朵走出行政部,胡晶灵正匆匆忙忙通知所有员工到大会议室参加全体大会。

大会议室长条桌前坐了十几号人,花朵溜到靠墙根一排挨着诸神坐下。花朵扫视一圈,发现会议桌顶头竟然坐着气质女士魏霄,在她的旁边是钟柏,利嘉传媒CEO。

钟柏清了清嗓子,“人都到齐了吧?”

“VIVIAN感冒请假!”一位戴红框眼镜,年龄和花朵差不多的女生答道。

钟柏往四下瞧瞧,“小刘呢?也没来?”

“他不是跟邓总一块走了么?您忘了?”总裁钟柏对面一位衣着性感,胸部丰满的丽人笑道。

“噢,忘了。既然都到齐了,咱们开始吧。”钟柏手往女士那里一摊,“邓建离职了,从今天起,魏霄就是咱们思博公关这里的总经理。老员工知道,去年魏霄来过咱们这里几天,因为某些原因,没留下来。今天魏霄正式加入思博公关,大家鼓掌欢迎。”

魏霄在大家的掌声中微笑,扬起高傲的下巴,轻轻点头。

“魏霄原来是本土十佳公关公司蓝光色标公关机构的客户总监,工作能力非常强,我花了很大力气才挖到咱们公司。每个公司的工作方式不同,开始都会有个磨合期,希望大家尽力配合,我就说这么多。”钟柏转向魏霄,凑到她耳边,“我和娱乐台的台长有个约,先走了,这里全权交给你。”

“靠,以后有的受了!”诸神小声嘟囔一句,花朵眼角余光瞥了一眼诸神。

虽然刚见面,花朵对魏霄也没什么好印象,她不喜欢魏霄趾高气扬的那股劲。

“首先很高兴来到思博公关,我是个完美主义者,工作上也必然追求完美。所以,不管以前这儿是什么样子,今后我对大家的要求都会大幅度的提高。公关在我看来其实是个服务性的行业,是乙方,服务就讲究细节和品质。大家一定要记住这四个字——细节和品质。第一天上班,和大家还不熟悉,大家先轮流自我介绍一下。”

大家轮流介绍自己的名字和部门,一个个耳熟能详,国外的、国内的名牌大学听得花朵倒吸凉气。大公司果然不同反响,虽然自己的母校服装学院也是名牌,但通常意义上讲,和这些学校都不在一个档次。

最后轮到花朵。

花朵小心翼翼的站起身,面带灿烂微笑,“我叫花朵,祖国的花朵的花朵。以前是学服装设计的,从来没接触过公关,今天第一天上班,是个新人,以后请大家多帮助。”

“从来没接触过公关?那请问你来干嘛?我们这里可不是学校。”魏霄的目光迅速转移到花朵身上,“真够呛!”

花朵没想到魏霄反应如此夸张,还要说话,魏霄继续说,“算了,各位总监留下,其他人散会!”

花朵灰溜溜的经过会议室门口。

“把门给我关上。”魏霄冷冰冰的命令。

2018-08-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