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好痛,像要炸了一样。

严风铃费力的睁开眼,入目,是一片浓绿的树影,隐约还有人声。

“这个丧门星就会带累人,不能留。”

严风铃转过头去看说话的人,正对上一张带着点心虚的脸,这张脸她认识,这是梦里的主角、严家的长孙严耀祖。

身上,正被人不停的泼洒鸡血,浓郁的血腥味呛的她头更疼了。

“快,我听到狼嚎了,洒了血,咱就跑,可别让这些饿狼盯上咱们。”严耀祖焦急的催促着,眼睛里面满满都是不安,就连腿都在打颤。

严风铃来不及想事情的前因后果,只记得眼前的这个人似乎是她的堂哥,为了自保,急忙大叫道:“哥,你说过你会永远照顾风铃的,你不会将风铃丢在这儿的,是吗?”

严风铃的话,让众人的神情有些奇怪,哥哥送妹妹来祭山神,也算是村儿里面的头一遭,但是这终究是严家的家务事,严家老太太还没死呢,这事儿还轮不到她们去管。

再说了,山神是一定要祭的,人是一定要死的,要是严风铃不死,那么死的没准儿就是她们家的孩子,她们才不愿意去当这个烂好人呢。

严耀祖被严风铃吼的一脸尴尬,愤怒的踹了严风铃一脚:“长兄如父懂不懂?老子让你活你就活,老子让你死你就死。”

说完,严耀祖欺身而上,低低的在严风铃的耳边说道:“我的好妹妹,别怪哥哥心狠,这都是你不听话自找的。”

说完,严耀祖摇摇晃晃的往山下走,根本就不管严风铃的哭喊。

狼嚎声越来越近,严风铃急疯了,使劲一挣,一只手从麻绳中挣脱出来,但是这只手在挣脱出来的瞬间,嘎巴一声脱臼了。

“狼,狼来了。”不知是谁喊了一声狼来了,吓的严风铃浑身一哆嗦。

“快,快把狼引过来,有了严风铃塞嘴,其他人就安全了。”严耀祖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慷慨激昂,可发着抖的声音还是泄露了他的情绪。

狼眼幽深,定定的看着严风铃,没有下一步动作。

作为饲养员,严风铃知道,和这种野兽不能对视,她连忙挪开眼,就看到旁边的树上垂头绑着的男人的侧脸。

方煜卿似乎刚刚醒来,眼中闪烁着点点迷茫,当他认清自己的处境之后,瞬间漏出比野兽更加犀利的眼神。

好凌厉的一双眼睛,这个男人应该也不是什么善茬吧,但是他为何会绑在这儿祭山神?

方煜卿有条不紊的挣脱开捆绑他的麻藤,和严风铃刚刚的窘迫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严耀祖看到方煜卿要跑,怪叫一声,对着方煜卿扔过去一只早就准备好的死鸡,头狼脑袋一歪,身后立马窜起一只头狼。

头狼一口叼住死鸡,扭头一甩,死鸡掉到狼群里,瞬间被众狼撕成碎片。

头狼凶光顿现,狼口的腥臭味儿扑面而来,满是唾液的獠牙眼看着就要碰到严风铃的后颈。

严风铃浑身僵硬,大脑一片空白。

等了好久,预料之中的疼痛都没有来,严风铃有些茫然的抬起头,就看到方煜卿一条胳膊卡在狼口里,为严风铃挡下了致命的一击。

另一只手死死的掐着狼的咽喉,并且发出咯吱咯吱的骨头挤压声,没过多久,头狼就像一个断了脖子的破娃娃似的被方煜卿随手扔到了自己的身后。

严风铃无声的咽了咽口水,感激的说道:“谢谢。”

2018-0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