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定了房间里已经没有了别的人,蒋婧琪才死死咬着嘴唇起身。

全身的骨头像被拆解过一般的酸痛,才走出一步,她的眼泪就忍不住掉了下来。屈辱,巨大的屈辱铺天盖地而来,瞬间将她淹没。床旁是散落的衣服,不知是被人怎样暴力地撕扯过,眼下全都成了破布。手机在桌上,蒋婧琪稍稍平复了一下心情走过去,却看到手机下压着一张支票,上面赫然写着五十万的金额。

蒋婧琪的怒火一下子燃了起来,把她当什么了,妓女么?她气得浑身发抖,几下就撕了那支票,低头时却看到了支票碎片上的落款。

欧阳君兰。

欧阳君兰?那个叱咤商界的欧阳君兰?蒋婧琪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她虽然对公司的事情不太插手,但这并不代表着她什么都不知道。

那是一个,几乎在商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人物。昨夜那个男人……就是她么?她不愿回想那一夜,最终目光还是落到了手机上。

对,问问陆远,她不是被他带着来的酒店么?为什么却是跟别的男人过了一夜?

颤抖着手点到通讯录,还没来得及拨出去,手机显示收到了一条短信,是陆远发来的。

不知道怎么回事,蒋婧琪心里忽然有不祥的预感涌上来。迫不及待地点开短信,陆远说:“喜欢我送你的惊喜么?今天晚上之前,把东西收拾好滚蛋。”

“啪!”手机应声而落,掉在桌子上,发出很大的一声声响。

蒋婧琪几乎停止了思考,怎么回事?他们不是昨天才在庆祝结婚五周年的纪念日么?陆远怎么会发这样的短信给她?

她一刻也坐不住了,回身疯狂地翻找着衣服,但是满地的衣服碎片,早就已经不能穿了。她的视线落到了一旁的沙发上,整整齐齐叠着一套衣服,从里到外,最外面,是一件旗袍。

顾不上其他,她冲进浴室匆匆将自己冲洗了一遍,就套上了那套衣服。

她现在就要见到陆远,立刻,马上。

初冬的天气,空气中寒意已经很明显。她只穿着一身贴身的旗袍,将美好的身材完美勾勒出来,走在路上引来了各种人的侧目。但此刻蒋婧琪完全顾不上这些,毕竟如果不穿这身衣服,她连房间的门都出不了。打了个的回到家,远远地就看到家门口有不少人在忙碌。

用手机付了车钱,她这才看清,竟是几个佣人在往外面搬东西。

那都是她的东西!

衣服、包包、她亲自挑选的梳妆台等物,甚至是爷爷给她留下的钢琴!蒋婧琪来不及阻止,就见两个佣人动作粗暴地把那台价值不菲的钢琴往外面随意一扔,钢琴立刻被摔断了一个角,重心不稳地翻转过来。

“你们在做什么,停下!”

她飞奔到钢琴前,可是那些佣人如同聋了一般,根本没有人理她。他们只是机械地不断从里面往外面扔东西,整个蒋家大宅外面一片狼藉,她的东西被像扔垃圾一般扔在外面,堆成了一座小山。

天上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雨,蒋婧琪看着摔断了脚的钢琴,心疼地不得了,一边喊着住手,一边扑过去试图阻止雨丝落在钢琴上。可是怎么可能,她只穿了件贴身的旗袍,脚上还蹬着一双14厘米的高跟鞋,即便她整个人都扑上去,也是无济于事的。

雨丝很快将她整个人淋透,蒋婧琪看着眼前的混乱景象,简直要疯了。

“给我停下,听见没有!谁让你们搬的!谁!”

她生平第一次这样不顾形象,但是眼见得下了雨,那几人的动作更快了,无论她怎么大喊大叫,都没有一个人理她。蒋婧琪气愤地冲到一个佣人面前,惊讶地转过身又看了看另一个,到这时她才看清,这些佣人,竟然没有一个是熟面孔。

眼见她挡住了路,一个佣人粗暴地把她往旁边一推,蒋婧琪没有防备,一下子被推得倒在地上,好死不死,高跟鞋扭了一下,断了。

脚上立刻传来钻心的疼痛,可是这疼,不及心上万分之一。巨大的恐慌笼罩着她,她忍着脚上的疼痛想要跑到宅子里,然而才刚到门口,就被人拦了下来。

“私人住宅,不要擅闯。”

“什么擅闯,这是我家!”

那人嘲讽地看了她一眼,没好气地把她往旁边推了推,“让让让让,别挡路。大家都赶紧的啊,雨越下越大了,赶紧完事赶紧进来避雨!”

眼见得被扔出来的东西越来越多,门口那人又死死拦着不让她进去,蒋婧琪几乎快要急得跳脚了。

她想了想,忽然朝里面喊道:“陈叔,陈叔,你快出来陈叔!”

“嚷嚷什么!”

蒋婧琪不顾那人的恐吓,继续朝里面喊。好不容易把人喊出来了,她已经激动得快要哭出来了。

“陈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陈叔眼神闪躲了一下,叹了口气,“小姐,我也没有办法,这都是总裁吩咐下来的。”

总裁?蒋氏的总裁不是她么?

她从来没有像此刻这么狼狈过,从头到脚都湿透了,长发和旗袍紧紧贴在脸上身上,说不出的心酸。她显然是还没有知道真相的。陈叔可怜地看了她一眼,叹了口气,“小姐,有什么话,就去公司问总裁吧。”

陈叔转身就要走,蒋婧琪却忽然叫住了她。

她不是没有感觉的,她只是……不愿接受罢了。她恳求地看着陈叔,“陈叔,能不能求求你,让他们把钢琴搬进去避避雨?这钢琴是爷爷留给我的,我……”

蒋婧琪从小就像公主一样长大,什么时候竟然要沦落到这样低声下气的时候?陈叔实在于心不忍,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

蒋婧琪看着他们把钢琴搬了进去,才道谢离开。

雨水冲刷在她脸上,眼中却仍有咸湿的液体不断流出来。蒋婧琪抹了一把眼泪,不能哭,还没到哭的时候,她要当面问问陆远,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2018-0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