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柠瑶看了一眼少年的背影,把玉佩往自己怀里一放,看起来也是很值钱的东西,然后背起小箩筐拿起小竹棍朝竹屋走去。

“小瑶儿,回来了啊?今天有什么收获么?”道士老头有意无意地说道。

“没有!”

“那你今天上山干嘛去了?”

“去找药材。”北柠瑶走进屋子,把小箩筐放下,把药草都拿了出来了。

道士老头也随着北柠瑶走进了屋子,一脸好奇地盯着北柠瑶。

北柠瑶抬头瞪了道士老头一眼,没好气地说:干嘛,我又没去干坏事。

道士老头无奈的笑着,一脸不舍地看着北柠瑶落寞的小身影,心里还是有点不舍的,怎么说也相处了十年,任谁都有感情,可是有些事他也插手不了。

第二天,北柠瑶还是向往常一样,在院子里朝竹屋大声喊着:“臭老头,出来吃早饭了。”

喊完,北柠瑶就自顾自自己先吃了起来,还是先吃点,不然一会又要被那个臭老头给抢光了。

可是北柠瑶都吃完了,道士老头还没有出来,她心中感觉有些不安,放下碗筷,慢慢地走到竹屋门口,轻轻地推开门,“臭老头,你不吃早饭了么?不吃的话,我全吃了。”

走进屋子后,屋子里一切都很正常,看似没什么异常啊,北柠瑶在屋子里走了一圈,没发现道士老头,可能出去了吧,但是走到桌子上,她看到一封信,好像是留给自己的,她慢慢地打开。

信的内容是这样的:小瑶儿,老头子想四处走走看看,你已经长大了,也该学点东西了,旁边有一封推荐信,还有一些银子,你带着这封信去找沧月派的掌门,到时候他就明白了。

北柠瑶看完信,一脸落寞地坐在椅子上,泪水充满了眼眶,自语道:“你个臭老头,说走就走,没良心!”

北柠瑶把信慢慢的收起来,开始整理东西,虽然心里百般不愿意去那个神秘沧月派,但是她才十岁,在现代可是小孩一枚,所以只要先去那里混混,等混的差不多了,再离开也没关系。

北柠瑶背着小包袱,转身深深地看了一眼自己生活了十年的小竹屋,恋恋不舍地转身走了。

下山后,北柠瑶背着包袱,在集市中走着,心中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她突然发现自己压根不知道沧月派在哪里,也不知道往哪里走,臭老头也没和她说具体地址。

一路发呆的北柠瑶压根没发现自己已经被人盯上了。

这时,一个瘦白四方脸,高鼻子的人朝北柠瑶走过来,一脸猥琐地说道:“小妹妹,肚子饿了吧,叔叔带你去吃好吃的。”

北柠瑶抬头看了一眼,不用说脸上大大方方写着五个字:我是人贩子。

没过一会,又窜出来一个人。

“瘦猴子,这个小女孩是我先看到的,你滚开。”一个肥胖的女人用着尖细地声音说道。

瘦猴子一听,顿时不爽了,指着突然走出来的女人说道:“死肥婆,这是老子先看到的,你一边去。”

“怎么?你想跟老娘抢人?那也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肥婆立刻抡起袖子,准备开始干架。

北柠瑶一脸无语的看着站在自己前方的两个,想着,你们两个人是不是要问问她这个当事人要不要跟你们走,再决定谁是谁的?

“大叔,大婶,我到底跟谁走啊?”

瘦猴子和胖女人同时转头,一脸讨好地说道:“跟我走。”

北柠瑶嘴角漾着一抹戏谑的微笑,小屁股坐在了旁边的石阶上,软软地说道:“那你们两个比武,谁赢了,我就跟谁走。”

瘦猴子和胖女人一听,两只眼睛闪着金光,这个主意不错,就开始抡起袖子大干了起来。

北柠瑶单手拖着自己的小下巴,无趣地看着在她不远处打架的两个人,真是两个笨蛋。

看着两个也打的差不多了,北柠瑶轻轻地站起身体,走到累瘫倒地地两个人身旁,“大叔,大婶,我走喽,拜拜!”

瘦猴子和胖女人这下都明白了,上了那个小丫头片子的当了,但是此刻他们想起身也起不来,浑身没一点劲了。

“这个小丫头,还挺有趣的嘛。”一个坐在屋顶的少年,把刚才的一切都看在眼里,嘴边嚼着一根稻草,目光一直跟随着北柠瑶的身影,起身慢慢地跟了上去。

北柠瑶一路背着小包包,边走边向其他人打听沧月派怎么走,有一些好心人看着北柠瑶年纪这么小,还独自一个人,同情心开始泛滥,给她送了不少东西。

走在山路上,北柠瑶一边吃着别人送的干粮,一边想着接下来该往哪里走。

“喂,小不点,你是不是也该分我一点吃的。”少年一个身影跳到北柠瑶面前。

北柠瑶抬头眯起眼睛,用一种莫名其妙的眼神上下打量着他,这是谁家的孩子?还问她要东西吃?她自己还不够吃呢。

少年被北柠瑶这种目光打量的感觉,真的很不舒服,好像你就是从哪里冒出的怪物一般。

“只要你分给我一点吃的,我就带你去沧月派。”少年一路上跟着北柠瑶,当然也知道北柠瑶要去哪里,对他来说正好也顺路。

北柠瑶也懒的搭理少年,直接拿着吃的自己慢慢地吃着。

少年看着一脸平静地的北柠瑶,真的很难想象这个小丫头这么小,怎么就这么淡定呢?

