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灵闻得颜若雪如此说,心突地难受起来,原来是皇后身体不适,才把他打发来的,难怪宫人说他夜宿皇后宫中,半夜又莫名其妙来她这里。

“怎么?屈尊下跪辱没灵妃身份了?”

青灵正失神,颜若雪便开始冷言讥讽,青灵还没反应过来,颜若雪又接着道:“也罢,想必身体刚被皇上雨露过有些不适,本宫也懒得跟你计较,不过,皇上命本宫给你送来避娠汤,赶紧喝了吧,免得有了麻烦。”

颜若雪话毕,她身后就过来个端着托盘的宫女,宫女走到青灵近前,托盘中微晃的黑色汤药让青灵有些不解的问:“皇后娘娘,不知这避娠汤为何物?”

青灵透亮的美眸看着颜若雪,颜若雪用宽袖掩面一笑,娇声道:“我的傻妹妹,你还真是可爱,皇上不喜的妃子从不让她有孕,避娠汤自然是用来断掉你腹中祸根的。”

颜若雪最后一句话说的狠毒,青灵还是有些不解,欲张嘴再问些什么,颜若雪突然不耐烦的冲身后下命令,让人按住青灵后,扣住她的嘴巴,强行灌下避娠汤。

颜若雪带人离开,青灵腹部火烧火燎的疼了起来,可比起当年被天雷劈中,这点儿疼太微不足道,她此次前来是为了报恩,他让她喝,哪怕是穿肠毒药,她也会顺从。

接下来的几日,齐瑞忙于朝政,青灵都不曾见过他,又是一个雨夜,齐瑞竟来了。

“地上气寒,怎么还没休息?”

青灵正站在窗边发呆,身后响起齐瑞的的问话声,她闻言赶紧转身行礼。

青灵还未来得及弯下腰,齐瑞便抓住了她的手,宫女莲池见状赶紧退到门外,轻轻带上寝殿的门。

青灵羞涩的低着头,齐瑞用手抬起了她下巴,冷峻的双眸垂视着她,道:“原来你同旁人一样怕朕,即使同床共枕,你也对朕有所恐惧,是么?”

青灵密长的睫毛缓缓抬起,对视上齐瑞冷峻的眸,柔声柔气道:“皇上怎的又冒雨前来,瞧,头发都湿了。”

她含笑踮起脚尖,用袖子帮他擦头上雨水,为的是回避齐瑞的问题,她是怕,怕以后会有无数碗避娠汤等她,因为那痛真的是难以忍受。

只是不曾想她敷衍了事的温柔,和勉强撑起的笑,竟惹得齐瑞把她抱起,迈步朝床榻走去。

青灵尽管心里害怕,可在他要她的时候,她也只有乖乖配合的份,激情缠绵过后,她累的浑身酸软,昏昏欲睡间,耳畔又传来齐瑞低柔的问话声。

“朕问你,你可信世间有鬼神妖孽一说?”

昏黑中,齐瑞半侧身体,用手理着青灵胸前发丝,动作极其随意。

青灵闻言却吓了一跳,她知人忌讳鬼神妖孽,若齐瑞知道她是青狐化身,肯定会厌弃她是异类,她用尽所有手段,把自己化的与凡人一般无二,为的就是能和他匹配。

青灵想到这儿赶紧道:“鬼神妖孽自是没有的吧,臣妾从未见过,所以也不相信。”

青灵话刚说完,齐瑞竟翻身下床,沉声扔下两个字:“是么?”

说完,竟穿上衣服走人。

青灵被齐瑞弄的莫名其妙,吓的赶紧张灯检查自己,齐瑞突然问出这样的话,又这般气愤的走了,难不成自己身上出现异常,被他发现了什么?

青灵拿起梳妆台上的铜镜左看右看,也没发现自己有什么不妥,她现在就普普通通一个凡人,连最容易露馅的狐尾都被义兄白风止用法术收走了,想想齐瑞一个凡人,又怎会发现她是异类。

叹了口气,只能返回床榻睡觉。

青灵躺在床上辗转难眠,外面雨势越下越大,齐瑞竟不顾淋雨离开,难道自己就这么不讨喜吗?

她感觉这样躺着实在难受,又起身穿上衣服干脆出去透透气,出来才知道齐瑞并没离开,而是独自站在回廊里负身赏雨,夜风冷冷袭来,昏暗中齐瑞发丝被吹的凌乱。

青灵悄悄返回寝殿,拿出一件披风,走到齐瑞身后,把披风搭在了他的身上。

“是臣妾话说的不妥,惹皇上生气了吗?”

青灵小心翼翼的说着,齐瑞扭头看她,把披风拿下来双手给她披上,才淡淡的语气道:“回去睡吧,或许有些话都是骗人的。”

齐瑞说完后没给青灵反应的机会,身影很快消失在昏黑的回廊中了。

“娘娘,起风了,赶紧回房吧!”

青灵正冲着齐瑞消失的方向出神,莲池出声提醒,青灵才叹了口气,转身回房。

莲池帮青灵去掉披风,又伺候青灵上床休息,见青灵愁眉不展,眼珠子一转,便笑吟吟道:“娘娘,是否猜不透皇上对您的心思?”

青灵闻言秀眉不觉又皱紧一些,“是呀!摸不透他君心何意?或许我不讨他喜欢,他有贤德的皇后,有那么多貌美的嫔妃,我又算的什么?”

说完叹了口气,莲池见状,眼珠再一转,弯腰附耳道:“娘娘,我有一主意,可试出皇上对娘娘是否喜欢。”

青灵一听赶紧起身询问,莲池对她道要想知道心仪男子对她是否喜欢,就要想方设法试试他会不会吃醋,青灵觉得莲池话说的很有道理,齐瑞对她一副不冷不热的样子,着实让她心里难受。

半个月后,齐瑞正在大殿里批阅奏章,皇后颜若雪身边的太监刘安来报,说玉林宫灵妃身体抱恙,皇后派御医去给她诊治,她却不让,问他是否去玉林宫看看灵妃病情。

齐瑞一听青灵病了,随即放下手中奏折,摆驾去了玉林宫,不想还未踏进玉林宫寝殿,就听见了男女的打闹嬉笑声。

2018-2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