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年07月,待业整三个月的花朵意想不到的接到思博公关的录取电话。惊喜之余,花朵怎么也回忆不起什么时间,出于什么想法投了简历。思博公关隶属于利嘉传媒集团,是业内“十强俱乐部”的成员之一。

在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里,花朵都庆幸如此大公司竟然只一次面试就录取了对公关一窍不通的她。而花朵怒放的白领生涯就这样不靠谱的情况下,奇迹般的开始了。

虽然第一天上班,习惯了三个月“米虫生活”的花朵仍然迟到了半小时。

花朵在打卡机卡片上写好名字,手中的笔悬在“部门”一栏的上空。面试那天的情况相当糟糕,不知道公关为何物,更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和总经理邓建一顿不着四六的乱侃的乱侃之后,花朵落荒而逃。

如花似玉的前台胡晶灵正对着镜子起劲的描眉画眼。花朵回头把墙上的员工卡看了个遍,毅然在部门后面写上“策划”二字。

花朵正填写通讯录,门外走进来一位女士。

女士气质高贵,微红短发,表情冷峻,手挎LV。

“您好!找谁?”

“钟柏,利嘉集团CEO!”气质女士的话没有一点温度。

胡静灵站起来问是否有约,气质女士没搭茬,昂头转过接待台,径直往里走。

“哎呦,魏霄,你终于来了。欢迎欢迎!”笑容满面的钟柏从里面接出来,“先上我办公室,晶灵,倒杯茶。”

钟柏陪着魏霄往里走,胡晶灵冲着魏霄背影一撇嘴,推开椅子跟过去。

“哎,那我找谁啊?”花朵忙问。

“找谁?谁招的你你找谁呗,这还用问?”

谁招的你你找谁?花朵在混乱的面试记忆中只知道那个总经理姓邓。

花朵左顾右盼的进到办公间。离自己最近的位置上坐着一位花格衬衫大辫子。

“哎,小姐请问……”

大辫子转过身,花朵下巴差点掉在地上,怎么是个男的。

花朵尴尬的一吐舌头,急忙改口,“不好意思,请问邓总在哪个办公室?”

大辫男跟前柜子的两个抽屉都开着,里面装着不下十种零食。大辫男伸手捻了几粒恰恰瓜子,边磕边慢悠悠的说,“邓总?邓总上星期就不在这儿了。去别的公司啦。”

思博公关唯一认识自己的人竟然不在了,这也太不靠谱了吧,难道是逗我玩?花朵张着大嘴,瞬间石化。

“你找他干吗?你是客户么?”大辫男上下打量花朵一番,依然慢条斯理。

“我,我是新员工,来上班的。他不在了,你,你能告诉我找谁么?”花朵声音颤抖,感觉前途渺茫。

“你应聘的什么?你干什么的找什么总监!”

“嗯,策划吧!”

花朵不能确定思博公关招她来做什么,接到录取通时太兴奋,也没问。现在邓总人走了,这也许成了一个永远解不开的迷。

大辫男从椅子上直起身,四处寻觅,目光最终落在西北方,“尚扬,把人领走”。

2018-08-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