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时的延国境内,暴雨正疯狂的下。

刺目的闪电,震耳的雷鸣,让整座森林都笼罩在岌岌可危之中。

突然,一道破裂天际的电闪力劈而来,“嘎啦”一声,千年古树被力劈两半,紧接着是小动物的惨叫声。

藏匿在树洞中的小青狐不幸被雷劈中,呜咽哀嚎着爬出残树枝干,最终躺在雨地里奄奄一息。

暴雨持续,天渐变暗,它弱小的身躯浸泡在水中,湿乱的青色绒毛随着挥洒的雨水飘摆,仿佛没了生命痕迹。

远处,响起一声马嘶鸣,紧接着是“哒哒哒”的马蹄狂奔声,雨中失了方向的黑骏飞奔而至,强勒缰绳的少年十分狼狈的下了马。

“哐啷啷”又是一道可怕的响雷,少年被吓的手一哆嗦,黑骏趁机挣脱缰绳,一边咴叫一边前扬后踢的蹦哒起来,不顾主人哑声呼喊,失控似的踏着雨狂奔而去。

少年是延国太子齐瑞,年方十五,因来林中学习狩猎,不想遇上大雨,可怕的雷电吓坏了坐骑,竟脱离了随从护卫,被马带到这森林深处。

蓝色长衫被雨打的湿透,他抬手用宽袖擦了擦脸上雨水,转身欲去树下躲雨,不经意瞟见附近雨水中躺着个快被水淹没的动物。

“想来同我一样,迷失不得归吧。”

齐瑞低语着走到近前,蹲下身来把昏死过去的青狐抱进怀中,赶紧起身来到一棵大树底下。

雨继而疯狂,齐瑞用纤长手指理了下黏在面颊上的湿发,清俊秀面爬上一丝哀愁,叹息着给怀中没有生息的小狐顺了顺身上绒毛,又解开自己被雨浇透的外衫,把小狐裹住,抱紧了给它取暖。

夜渐渐深沉,怀中小狐的耳尖微颤,身体恢复了些知觉,往温暖的怀抱里缩了缩。

一人一狐,在秋凉雨夜中互相依偎的过了一晚。

第二天,雨变的小了,转醒后的齐瑞抱着青狐在林中蹉跎,愣是没找到来时方向。

迷途的他在这林中一呆就是六日,饿了吃林间野果,累了就靠在树下入眠。

他怕小狐饥饿,尽管几天下来小狐都是混沌状态,他还是会在自己进食时,往它嘴里滴些果汁进去。

小狐不是普通的狐,它是世间稀有的青狐,异界族群的长辈给它起了个好听的名字叫做青灵。

青灵修行五百年,不幸遭遇天劫,原以为在劫难逃,不想被一蓝衫少年救了性命,在他怀中休息数日,终于恢复了些气力。

缓缓睁开狐眸,才知自己卧在少年腿上,而他累的靠在树上睡着了,伸了个懒腰,幻化成人形,一身青衣少女模样的青灵,蹲在一旁打量救命恩人。

恩人半束的长发有些凌乱,本应清秀的面孔也沾染了一些灰尘,她知道自己伤势未愈,需回去好好休养,起身欲悄悄离开,犹豫了一下,复返回来化作一缕青烟,入了少年梦里。

“娘娘,天气转凉,小心风寒,还是回床上歇息吧!”

酉时,殿内张了灯,一身青衣打扮的青灵正托腮坐在窗边看着雨回忆往日情形,宫女莲池一声轻唤拉回了她的思绪。

“皇上呢!今晚会来玉林宫么?”

青灵把眼神从窗口撤回,转眸看向莲池,绵柔的语气问。

莲池抿了抿唇,赶紧道:“刚刚魏公公来传话,说皇上今晚留宿皇后那边,娘娘就别等了吧!”

青灵闻言看似无所谓的一笑,缓缓起身朝床榻走去。

她为了报恩,不惜用禁术封住自身法力,化作了一个凡人后又设法进宫,不想三个月来,他都不曾多看她一眼。

十年,他从一个稚气未脱的少年,成长为震慑天下的君王,与当年体贴爱护的他相比好像换了个人。

叹了口气,娇媚的粉面掠过一丝哀愁,侧卧在床上缓缓地合上了美眸。

“记住了,我是小狐,被你救了性命的小狐,等我身体好些,定回来报恩。”

那年临别,她用仅剩的一点儿法术入了他的梦,梦中少年看着朦胧中身着青衫的美丽少女,开玩笑似的说:“倘若要回来报恩,不如待我成年后以身相许。”

她化作青烟消失,记住了他最后四个字,待她有能力以身相许时,他身边已佳丽成群。

青灵在梦中想起那稚气少年脱口而出的话还是忍不住笑了,尽管眼角渗着湿润,她还是低低的笑出了声。

“做了何梦?竟笑的如此开心?”

青灵正似睡非睡,一道清凉男音入耳,吓的她睁开眼睛,就打算下床行礼。

齐瑞见状双手扶住她肩膀,又把她按回床榻,烛光映照中,衬的他眸色异常温和,他垂眸俯视着青灵,淡淡的语气道:“夜已深,无需行礼了。”

青灵被说的一怔,不好意思的扭头瞥了眼窗户,略带睡意的声音,轻喃道:“皇上,雨停了吗?”

齐瑞听青灵如此一问,也扭头看了眼窗户,好脾气似的回道:“是呀!雨停了。”

尾音拉的有些长,不知的还以为他在为谁伤怀。

明黄色的衣袖轻轻一拂,烛火被扑灭,青灵忐忑间,唇瓣敷上个软软的物体,心跳为止慢了一拍,随即男人欺身而上,她吓的近乎忘记了喘息。

“你进宫数月,是朕怠忽略了你,灵儿,你的一笑,朕有些喜欢。”

齐瑞暧昧低语,继而亲吻青灵耳侧,青灵静止的呼吸变的狂乱,男人的手探进她衣中轻抚她的身体,她动情的喊了一声“皇上。”

慢慢的身上衣物被他的大手退去,她的第一次就这样心甘情愿的给了他,感觉有些疼,可更多的是欢喜。

第二天青灵睁开眼睛齐瑞已经离开,宫女莲池刚服侍她穿戴好,就有宫人进来通传说皇后来了。

青灵在下定决心做凡人时,到学了点儿人间规矩,听闻皇后来了,便出门相迎。

皇后颜若雪是齐瑞指腹为婚的发妻,整个后宫都由她掌管,颜若雪看似宽宏大量,却心思歹毒,青灵刚进宫就因为对宫中规矩不懂吃了她的亏,虽然只是点儿皮外伤,可还是让她卧床几天不起。

“青灵恭迎皇后娘娘驾临。”

青灵在门外福身施礼,身着锦色宫装的颜若雪停下高贵脚步,垂眸冲青灵一扫,满眼的凌厉,唇角却勾着笑道:“灵妃,昨晚本宫身体不适,让皇上来宠幸你,你是否该跪下答谢本宫对你的恩赐?”

2018-2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