“你知道沧月派在哪里?”这时,北柠瑶吃完了东西,轻轻地抹了一下嘴巴。

“当然,我也要回沧月。”少年此刻有点小兴奋,这个小丫头终于主动和他说话了。

“好,我分你一点干粮,你带我去沧月派。”北柠瑶缓缓的起身,从小包包里拿出一块大饼,递给少年。

少年看着北柠瑶粉嫩的小脸,在看看她小手上的大饼,赶紧拿起大饼,开始嚼了起来,并说道:“我叫夜浩轩。”

“哦。”

夜浩轩嘴角一抽,瞪着双眼看着北柠瑶,他都报出自己的大名了,这个小丫头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难道她没听说过他的名字吗?

北柠瑶感觉自己好像被人注视着,转头皱着眉头看着夜浩轩,“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呵呵,没没,你那个,没听过我的名字吗?”夜浩轩笑嘻嘻地问道。

北柠瑶微微的凝眉,不露声色地转头看了夜浩轩一眼,难道这个少年是个名人?

夜浩轩吃着大饼,目光也不时地看向北柠瑶,夜这个姓氏代表皇族的,整个大陆只有皇族之人才有资格冠上夜这个字,难道这个小丫头不知道么?

北柠瑶突然起身,拍了拍自己的衣裙,淡淡地说道:“我们走吧。”

夜浩轩闻言就立刻起身,狗腿地笑着附和:“好好,走走,上路,我给你带路。

北柠瑶感觉夜浩轩靠自己太近,下意识地往旁边挪了几步,夜浩轩也感觉到北柠瑶的举动,心情有点小激动,一脸委屈地看向北柠瑶:“小丫头,我又不会把你吃了,离我这么远做什么?”

北柠瑶头也不回的继续往前走,“我不喜欢与陌生人靠的太近。”

夜浩轩一听到“陌生人”两个字,心里就特别别扭,猛的快步跟上北柠瑶的步子,尴尬地“嘿嘿”笑了两声,“我怎么肯能是陌生人呢?等进了沧月,我可是你师兄呢。”

“你是沧月派弟子?”北柠瑶停住脚步转头问道。

“是啊,不然我怎么会知道沧月的位置呢?告诉你吧,沧月要是没人带你进去,你是找个百年都找不到的。”

北柠瑶看着夜浩轩一脸嘚瑟的模样,眉头微皱,默不吭声的继续走路。

夜浩轩刚说完话,就看到北柠瑶已经走到自己前面去了,便毫不犹豫的追了上去。

赶了几天的路,北柠瑶和夜浩轩经过一个村落,他们两个人走进去村子后,发现里面竟然没有一个人,难道这个村子的人都搬走了?

夜浩轩走着走着,突然停住脚步,把北柠瑶拦在自己身后,严肃地说道:“小心点,跟着我走,这里有点不寻常。”

北柠瑶从进这个村子之后,也发现了很多不对劲的地方,她总感觉这个村子里的怨气很重,是什么原因她也不清楚。

“难道有妖怪?”北柠瑶轻声问道。

夜浩轩眉眼一挑,嘴角轻笑着:“不错啊,你也能感觉到妖气啊?果然是可造之材!”

北柠瑶瞪了夜浩轩一眼,都大难临头了,还和她开玩笑,她这种没有修炼的凡人都能感觉到妖气,那么可想而知这个妖怪是有多厉害。

“夜浩轩,你有把握把这个妖怪除去吗?”北柠瑶皱眉问道,她想着,要是夜浩轩没把握的话,她可以想好逃跑的路线,先走为上。

夜浩轩看着北柠瑶不信任的神情,心里顿时很受伤,“小丫头,你就这么不相信我?”

北柠瑶很配合的点了点头,她是真的不太相信夜浩轩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少年能除妖。

夜浩轩顿时垂头顿足,长这么大第一次被人这么看不起,不行!就算被人嫌弃,谁都可以嫌弃他,但是这个小丫头不行。

“夜浩轩,要不趁妖怪没发现我们,我们先跑吧。”北柠瑶一脸认真地说道。

“不行!我堂堂沧月派弟子,怎么可以临阵退缩呢?”夜浩轩想都没想立刻拒绝道。

北柠瑶无语地白了夜浩轩一眼,既然人家要除魔卫道,那也没她事,反正她也不会法术。

“那我先撤了哈,你断后。”说完北柠瑶准备转身跑路。

夜浩轩听到北柠瑶要跑路,心里顿时急了,她还没看到自己的大展身手呢,怎么就可以自己一个人先跑了呢。

“喂,丫头,你还想不想去沧月派了?”夜浩轩突然想到,北柠瑶之所以愿意和他一起同行,是因为她想去沧月派。

已经迈开步子准备跑路的北柠瑶,听到夜浩轩这么一说,顿时想到自己的目的,对啊,要是夜浩轩没了,那谁带她去沧月派?

2018-0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