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崖边,忽然传出了一阵阵婴儿哭声……。

“哎哟,你个小东西干嘛不早点哭呢?”一个看似道士打扮的老头把挂在悬崖边的篮子抱在怀里,双眼瞪着着怀里的小婴儿。

北柠瑶此刻也十分气愤,原以为北辰风会好好照顾她长大,结果把她挂在悬崖峭壁的树枝上,对她说了一句:生死由命,是生是死,看你自己的造化了。说完人就消失了。

老道士看着北柠瑶小脸气鼓鼓的样子,无奈地摇了摇头笑了,抱着篮子三两下就跳上了悬崖上,带着婴儿朝树林深处走去,慢慢消失在朝雾中。

十年后

“小瑶,我肚子饿了”一道懒散地声音从一间竹屋中传出来。

“自己去打鱼。”一个扎着包包头的小女孩没好气地说,甩都不甩屋内的人,背着小箩筐朝树林深处走去。

小竹屋的门被推开了,穿着道袍的一个老头,懒洋洋地靠在门栏上看着北柠瑶小小的身板背着小箩筐的样子,嘴角不自觉的扬起一抹神秘的微笑。

北柠瑶背着小箩筐,手里拿着小竹棍,开始寻找值钱的草药,这几年来都是靠着她每天上山寻找一些比较稀罕的草药,然后卖到山下的药店里换点钱过日子,想到这里,北柠瑶气就不打一处来。

当北柠瑶气得半死的时候,从她眼前闪过一个白色的小身影,北柠瑶使劲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应该是自己的幻觉吧,没当一回事继续寻找草药去。

可她走到一处草丛中,听到草丛中有声音,吓的她赶紧拿起竹棍,小心翼翼地一步一步的朝草丛走过去,等她走进草丛一看,一个浑身都是伤的白衣少年晕倒在草丛中,北柠瑶慢慢地走过去,蹲下身体,伸手探了探他的呼吸,还好,不是死人。

北柠瑶看着他浑身都是伤还留着血,还有一些是黑血,估计中毒了,看似挺严重的,北柠瑶拿下身后的小箩筐,在里面找啊找,终于找到了一些可以止血的药草,用小棍子把草药捏碎了敷在了少年的伤口处。

“小帅哥,我就现在就给你止血。”

“看你样子长得不错,长大后估计又是一朵烂桃花。”

“亲,药都给你敷好了,快点醒来吧,我一会还要去找药材呢,没那么多时间。”

少年在昏迷中,恍惚间总是听到一个软软地声音在耳边不断的响起。

断断续续地念叨,时有时无,而随着声音越来越小了,似乎声音断了。

北柠瑶看着昏迷的少年还没有醒来的迹象,想着要不先去找点吃的,要是他醒来了肚子饿了,也可以吃点野果垫垫肚子。

北柠瑶又背起小箩筐开始去找野果了,没过一会北柠瑶找一些野果回来,小屁股朝地上一坐,拿起一个野果开始啃了起来,喃喃自语:“怎么还没醒啊,要是到了晚上,这里可是很危险的。”

都吃了三个野果了,北柠瑶看着躺在草丛上的少年依旧毫无反应。

忽然北柠瑶耳边听到“唧唧”地声音,她往发出声音的地方看去,原来是一只白色小狐狸,好像跟之前那个白影有点相似。

“你也肚子饿了吗?”北柠瑶轻笑着看着小白狐。

小白狐“嗖”的一下蹿到北柠瑶的身边,双眼可怜兮兮地看着她,卖萌的样子,顿时融化了北柠瑶的心。

“喏,分你一个。”北柠瑶朝小白狐丢了一个野果。

小白狐纵身一跃,两只小爪子瞬间把野果给接住了,然后就开始“咔擦咔擦”地吃了起来。

北柠瑶回头看了一下少年,似乎还没有醒,便起身走到他身边坐了下来,伸出小手握住了少年的手,淡淡的温度传进了少年的体内。

“你……”一道沙哑无力的声音传进了北柠瑶的耳朵里。

北柠瑶小手一紧,豁然看向少年,“你醒啦?”

少年看着北柠瑶眼底惊喜的神情,还有那一抹温暖的笑容,难道露出一丝笑意,竟然一点都不反感让这个小女孩触碰他,“嗯。”

“醒了就好,你身上的伤,我给你敷了点药,你回去要好好休养,还有你中毒了!”

“谢谢,”少年心里一愣,这么小的女孩,就懂医术?实数难得。

“呐,我去采摘的野果,你吃几个吧,补补体力,不然走下山要好久呢。”北柠瑶把小手里的野果递给了少年

“好”少年慢慢地起身,把身子坐直靠在后面的大树上,接过野果慢慢地吃了起来。

北柠瑶第一次见到有人吃野果的动作都那么优雅,这个少年不简单。浑身带着伤,却不见任何恐慌和紧张。

少年吃完两个野果后,吃力地起身站了起来,扯下身上的一块玉佩递给北柠瑶,“给你。”

“不不,不需要,我不要回报,我只是顺手之劳。”北柠瑶小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立刻拒绝了。

“拿着,以后有事就拿着这个玉佩来找我。”少年还是把玉佩放到了北柠瑶的小手里,从北柠瑶的穿着上就可以看出她的家境不是很好。

“嗯,好吧。”北柠瑶也不拒绝了,直接拿在了手心里。

“我走了,你保重。”少年说完,转身就走了。

2018-0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