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城里看个斗兽可要三两银子,这可比城里斗兽精彩多了,就是可惜了,竟然没死人。”严耀祖惋惜的声音从人群里面传了出来。

刚刚被吓的动都不敢动的严风铃瞬间怒目瞪了过去,如果眼神能杀人,这会儿,严耀祖早就被千刀万剐了。

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哥哥啊,虽然不是亲哥,但是好歹都姓严啊!

头狼被杀,狼群瞬间骚动了起来,一头灰狼被狼群簇拥着站到了首领的位子,成了新的头狼。

灰狼很是忌惮的看了方煜卿一眼,然后嗷呜的大叫一声,之后,就带领着狼群渐渐退开。

“哎哎哎,这些狼怎么走了啊?怎么连泼了鸡血的人都不吃了啊?”站的很是偏后的严耀祖看到刚刚凶神恶煞的狼们一个个的都打了退堂鼓,严耀祖有些着急了。

狼走了不打紧,但是严风铃必须死啊,有人花钱买严风铃的命,现在严风铃没死,那么他的银子,岂不是也无法到他的手里面了?

没有银子,他怎么赌啊?

方煜卿一脸森冷的盯着严耀祖的脸,幽幽地说道:“你自己的妹妹没死,你很失望?”

看着乡亲们指指点点的,严耀祖表情微微一僵,急忙解释道:“这……这是两码事儿。”

“严风铃的生辰八字儿对应的就是祭品,这不是我想不想让风铃死的事儿,这分明就是严风铃必死的事儿啊,祭品没有送到山神的手里面,山神就不会保佑来年村子里面风调雨顺,我这都是为了大家好啊!”

严耀祖说的那叫一个大公无私,瞬间博了一个满堂彩。

方煜卿冷笑连连,说道:“严耀祖,那么你可知道,要是故意将错误的祭品送到祭坛上,山神不仅不会收,还会庇护这个受害者,同时也会降罪给那个知情者?”

严耀祖脸皮一抖,眼神飘忽的说道:“你在说什么啊?我……我……我听不懂。”

方煜卿再次冷笑,继续说道:“要是这个都听不懂,那么你收了元老爷家的银子,为元老爷家的儿子元竹君隐藏生辰八字的事儿,你一定更听不懂了吧?”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不淡定了,严耀祖颤抖着指着方煜卿的鼻子,惊恐的说道:“原来,那天你什么都听到……不是,这个人在胡说八道,这个人在胡说八道,大家不要听他的,不要听他的。”

严耀祖边说边跑,方煜卿气的想要去追,但是被严风铃拦了下来:“别动,你胳膊受伤了,一直在流血,我给你包扎一下。”

方煜卿看了看自己的胳膊,重重一哼,冷冷的说道:“便宜他了。”

乡亲们看着逃之夭夭的严耀祖,再想想严耀祖在外面欠下来的一屁股债,心里面瞬间有数儿了。

有些乡亲心里面有一点儿过意不去,主动过来搀扶方煜卿和严风铃,将两个人各自送回了自己家中。

离开了山,脱离了危险,严风铃心中一直紧绷着的弦瞬间松开,整个人软软的倒在了一个大婶儿的怀里面,等到严风铃再次醒来,自己已经躺在了一张小床上,只是外面为什么会那么吵?

2018-0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