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将军,你看青灵这身衣服可好看?”

青灵笑吟吟的转动身姿,青色衫裙随着她的动作翩翩起舞,绝美的容颜,唇间那一笑,仿佛世间万物都失了颜色。

彭楚闻言赶紧笑道:“娘娘天姿国色,微臣简直三生有幸才能享用皇上的女人。”

青灵因为彭楚的话脸上笑容僵住,还未站稳脚跟,彭楚竟不顾身份的朝她扑来。

青灵被彭楚的无理吓了一跳,不是说演戏给皇上看吗?他怎可如此过分?

“彭楚,拿开你的脏手,不然我让皇上治你的罪。”

青灵喊了一声,彭楚干脆抱住她不放手,气的她就想让莲池帮忙,谁知莲池就像看不见她被人欺负似的,在床边收拾床铺。

“青灵娘娘,你就这么喜欢欲擒故纵的把戏吗?想想咱们也不是一次了,虽然是白天,不过让莲池出去给咱们守门即可,皇上日理万机,永远都不会知道你偷人。”

彭楚龌龊的说着话,强行将青灵抱起,直接扔到床上,莲池见状闪身一旁道:“娘娘可放心和彭将军行乐,莲池会像往日一样在外面把风。”

“莲池,你说的什么?快…快去叫护卫过来,把彭楚绑了治罪。”

青灵焦急间狠狠的踹了彭楚一脚,跳下床就想离开寝殿,不想莲池打开门,齐瑞竟一步踏了进来。

“皇…皇上。”莲池见齐瑞来了,吓坏了似的跪倒在地。

青灵在接触到齐瑞冰冷刺骨的眼神时,吓得朝后倒退了一步。

“如此下贱之流,简直岂有此理。”

齐瑞愤声说完朝后一招手,有几个侍卫上来把青灵按到在地,彭楚跪在地上嘣嘣磕响头,还辩解说是青灵主动勾引他犯错的,要皇上饶他性命。

青灵此时才知自己被算计,刚想为自己解释两句,外面就有宫人宣喊皇后来了。

颜若雪踏进玉林宫寝殿,先给齐瑞施礼,又站一旁垂视跪在地上的青灵。

齐瑞负在身后的手攥紧拳头,俯视青灵的眼神露出一丝杀机。

颜若雪见自己计谋得逞,不动声色的皱紧眉头,见齐瑞不着急治青灵的罪,便把眼神落到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彭楚身上,咬咬牙,沉脸扬声道:“来人,先把敢垂涎灵妃美色的狗贼彭楚拉出去砍了再说。”

颜若雪一声命令,侍卫得令后拉起彭楚就走,彭楚连喊饶命,还喊着说是灵妃勾引他犯错,要是不杀灵妃天理难容。

彭楚被拉出去后,颜若雪开始审问莲池,如青灵所想,莲池供认说青灵刚进宫就和彭楚有染,她是被青灵打压的没有办法,才替他们隐瞒和把风的。

莲池供认完被拉出去杖毙,一声声惨叫从外面传来,青灵才知道人类是多么的可怕,明明彭楚和莲池都是颜若雪安排的,可她又这般狠毒的杀了他们。

“灵妃,你可知罪?”

彭楚和莲池处置完了,颜若雪几步走到青灵跟前,义正言辞的问。

青灵的亮眸一直在齐瑞身上,此时颜若雪质问,她才撤回眼神,抬头看向颜若雪。

“皇后娘娘聪明绝顶,竟能让彭楚和莲池不顾性命,就算我不知罪,想必皇后娘娘也计划好让我怎么死了吧!”

青灵秀面含着讽刺笑意,颜若雪却突然袖口掩面,痛哭流涕道:“灵妃你好心狠,后宫众姐妹也唯独你能得皇上宠爱,你竟如此伤他心,实不应该。”

青灵被颜若雪哭的稀里糊涂,齐瑞闻言突然沉声震慑道:“休要在这里胡言乱语,她既不知检点,等朕查清楚后,自会按宫规处置。”

齐瑞话毕转身欲走,颜若雪竟突然跪地,悲声道:“皇上,青灵妹妹虽是孟将军义女,只因来自民间才如此不懂自爱的,宫中规矩实在悲惨,不如用民间规矩处置,若能坚持下来,至少还有活命机会。”

原本要走的齐瑞又缓缓转身,不解的眼神看向跪地的颜若雪,冷声问:“民间女子不守妇道,当受什么惩罚?”

颜若雪抽泣了一下,赶紧道:“当受木驴之刑和堕刑,这两种刑法虽苦,却不至死。”

青灵根本不知何为木驴之刑和堕刑,只瞪着无辜的大眼睛看着齐瑞,她虽不懂那些,可也知道那罪过肯定不好受,不知齐瑞对她是否还有疼惜之意。

齐瑞垂视着一脸无辜的青灵,脑海里搜索出书中说的那些民间刑法,那些所谓处置淫贱女子的刑罚就算不死也会让人终身残疾,还不如直接砍头来的痛快,其实他早就有心废除了。

俊眉微微一挑,不动声色道:“先把她打入冷宫吧,那些刑法似乎太便宜她了,她若真背叛了朕,又岂能让她死的太过痛快。”

齐瑞话说的不温不火,颜若雪却不敢再多说,她知道齐瑞拿定主意的事,很难令其改变,只能跪地称是。

青灵看着齐瑞消失在门口的背影,眼底眉间尽是失望,她曾听莲池说被打入冷宫的嫔妃没几个能活着出来的,更没机会再见皇上,此时她唯一痛恨的就是自己太傻,被精明的人类给耍弄了。

冷宫真的很冷,偌大的屋子,一张桌子一席炕,深秋季节的大炕上,只有一床半新不旧的花被褥。

一日两餐被人塞进大门内,青灵有三天未进食了,就枯坐在炕边百思不得其解。

明明以前的齐瑞是连只小动物都会细心救治的好人,为什么现在的他会这般无情,把她关在这个破地方,就真的忍心让她老死冷宫吗?

“他都对你这样了,你还打算继续待下去?”

青灵正郁闷着,一道清凉男音突然响自耳畔,青灵赶紧起身。

她左找右找,才看见挂在房梁上一身白衣的白风止。白风止一个旋转轻飘飘落地,一头长白的银色发丝,配上他风流倜傥的面容,一看就不是凡人。

“疯子哥哥,你是来看我热闹的对吧?”

青灵气的嘟起嘴,转身给了白风止一个后背。

白风止见状,抓住青灵胳膊,强行让她转身,看着她气鼓鼓的小脸儿,开玩笑道:“没有,我绝对不是来看热闹的,疯子哥哥不过是关心你,想来问问青灵妹妹你是否有离开的打算?”

2018-2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