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一切都想清楚了的她,又该怎么面对爸爸呢。姚润儿说妈妈不是死于意外,可是妈妈去世的时候姚润儿自己也还是个孩子,她或许知情,但是应该没有参与。那么是谁做的呢,姚润儿的妈妈,或者是……她的爸爸。

这是姚遥最不愿意相信的,爸爸和妈妈是相爱的吧,她曾经也有一个令人羡慕的家庭,严父慈母好不恩爱。

正想着事情,姚立仁到了。公司的事情非常多,虽然推掉了几个会议,但还是忙完了手头上的事情才赶了过来。

“爸爸。”姚遥语气有些哽咽,先不管那些,刚刚从鬼门关晃悠了一圈回来,姚遥还是有些心有余悸。如果没有肆零六的话,她怕是再也醒不过来了。

“嗯,没事的话收拾一下东西出院吧,我公司还有很多事情要办。”姚立仁并没有显露出欣喜的表情,只是点点头说道。好像病床上躺着的不是他的女儿,只是一个不相干的人。

“哦,好。”就好像被当头浇了一盆冷水,刚刚的孺慕之情瞬间荡然无存。如果是以前的她的话,只会觉得爸爸对她严格要求,所以才会故意这么对她。

可是现在想想,哪有做父亲的,在子女去鬼门关走了一圈回来,还如此无动于衷的呢,爸爸大概是不喜欢她的吧。心中想明白了,虽然心里十分难受,但是也不再主动开口说话了。

一路上安安静静的,过了一会姚立仁便觉得有些奇怪,以前姚遥总是叽叽喳喳的十分多话,搞得他十分不耐烦,现在是怎么了,一句话都不说。

“你要是身体没问题的话下午便去上学吧,功课落下很多了,你要好好赶上,多学学你妹妹。”姚立仁一边开车一边叮嘱道。

“我明天再去吧,今天刚出院还是有点不舒服。”姚遥特意强调了一下,她还是个刚刚出院的病号,一个差一点就死在医院里的病号。

“嗯,也行。”姚立仁显然没有考虑这一点,总之他作为父亲的责任是尽到了。

看着姚遥进了自己的房间,姚立仁便直接开车回了公司。姚遥今天看起来有点怪怪的,这个想法盘旋在脑中没有多久,就被秘书的一通电话打断了,总归也不是什么十分重要的事情,青春期的小孩不都是这样的吗。

……

回到房间后,她先是照了一下镜子,果然镜子里的人面容枯槁,看起来随时都会驾鹤西去的样子。顾不得这些,姚遥想先把自己乱的和猪窝一样的房间整理一下。

衣柜里是各种各样的丝袜,破洞裤,十字链条,还有颜色浮夸的假发。她很喜欢和外校的那些人混,更是以认识校外青年为荣。受到他们的熏陶,她一直以为这些东西是潮流的,又酷又可以引起爸爸的注意。

现在再看看,真是又土又丑。光是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她就收拾了几个塑料袋,最后打包全部丢在了小区门口的垃圾桶。

把这些东西丢出去,房间一下子空旷了许多。看起来又舒适又整洁,这样的环境才是一个学生读书该有的环境嘛。

收拾好这些,她便看起了书。她现在吃的就是没文化的亏,想着姚遥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打开一看是密密麻麻的英文。

她尴尬的发现,这些书她虽然都能把内容给记下来,却不太清楚是什么意思。cd丸虽然让她有了过目不忘的能力,但是却没有给她无师自通的本领。

看来还是要好好的把书读好,不然哪怕是过目不忘都救不了她了。

再去找肆零六要一个理解力超群的药丸显然不切实际,好在她是从初中开始不学无术的,初中开始的东西还不算难,可以自己学习掌握的就自己来吧。

姚遥的房间很久没有这样亮一个晚上的灯了,姚润儿站在门外没有敲门,她有些紧张。姚遥的命居然这么大,不是说几乎没有可能醒过来了吗,也不知道姚遥知不知道是她推了一把。

姚润儿心里有些发虚,正赶上姚遥开了门,对上姚遥的眼睛她不禁有些发憷。

“大晚上的,站别人门口做贼呢?”姚遥被吓了一跳,很不客气的说道。拜托大半夜的不睡觉,是来看她死没死吗。姚遥很能明白姚润儿现在在想什么,就算知道是她害她落水的又怎么样,说出去也没人信的东西不如不说。

