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到极点的嗓音,男人宽厚的怀抱,这样的请求怕是世间没有女子会拒绝,唐绾晴在这个目光中有点迷失,有一瞬间几乎想张口应下。

“你们在干什么?”极不应景,一个愤怒的声音打破了迷乱的氛围,只见一个中年男子站在门口。

唐振林!

她血缘上的父亲!

少女微微一怔,几乎是瞬间就想推开身前的人。

“怎么?遇到认识的人就想推开我了?我就如此见不得人?”陆晏燃紧紧攥住她欲挣脱的手腕,几欲捏碎她的骨头,与刚才的温柔几乎判若两人。

“那是你岳父。”唐绾晴吸了口气,闭眼微微思索了一下,提醒到。

“唐绾晴你到现在还跟我说这个?”男人单手捏住她下颚,怒火中烧,看来他刚才都白说了是不是!这个冥顽不灵的女人!

唐绾晴垂下眼帘,睫毛微微颤抖。

如果说刚刚是因为心底那一丝可耻的罪恶感而不敢面对陆晏燃,那么此刻她想的清楚,犹豫不决反而是最大的残忍,相忘于江湖或许是两人最好的结局。

她不是唐绾晴那般存活在阳光下的女孩,这样的她,不适合陆晏燃。

“我一直是这句话,现在是,以后也是,如果说我刚刚给你造成了什么错觉的话……”

唐绾晴这话其实说的很重,客气而疏离,而且对在爱她如斯的男人,陆晏燃果然一僵,在她话还未说完时,就拇指欺上,压住了她嘴唇,

“唐振林威胁你?他拿什么威胁你?!”陆晏燃摇头,眯起凤眸,长指钳住她的下颚,强迫她看着自己。

“没有……”唐绾晴刚刚才竖起的勇气瞬间被击溃,微微慌乱。

“哟,唐总,那不是你准姑爷?”后面几个别的公司的老总路过,看到异样的氛围调侃了一声。

唐振林老脸挂不住,红了又白,看两人还在视若无睹地“卿卿我我”,气得冒火,恼羞成怒。

他这个私生女居然公然勾引他小女儿的未婚夫!

“唐绾晴!给我滚过来!”

听到唐振林毫不客气的话,少女深深吸一口气,垂下眼帘掩去眼中的情绪,心底生气,但还是不得不听唐振林的话,因为她的母亲还在他手上。

顺从地想推开陆晏燃走过去,却被陆晏燃紧紧攥住。

唐绾晴试图挣扎无果,无奈之下,只好扯出一个笑容。“晏燃,你先放手。”她不想得罪唐振林。

“放手?”陆晏燃嘲讽地轻笑一声,“除了这两个字你还会不会说别的?”

下一秒他果然松开了她的手腕,可还没待她缓过劲儿来,长臂一伸,一把将她搂入怀中,转身面向唐振林。

“你!”唐绾晴一惊,她已经可以想象出唐振林的脸色了。

片刻,只听头上声音传来。

“唐叔,我家绾绾可不会滚?要不你示范一下?”陆晏燃几分慵懒地斜靠在墙上,单手搂紧旁边的女人轻笑着嘲讽。

这话说的可极不客气,尤其还是对长辈。刚刚路过的几个老总愣了,唐振林也愣了。

不过陆晏燃是陆氏的唯一继承人,向来在A市呼风唤雨,哪有人敢说他一句。

“那个,晏燃啊,唐总不过开个玩笑,别当真。”那几个人见二人气氛不对,忙回来打圆场。

“玩笑?我看唐叔这个年纪不太适合开玩笑了吧。”陆晏燃可不是轻易算了的人,

眯眸看向唐振林,一双冰寒的眸子冷的几乎射出刀来。

中年男人一直微怔,他不想承认自己居然有些紧张,还是对这个年纪几乎小他一半的晚辈,商场这么多年白混了!

“咳,晏燃,今天是你和婉悦的订婚宴,为叔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你注意下影响。”唐振林掩饰性轻咳一声,快速解释。

“订婚宴?唐叔你这揣着明白装糊涂的本事倒是越来越好了,这订婚宴怎么回事你可最清楚!”

“不过,这是我看在绾绾的面子上,可不代表……我陆晏燃就能被你肆意算计!”

“以前的事,我不想再多计较,或许我还应该感谢你把绾绾送到我身边。”

“不过今天,我就跟您明说了,我陆晏燃要娶的人只有她唐绾晴,阻挡我的人……别怪我不认以前的情义!”

……

唐绾晴不记得那天是如何结束的,只记得陆晏燃泛了霜的眸子和紧紧圈着她的怀抱。

真是乱成一团麻的关系!

她头痛的敲了敲额头,强迫自己从思绪中走出来。

“绾晴!”刚走到公司门口,就听到身后一声清朗的男声。

她回头,只见一个衣装革履的年轻男子从车上下来,笑意盈盈,系了个淡粉的领带,随手把车钥匙给保安去停车。

是许长安,她的顶头上司。

许长安,许君长安。

初见这个名字,唐绾晴就觉得这一定是一个温润如玉的男子,不许飞黄腾达,不许王权富贵,只许一世长安。

不过,现实总是与梦境相反的。

唐绾晴耷拉下嘴角,这怎么可能是温润如玉佳公子,这就是一个阴暗腹黑极品上司。

“今天来这么晚?”许长安走到唐绾晴身边,抬腕看了看手表,“七点五十九分,看来你是要迟到了。”

唐绾晴闻言深呼一口气,要不是他叫住自己,她是可以踩着点到公司的。

这人的脸皮厚度堪比陆晏燃。

“咳咳,绾晴,你心里想什么都写在脸上了。”男子轻咳,一双桃花眼眨了眨,“至少骂我的时候不要这么明显。”

“……”

“这样吧,为了弥补迟到的过错,不如今晚就和我一起去跟意林的合作伙伴吃饭。”许长安挑挑眉,眸底溢了笑意,似乎是真的在为她考虑。

“可以吧,这样我就不记你迟到了。”

“晚上下班在这里等我。”

回应他的只有沉默,他这是压榨!这是变相加班!唐绾晴幽怨地看着许长安的背影。

2017-16-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