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哟,这么舍不得啊?”旁边的同事端着茶水走过,“没关系,下班就能见了。”

舍不得?唐绾晴眨眨眼,什么跟什么啊,她不会是说许长安吧……

她刚才明明是一个怨毒的眼神啊。

“对啊,眼睛都直了。”

喵喵喵?唐绾晴不可思议地瞪了眼睛,摸摸自己的眼角。

“话说绾晴,大家同事一场,你就说说你和小许总什么关系?”旁边坐着的也探出头来,起哄。

唐绾晴摇头,谁跟那个脸皮比城墙还厚的人有关系,刚想解释就被打断

“你别给我否认,天天打情骂俏,要说没关系骗谁呢。”

“我真的根他没关……”

“刚才是他送你来的吧。”

“不是,只是……”

“对了,昨天也是他接你下班的。”

“……”

唐绾晴解释无能,最后干脆懒得解释了。

懒懒散散坐到下班,她坐上许长安的车,颇带怨气地问到。

“去谈生意叫我干嘛?我一不是三陪,二不是业务部,三也没有滔天口才帮你谈下一笔生意。”

“诶不对,现在的客户啊,签不签或签哪家,心里都大致有数着呢,只要你价格好信用好哄的好,口才什么的算什么。”

嗯,唐绾晴认同的点点头,“说的有几分道理,所以……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咳咳,许长安轻咳,“我们要有气势啊,要有我们嘉世的气势啊。你跟在我身边,当个花瓶就好了,别人问你什么一律不知道,给你什么一律不要接。”

“哦,知道了。”唐绾晴满脸黑线。

客户是几个中年男子,一看就是纵情酒色的那款,目光一个个往唐绾晴身上飘,许长安把她往身边拉了拉,虚环住她的肩,暗示这是他的人。这才微微挡住了几道目光。

哼,还算这家伙有良心。唐绾晴心下暖了暖。

“黄总,今天也是尽兴,合同我带来了,不如就在这里签了吧,也免得您再跑一趟。”看饭局吃的差不多了,许长安叫唐绾晴拿出合同来。

“哦哈哈,许总考虑的真周到。”男子笑着接过合同,拿过旁边的钢笔,在指尖飞速旋转。

“这一向是我们嘉世的宗旨。”许长安总觉得这黄总话中有话,但还是面不改色地回答。

“那你说呢?”男子突然话锋一转,对唐绾晴询问道。

她?唐绾晴诧异地指指自己,这跟她有什么关系。

“嗯,你说说这合同我是签还是不签?”

“我相信嘉世有这个实力能达到黄总的要求。”她一派正经地回答。

“哦?有这个实力吗?我倒是不太了解,我今晚就住这楼上,不如唐小姐等下来房中慢慢告诉我如何?”男子看她的眼已经染上了酒后带了情欲的光,暗哑而不加掩饰。

“唐小姐是我的助理,黄总不觉得这个要求过分了吗?”许长安当即拍桌,语气带了寒芒,冰冻三尺。

“哦?唐小姐若是觉得过分就当我唐突了吧。”男子笑笑,丝毫不见怒意,单手旋开带了金边的钢笔,两下签了合同,又从口袋中拿出一张房卡一起放在桌上。

“我在大厅等你。”说罢,就转身出去。

“我们走吧。”许长安从一开始的怒气中走了出来,深吸一口气,对唐绾晴说到。

“也许今天不应该带你来的,这些东西就放这儿吧。”他看了一眼桌上的合同和房卡,带了几分无奈,歉意地拍了拍唐绾晴的手背,拉她往外走。

“诶等等!”唐绾晴突然停住脚步拿起了桌上的合同,“我记得这一单对你还是很重要的吧,这一单要是不成功,你怕是完成不了你爸的任务,要被调回杭州了。”

将合同递给许长安,让他收着,自己拿起了桌上的房卡。

唐绾晴生平最讨厌的就是这种仗势威胁的人,因为总会让她想起唐振林,可偏偏她还就是被唐振林捏的死死的。

她从来就不是那种受了气也拍屁股不理的人,这个唐总她自然要给他一个教训。

许长安愣愣地接过合同,看她拿起房卡。

“绾晴……”

“嗯?”

“你其实不用为我做到这步的……不用担心我,我们回去吧,不要理那个大色鬼、变态、黄绍臣!”

唐绾晴回头看许长安,只见他漂亮的桃花眼溢满了感动,还带了雾气地看她。

……

他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唐绾晴扶额,只好对他简单解释,说她并不想为他献身,只是想给那个黄总一个教训。许长安坚持在楼下等她,并要她一直把手机开到通话状态。

那个黄绍臣,哦不,黄总一身衣装革履坐在大厅的真皮沙发上,倒还有几分人模人样。唐绾晴暗碎了一口。

“唐总,久等了。”她走到他面前。

“陈酿的酒才醉人,能等来唐小姐,甘之如饴。”

男人掐断手中的烟,轻轻笑笑,眼底眉梢是不同于许长安的成熟感,眼底的一抹轻薄与炙热不加掩饰。

“……”

唐绾晴无言以对,这年代,流氓说话都这么文绉绉的吗?

“走吧。”

男人只是轻轻虚环了她的肩,往电梯走去,鉴于这里人太多,唐绾晴倒也没有拒绝。

电梯门打开,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唐绾晴一僵。

陆晏燃!

门开的那一瞬陆晏燃就看到了唐绾晴,他目光阴冷冷在她肩上的手上停了两秒。大晚上被一个男人拉着走上酒店的电梯,意味着什么简直昭然若揭,唐绾晴头都大了。

看着陆晏燃霜冻的脸,唐绾晴吸了口气,她要不要解释下?

“哟,这不是陆少?这又是刚刚会完哪个小美人?”搂着唐绾晴的男人回视陆晏燃,挑眉到。

“你放开她。”

“为什么?绾晴今晚可是我的,嗯?”男人不甘示弱地将手臂收了收,还用尾音在唐绾晴耳边轻声问了一句,像是情人间的细语呢喃。

了解陆晏燃的唐绾晴知道他现在已经在忍耐的边缘,果然,下一秒陆晏燃上前一步拉住黄总的衣领,阴冷开口。

“黄绍臣!你再说一遍?我告诉你,她唐绾晴不是你碰的起的!”

他身量本就颀长,那黄绍臣一时有些慌乱,只看的到他嘴角残忍的弧线。

“今天,我陆晏燃就告诉你什么叫做该惦记的惦记,不该惦记的想都不要想!”

2017-16-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