“姐姐那天好凶险啊,我很担心你的,这几天一直都有去医院看你。”姚润儿仔细观察姚遥脸上的表情,似乎没有憎恨的表情,心中微微有些放心。看来她是不知道的,这样她便放心了。

“嗯,护士说每天都有人高高兴兴的带着花来看我,应该就是你了。”姚遥这话说的很不客气。

“怎么会呢,我……”姚润儿话还没说完,姚遥便砰的一声关上了门。姚润儿尴尬的站在门口,她话都还没说完呢!下意识的便噘着嘴,可是大晚上的爸爸还在睡觉,她就算哭了也没人理她,只好悻悻的走了。看刚刚姚遥的眼神,她总觉得有些东西似乎脱离自己掌控了,可是怎么会呢?

第二天姚遥就顶着大大的黑眼圈起了床,昨天学习太过过头,不知不觉竟然到了凌晨四点。有了过目不忘的本领之后还真是方便,看什么都能记住,不懂的都可以记着,反正以后慢慢就懂了嘛。

以至于让她的学习情绪空前的高涨,忍不住看了一篇又一篇。

“姐姐好。”姚润儿见姚遥来了,甜甜的打了一个招呼,就好像昨天的事情没有发生一样。

“嗯。”姚遥点点头便坐下吃饭。

“今天爸爸说今天可以顺便送你,我们一起去上学。”姚润儿忽然说道,说完便看姚遥的反应。

“哦,知道了。”姚遥漫不经心的说道,拿起面包往里面夹了一块黄油就吃了起来。

姚遥以前不是最在乎这些了吗,怎么现在看起来什么反应都没有了呢。姚润儿疑惑,她还以为可以姚遥的脸上看到失望的表情,因为任何一个人被说‘顺便’,怕是都会有种自己被不重视的感觉吧,更何况是姚遥呢。

姚立仁整理好文件之后下来就准备送姚润儿去上学,却被姚润儿拉住了手,“爸爸,我们等一下姐姐吧,她还没好呢。”

姚立仁皱了皱眉,看了一下手表,再等一会儿的话时间就会比较赶了。她不是从来不坐他的车一起走吗,现怎么现在心血来潮又要她送了。要他送也就算了,还这么磨磨蹭蹭的,是故意的吗?

“要坐车就快一点,整天慢吞吞的。”姚立仁有点不耐烦,早上还有一个早会要开,迟到了总是不太好。

“好了。”姚遥终于吃完了最后一口面包,面上没有什么委屈的神色。这让姚润儿大感意外,如果是以前的姚遥的话,这个时候早就委屈的说不出话来了。哪里还会这样平淡的应一句好。

确实,在上了中学之后姚遥便再没有坐过姚立仁的车去学校了。

那也是因为有一次和姚润儿争夺谁坐在爸爸的副驾驶上,明明说好了一人一天的,有一次明明应该轮到她了,却被姚润儿抢去了。她不愿意就在车上和姚润儿争起来了。

因为爸爸很严肃,也很忙。每天她只有在副驾驶边上的时候,才能名正言顺的离爸爸近一点,所以她对这样的机会格外珍惜。

可是就是那一次,姚立仁开会迟到了,所以回家之后就把她骂了一顿,说她一点当姐姐的风度都没有,无理取闹。

从那次之后她便赌气再也没有坐过爸爸的车了,后来姚立仁便也只送姚润儿去上学,哪怕她和姚润儿要去的地方是一样的也再也没有送过她。

2018-0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