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谷中一处小竹屋里传来一阵阵女人地撕心裂肺的喊声,屋外站着一个年轻的男子,一脸焦急地在屋外打转着,目光不时的朝屋内看去,每次听到屋内女人的声音,整个人直接冲到门口,但是还是停住了脚步。

楚瑶原本以为自己死了,可是她突然感觉胸口好闷,好像被什么东西在用力挤压一般,她努力挣扎了好久,终于呼吸到空气了,她缓缓的睁开眼睛,太好了,她没死了,应该被人从河里救上来了。

“孩子,孩子。”一道焦急的声音传来,一个年轻地女子顾不得自己虚弱的身体,赶紧抱起孩子,看着怀里的婴儿。

楚瑶一脸茫然地看着年轻女子的脸庞,真美啊,这个女子长的简直比现代明星都漂亮,她刚想说话,可是突然发现自己竟然说不出话来,只能“啊,啊”的发出声音。

女子看着怀里睁大眼睛的婴儿,温柔地笑了,孩子保住了。

屋外的男子猛的推开门,看到女子正在微笑地看着怀里的孩子,他赶紧走到床边,紧紧地抱着女子,一脸担忧地说道:“景荷,辛苦了,是我没用,没有好好的保护你。”

“相公,我不苦,只要孩子没事,我就算死也甘愿。”女子唇角微微扬起的一抹微笑,轻轻地靠在男子的怀里。

男子低下头,轻轻的伸出手指,轻轻地碰了碰婴儿的鼻子,轻声道:“孩子,你是北家的长女,北柠瑶。”

突然,女子把怀里的婴儿往男子怀里一塞,瞬间整理了自己衣衫,警惕的闪身来到门口。

此刻,屋外陆陆续续地来了一些人。

“北辰风,快把妖女叫出来,否则我和你断绝父子关系,即刻逐出北家族谱。”一个年级稍长的男子厉声道。

女子缓缓地打开门,一脸淡笑地看着屋外的一群人。“呵呵,妖女?”

“你,你,你就是勾引辰风哥哥,你个妖女。”一个身穿绿衣的女子,一脸愤恨地指着女子,气愤地说道。

“够了,你们说够了没,景荷是我的妻子,不是妖女。”北辰风抱着婴儿冲出了屋子。

“呵呵,现在连孽种都生出来了。”一位白发老人笑呵呵的从人群中走出来,转头朝北家主似笑非笑地说着。

“大长老,辰风也是被这个妖女蛊惑的,一切都是这个妖女一手策划的,与辰风无关。”北家庄恭敬地朝北家大长老说道。

景荷薄唇的笑意伴随那诡异而妖娆的弧度轻轻挑起,“对,这一切都是我一手策划的,想杀我,你们也配?。”

北辰风一把紧紧地抓着景荷的手臂,“景荷。”目光紧紧地盯着景荷,生怕自己一松手,就会消失了。

景荷轻轻地拍着北辰风的手,淡笑道:“你也知道我的身体也撑不了多久,相公,请你原谅我。”

说完景荷甩开的北辰风的手,一身白衣朝北家的人方向飞去。

随着两方打斗的结束,雨也开始慢慢停了,北辰风一脸悲痛地看着一切,他把怀里的孩子轻轻地放在地上之后,朝满身是血的景荷飞奔而去。

北辰风赤红着双眼,一脸悲痛地把景荷抱在怀里,低声道:“景荷,景荷,你为什么这么傻?”

原本雪白的纱裙上,此刻沾染了一朵朵血色,景荷慢慢地伸出手,吃力地说道:“照顾……好,孩子。”

北辰风看着泪眼盈盈地景荷,心好像被人硬生生的挖走了一般,最终还是为了他,手下留情了。

“如果不是为了生孩子,你身体就不会这么虚弱,你也不会……。”北辰风凄惨地笑着。

“相公,好好和孩子一起活着。我……。”景荷的话还没说完,身体就开始慢慢地变的透明了,瞬间一下子消失了,只留下一身沾满血的白衣。

“不!!!!”北辰风双手紧紧的抓着白色血衣,朝天空嘶吼着。

北辰风双眼空洞地朝已经被雨水冲刷后的空地上的北家人,冷声道:“你们就在这里陪景荷吧!”

“不要啊……”北家人突然惊恐看着北辰风,他们清楚他要做什么,这是北家的秘术,囚禁之术。

北辰风走向小竹屋,轻轻地抱起婴儿,头也不回的消失在山谷中。

2018-3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