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9点,闺蜜赵子慧约会归来,边换睡衣边问,“怎么样?薪水多少?去面试你连薪水都没问,我还真佩服你。歇了三个月,今天第一天工作还不错吧,怎么着皇上也成白领了。”

坐在电脑桌前的花朵转回头,“试用期3个月,月薪5000。”

“5000啊,那还离我心目中的白领标准还差点,转正呢?”赵子慧系着扣子走过来。

“转正以后月薪8000,项目有提成。问了问我身边的同事,大概平均一个月能有个一万提成吧。我们是策划,点不高,客户部的高。”花朵尽量保持语速和声调的平静。

虽然花朵得知工资标准的时候差点没高兴得喊出来,但一切刚开始,又这么不靠谱,心始终悬着。

“那岂不是一个月能赚小两万啊!”

赵子慧惊叫着冲过来,笑呵呵的手扶着花朵的肩膀,“天哪,知道为什么通知你去面试么?是我给你寄的简历。这三个月我算没白养你,以后本娘娘就靠你了。哎,那你这还看什么这个啊?疯啦?”赵子慧一眼看见电脑屏幕上的白领招聘网站。

花朵喜忧参半的把今天的经历说了一遍。

赵子慧大骂,“你这个笨蛋,你确实早应该从那个破厂子出来,脑袋都成木头疙瘩了。别看了,把网页关了。皇上即使忍辱偷生,也得必须把这个工作保住,绝不能辜负本娘娘的一片苦心。否则,否则我就把你扫地出门!”

“真是爱妃给我寄的简历?”花朵感觉赵子慧在讲天方夜谭。

花朵毕业于服装学院服装设计专业,天资不算聪慧,大学四年在班里混个中上等。大四开春的校园人才招聘会,花朵第一个被签约,让班里同学羡慕了好一阵子。按赵子慧的说法叫“春暖花开”。可是后来的大半年,同学们一个个名花有主,签约单位一个比一个大牌,花朵感觉自己的那个国企性质的制衣公司简直就是一根鸡肋,但再吐已经来不及。

花朵正式上班才领教了什么叫国企。虽说这个制衣公司也算老字号,但一年就设计春夏秋冬四款内衣着实让花朵不知道自己有多大意义。花朵曾努力跟领导谈过要注重设计,推出更多的产品才能如何如何。但领导笑言内衣其实注重的是面料,再说消费他们产品的主力是工薪阶层的中老年妇女,质量、信誉和物美价廉才是王道。花朵仔细想想也对,厂子出的秋衣秋裤也就他妈会买。她要辞职,妈妈死活不同意,说国企稳定,现在到哪儿找去。花朵不干,三个月前毅然辞掉工作。受不了老妈的唠叨,跑出来跟赵子慧同性合租。

“不是我是谁!”赵子慧对于这事比较骄傲,“倒不是看你三个月找工作着急,是你三个月……”

“吃你喝你的,我知道!”花朵笑着搂着赵子慧的脖子,使劲亲了一大口,“你是我的贵人,赵贵人。朕向你保证,拼了命也得熬过三个月试用期!”

“这还差不多!”赵子慧笑了,一努嘴,“为了恭喜你跻身白领一族,我今天特意买了瓶CHANEL香水,在我包里,自己去拿!”

2018-08-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