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绾晴有些累了,打开房门准备好好睡一觉,刚准备关门,就看见一道黑影快速地挤进来。

“陆晏燃!”唐绾晴惊呼出声,他不应该在订婚宴上吗?下意识想关上门,可陆晏燃却是死死握住门框,直到手都被撞破,一道道血痕流下。

“放手!你疯了!手不想要了吗!”

陆晏燃没有管流血的手,撑着门框,一双狭长凤眸定定看她,“你在乎吗?”

唐绾晴心底一软,加上心底的那不知名的罪恶感。“进来吧。”转身想去给他拿张纸巾清理一下血痕。

手上的力道一轻,陆晏燃眼神一暗,在她转身之际紧紧钳住她的手腕,就势欺上,把她狠狠压到墙上。

唐绾晴一惊,大力推拒,却被陆晏燃单手一剪,上拉贴到了墙上。

“不该给我一个解释吗?”陆晏燃贴在她的唇边低声到。

这种极具侵略性的姿势让唐绾晴觉得自己就想一只待宰的羔羊,愠怒地抬眼看陆晏燃,却对上了一双血红的眸子。

只见平日俊雅的男人此刻像一个暴怒的狮子。这样的陆晏燃不禁让她莫名害怕,扭过头轻叹一声。

“晏燃,我知道今天的事情也许确实吓到了你,不过你相信,这对你绝对没有坏处……”她尽量放轻语气,安抚这只炸毛的狮子。

“没有坏处?唐绾晴,你随便把我推给一个野女人然后说是对我好?”

“不,那不是……”唐绾晴想解释。

“不是野女人,嗯,是你妹妹,所以你用她的身份接近我,然后骗我跟她结婚?你拿我当什么?一个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玩具?这几个月以来在你眼里我是不是就像一个傻子,像个小丑一样任你戏弄?哈!你的一个游戏,我却该死的当真了……”

陆晏燃那双绮丽的凤眼似乎都凝上了雾气,捏住她的下颚强迫她看着他。

唐绾晴心底一惊,涩到发痛,陆晏燃从来都是天之骄子,向来鲜衣怒马,而眼前这个几近疯狂的男人……

“你先放手,我们好好说可以吗?”唐绾晴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只觉得被他攥着的手腕像被放在手上反复烘烤一般的痛。

放手?

这两个字好像又刺激到了陆晏燃,手上的力道反而更紧了几分。

“你做梦!”他知道只要自己一放手,唐绾晴一定就会像这次一样给他狠狠一击然后消失在他的世界中。

这个满嘴谎言的女人。

“晏燃……真的痛……”唐绾晴嘶了一声,她到底要怎么说,他才能知道,他真的捏的她很痛。

陆晏燃眼底一暗,眸色深了几分,低头看她。

虽然知道唐绾晴指的是手腕,但当爱极又恨极的女人在自己怀中喊痛的时候,再没反应就不是男人了,陆晏燃抬起她的下颚。

“痛你就永远给我记着!”

说完,就狠狠贴上近在眼前的红唇,急切而疯狂。

就算唐绾晴顶着别人的名字与他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但两人却是连一个吻都不曾有,就算他想,但唐绾晴似不着痕迹地抗拒,因为怕吓到她,也只能忍了下来。

但现在,陆晏燃是真的被气疯了,不禁思考到:是否是对她太过纵容,导致她不知道,不能拿他陆晏燃的感情当游戏!

“唔……”

唐绾晴唇上一痛,陆晏燃的吻狂风暴雨般袭来,像是巡视自己疆土的国王,披荆斩棘地撬开她的齿关,长驱直入,侵略性的携带着自己的气息扫过她每一寸柔软。

他与她之间的第一个吻就是如此的血腥与暴力,陆晏燃锋利的牙齿划过她娇嫩的唇瓣,腥甜四溢,却都被他细细吸吮吞下,贪婪的掠夺。

带着侵略性,攻击性的吸吮舔舐,还带着势在必得的不容拒绝的强势。

绝望的血气,湿热而粘腻,气温升高,仿佛推她坠落悬崖峭壁,呼吸缠绕颤动心脏,强势而不容抗拒。

挣扎无用,推拒更是无力,泪水顺着脸颊滑进两人交缠的唇齿中,苦涩蔓延。

唐绾晴渐渐无力反抗瘫软在他怀中,被迫抬头迎合着男子的吻。似乎整个世界都只有他,只得依靠他的支撑,他渡来的空气才能存活。

陆晏燃眼底颜色愈深,热切的唇离开她的唇瓣,流连向下,指尖缚上手下纤细白皙的脖颈,轻轻摩挲着她的皮肤,略微粗砺的指尖滑过细嫩的皮肤,激起一阵颤栗,不适地呜咽一声。

指尖一挑,勾下唐绾晴肩头的衣服,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陆晏燃低吼一声,埋首在动脉处,轻轻舔舐,轻轻咬着,感受着她生命的气息,终于重重一咬。

“啊——”唐绾晴痛呼出声,她丝毫不怀疑陆晏燃刚才是真的想咬破她的动脉,挣扎推拒却被紧紧按在墙上,刚得到自由的唇又被堵上。

“唔……晏燃……别这样好不好?”唐绾晴在他口中低低乞求。动脉处似有冰凉液体流出,她觉得这家伙再疯下去她一定会血尽人亡。

“晏燃……”温柔无奈地低唤。

陆晏燃浑身一震。

听着她在他怀中软软地唤他的名字,精致的小脸布满泪痕,像只楚楚可怜的小鹿,陆晏燃上一刻就算有天大的怒气此时也都烟消云散了。

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怎么这么没志气,明明是想好好惩罚她的,但她一服个软,他就立刻缴械投降了。

轻叹一声,凌厉的吻平静下来。

眼底渐渐柔软,寒凉解冻,温润起来,他轻轻含住那已肿的不像样的红唇,温柔舔舐,如相濡以沫般的唇齿摩挲,温情细腻。

……

一吻结束。

唐绾晴靠在他怀中喘息着,被陆晏燃双手整个环住,他埋首在她颈窝,舔舐着刚刚的伤口,感受着她的脉搏,她的体温。

“绾绾,那个老狐狸答应了你什么让你接近我?”与刚才的霸道强势截然不同,此刻的陆晏燃是带了几分委屈,蹭着她的脖颈说到。

“绾绾,留在我身边吧,你想要的,我都帮你拿来。”

2017-16-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