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我要做些什么呢?”姚遥很清楚这世界上没有白吃的午餐,能让她继续活下去,一定是有一些事情需要她去做的,只是她能不能做到就不知道了。

“很简单,我们这个系统是因为创始者的存在而存在的,像我这样的系统在大大小小的世界里还有成千上万个”肆零六介绍道,“你别那一副见了鬼的表情,这个世界上的秘密远比你所想象的要多的多。”

“哦哦。”姚遥终于收起了自己那一副没见过世面的表情,今天她所见到的事情,活了十七年都闻所未闻啊,冲击力实在是太大了。

“我们存在的理由你是不需要知道的,你只要知道我们是合作关系,我们提供给你活着的机会,你提供给我们需要的就好了。”

“作奸犯科的事情我干不了。”姚遥警惕的提出了条件,就算是到了这种地步,做人也是要有原则的。

“……”肆零六无语。

“你具体说一下任务内容吧。”姚遥摩拳擦掌,似乎看到了未来的希望,她可以不用死了。那么姚润儿你就等着吧,害她落水这个仇她一定会报的!

“其实你所生活的世界只不过是万千世界中的一个,除了你这个世界之外还有许多世界,比如史前世界,修真世界,星际世界等等。每一个世界里面也都有一个你这样的人存在,也可以称之为平行世界。”肆零六说道。

“这么多个世界,那么为什么偏偏是我呢?”在庆幸之余难免感到疑惑,姚遥自认为自己不是一个幸运的人,这样的好事怎么就被她给遇上了呢。

“我们挑选中你只不过是因为你各项素质都刚好达到,求生欲望也出奇的强烈。”肆零六解释道,“如果你接受我,我将会让你在你的世界里醒过来。今后我和你就是一体的了,我们可以直接在你的脑海中对话。”

“而你需要做的就是在这个世界里面完成一些任务,我们需要采集一些数据,不过你在这个世界停留的世界只有五年,五年之后你就会消亡。”

“五年之后就会消亡,这是什么意思?”满心欢喜的姚遥闻言一愣,“完成任务之后我们之间的交易不就结束了吗,为什么我还是要死?”

“死而复生这种逆天改命的事情,我们付出的代价自然也很大,哪有那么轻松。总系统分配到我们每个子系统身上的资源都是有限的,只能维持你五年生命。不过你要是完美的完成一项任务,就会得到奖励,可以兑换成你所需要的生命资源,维持你的生命。”肆零六说完,姚遥瞬间就石化了。五年,也就是说她就算是活下去,在这个世界里面她也只有五年的时间。肆零六说的任务,她一点把握都没有,如果是她完成不了的任务的话,她就真的只有五年了。

但是事到如今,她在乎的只是能不能活下去,活下去给妈妈报仇。

“我的伙伴你最好考虑清楚了,一旦做出决定就没有办法后悔了。”

“我已经考虑清楚了。”她难道还有后悔的余地吗?

“好的,很高兴成为你的伙伴。”肆零六说道,“任务是随机触发的,所以接下来有任务出现的时候我都会提前告知你。”

“嗯。”姚遥点点头。

“我现在要在你脑中传输数据了,接受的时候可能会有些许不适感,这都是正常现象。”肆零六刚说完姚遥便感觉脑子胀痛,好像有无数丝线般的东西钻入她的脑中。

系统:0000406

姓名:姚遥

魅力值:10

体力值:0

生命值:-100

智商:10

金钱:0

待看数据后,姚遥眼角不禁抽了抽,她的初始值未免也太低了吧,生命值不说,魅力和智商居然都只有10。

和姚遥思想融合之后,系统大概也知道姚遥在想什么便开口答道,“魅力值是按照你原身在原来世界被多少人人喜欢所评估的,智商则是按照你之前的所作所为综合评估的。”

肆零六的这番话更像是在她的心上狠狠的扎了一刀,字字扎心。所以她就是一个智商不高的讨厌鬼。不过这能怪谁呢,姚润儿最多只是稍微引导了一下,主要还是怪她又坏又蠢。

“你现在可以冥想一下,进入商城,现在因为你的等级不够高,也没有钱,商城里面很多东西都还只能看不能买。我会先借给你10000金币,你要拿去买ab药丸,吃了那个你就可以复活了。”

“什么?10000金币?”如果是她这个世界的货币也就算了,这个系统里面的货币她还真不知道价值几何。这一开口就是10000,人生还没开始呢就欠下了一屁股债。

“商城里的货币和我们世界的货币汇率是多少啊?”姚遥小心翼翼的问道。

“请不要拿这两个货币作对比,没有可比性的。”肆零六说道。

“可以打折吗?”

“……”

“今天是父亲节,打个88折吧?”

“……”

最后姚遥如愿以8800的价格拿到了所谓的ab药丸。

“那个清心丸是什么东西?”商城里东西不多,只有一排大大小小的罐子,排在ab药丸旁边的就是这个cd丸了,应该也是个挺厉害的东西。只是这些药丸的名字都让人不明所以,系统给药丸取名字的能力实在堪忧。

“吃了便可以过目不忘。”肆零六说道,感觉到姚遥心中所想,腹诽着,看他们系统的名字就知道,药丸的名字好不到哪里去不是吗。

10000,姚遥一个个数着后面的0觉得脑袋有些晕。可是却又实在舍不得这过目不忘的本领,“要不,你再借我点钱,然后再给我打个88折?”

姚遥可以感觉到肆零六的无语,停顿了很久才答应下来。姚遥心中欣喜不已,总归虱子多了不怕咬,完不成任务她也就只有五年好活了,怕什么。

吃完两颗药丸之后她便闭上了眼睛,仿佛睡了一个长长的觉。等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还是有点不敢相信,在心里默默的喊了一声肆零六。

“我在。”肆零六默默回道。

我在,这两个字让姚遥无比安心。

一个小护士正拿着新的输液袋准备给姚遥更换,刚好对上一双清亮清亮的眸子,动作一下子就僵硬在了那里。6号床的病人,不是说重度昏迷很难醒过来吗,现在居然睁着眼睛看着她。

护士楞了一下便立刻反应过来,激动的去找主治医师来,她终于醒过来啦!

接到医院打来的电话,姚立仁说不出是高兴还是不高兴,心里只是淡淡的。要把会议往后推一点了,这个孩子就从来没有让他省心过。

刚醒过来的姚遥现在身体还十分虚弱,从早晨等到中午姚立仁都没有来,最后还是护士看不过去了给她买了一碗粥喝。

把粥捧在手里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着,姚遥在想自己接下来要怎么做。

2018-0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