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这是怎么了?姚遥从有意识开始之后就保持着现在这样的姿势,悬浮在天花板上空,动也动不了。看着底下忙碌的医生进进出出,一个个重症病人死去或者转去其他病房。

而她只能在这里看着,没有人理她,没有人在乎她,因为这些人根本就看不见她。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多久呢,日夜交替,也过去了三天了,她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永远都要这样下去了。她身下是自己的病床,上面已经躺着一个她了。

这就是灵魂和肉体分离了,她这是死了,可是为什么没有人来带她走呢?

就这样死了,她的心里是不甘心的,可是又能怎么样呢,她现在什么都做不了。

这几天的时间里,爸爸一次都没有来看过她,除了她刚刚住院进来的时候来看了一下,剩下的都是交给助理全权处理。是公司太忙了吗,可是不管再怎么忙,亲生女儿快死了,总要过来看看吧。灵魂状态的人没有心痛的感觉,姚遥只是很可怜自己,何至于此。

或许是死了,这短短几天,一个灵魂状态的人什么都做不了,留下的唯有思考,之前很多的事情也都看明白了,放开了。

“6号床的那个小姑娘,这都在这躺了这么多天了,怎么都不见家里人来看看啊。”一个扫地的阿姨忙完了手上的活计,看着姚遥这几天都没个人看望一下的,孤零零的一个人,怪可怜的。

“谁知道呢,在这住上一天都是要花老多钱的,这小姑娘家里应该是不差钱的。”

“钱倒是不差了,可这有钱人家亲情都是这么寡淡的吗。”扫地阿姨有些不落忍,“要是我的女儿躺在这里,那心还不跟刀割似的,恨不得住在这医院里。”

“得了吧,要是你是她妈你有钱让她住这么贵的医院吗?”

“这也是,哪有两手抓的好事啊。”扫地阿姨释然了,就算人家现在躺在床上没人搭理,小日子过的也比她好。

就在这时病房门被推开了,一个穿着米白色连衣裙的女孩手上捧着一大束康乃馨,环顾了一下四周,最后目光定格在姚遥的病床上。

姚润儿,她来干嘛?

姚润儿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在妈妈去世之后她就被爸爸接回家了。那个时候刚刚失去妈妈的姚遥对一切事物都带着抵触的情绪,连带着对姚润儿也没有好脸色,觉得她就是要来和她抢爸爸的。

可是姚润儿对她的敌意不以为然,一直都是很温柔的,这样看起来倒是显得她蛮不讲理了。久而久之,她也有点喜欢姚润儿这个懂事的妹妹了,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总觉得姚润儿有些怪怪的。

她和爸爸之间的关系原本还不错的,可是到后来越来越差,爸爸越来越不待见她。到了后来爸爸的说辞只有一个,她是姐姐,以后要继承公司的人,自然是要严格要求的。

可是每次的争执,不都是因为姚润儿而引起的吗。她现在才想明白,姚润儿从来就不是什么温柔可人的好妹妹。

就连她掉到水里面,变成现在这副半死不活的样子,也全部都是拜姚润儿所赐。就这么死了,没有人关心没有人在乎,姚润儿却可以享受着她所享有的一切,她真的不甘心!

可是她现在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像个局外人一般,看着姚润儿假惺惺的扑在她身上挤出两滴眼泪。姚润儿这次来只是想要确定她到底死了没有吧。

“我姐姐她最近有好些吗?”姚润儿擦了擦眼泪,病床上的姚遥这个时候看起来毫无生气,如果不是滴滴答答的输液瓶还在流动的话,她一定会觉得姚遥已经死了。

“还是老样子。”医生说道,“你也别太难过了,保重身体啊。”

“谢谢你,我会的。”姚润儿悲伤的点点头,便又转身坐在姚遥的病床边。

“这对姐妹感情可真是好呢。”护士刚好进来给病人换点滴,看到这一幕不禁有些感动。

“不过我听说她们不是一个妈生的啊,那个哭着的小姑娘好像是小三生的。”一个消息颇为灵通的护工停下手上的活,悄悄说道。

“啊?”刚刚还十分羡慕的表情一下子就变了,厌恶的看着姚润儿就好像在看什么怪物。小三,在这个社会人人喊打的存在,刚刚对姚润儿升起的好感一下子就没有了。

“所以啊,这对姐妹可不是表面看上去的那样的。”最后护工总结道。

……

她等了那么多年,忍了那么久,终于盼到姚遥死了,她怎么可能会难过呢。姚润儿勾了勾唇,看来姚遥这次是必死无疑了。如果早知道姚遥身体这么差,落水一次就半死不活的,她早就应该把姚遥推到水里去了。

伸出手摸了摸姚遥的脸,小脸冰凉,多么令人舒适的温度啊!

“爸爸是我的,姚家是我的,萧振燮也是我的,你将一无所有。”姚润儿低声说道,“从一开始到家里来和你做朋友开始,你就输了,你这么蠢的人怎么配享受这么好的生活呢。好的东西是留给优秀的人的,就像是我和爸爸,你和你妈妈早就该去死了。”

姚润儿的话一字一句她都听在心里,生气,好生气。原来打从一开始她就没有拿她当过姐姐,可笑她那个时候还在为了那样粗暴的对待姚润儿感到愧疚。

最让她生气的是,姚润儿居然说她和妈妈都是活该去死?

“你想不想知道你妈妈是怎么死的啊,真是可惜啊,没能让你知道真相再去死。真想看看你的表情,应该十分精彩的吧!”

什么?姚遥的脑子轰一下的炸开了锅,姚润儿为什么会说出这种话,难道妈妈当年的死还有隐情吗?她很想揪着姚润儿问个清楚,可是她现在这样的形态什么都做不了。

忽然浑身仿佛被灌了铅似的,觉得无比的沉重,仿佛东西拉扯着她,要把她带到另一个地方去。

因为这样一个人死去她真的很不甘心,她还有很多事情想要去做,很多事情还没有完成,她不想就这样死掉啊,可是她能做什么呢,只能一动不动的看着姚润儿把坏事做尽。

不甘心,真的不甘心啊!

……

突然眼前一黑,姚遥便失去了意识。

等她再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周围一片混沌,她这是在哪?不过这次她可以动了,可是四周就好像是没有尽头一般,她走了很久都没有走到底。

难道她死了,这就是阴间?

“你好!”

“你是谁!”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到了,姚遥警惕的看向四周,可是她周围空无一人。没有人看到人,可是声音是实实在在的出现了啊。

“你好,请允许我先做一下自我介绍,我是未来系统0000406,很高兴认识你。”是好听的男声,可是说话的时候却感受不到一丝情感。

“你是谁,阴间的阴差?”姚遥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了下来,左右她都是个死人了,还有什么好害怕的,现在只不过是在走人死之后的必须流程吧。

“阴差?不不不,你的想象力太丰富了。”肆零六摇摇头说道,“我都说了,我是系统。”

“那你是来带我去投胎的吗,过奈何桥?”姚遥问道,她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心里很没底。

“你难道不想活着吗,我可是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求生欲望才来的。”肆零六说道,难道感应错了吗,这个人不想活着?可是系统怎么会出错呢,还要再去找下一个伙伴的话太浪费时间了。

“我还有活命的机会?”姚遥不可思议的说道,难道这个人不是来带她走的?

“是的,只要你和我合作,自然是有活命的机会的。”肆零六说道,还好还好,只要有求生欲都好商量。

2018-0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