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在病床上的女人羽扇似的睫毛轻轻地颤动,下一秒就睁开眼睛。

平时水灵灵的眼眸,此时此刻空洞得无比的骇人。

就那样盯着白花花的天花板,一言不发。

似是这种诡异的安静,搅得容厉爵心烦意乱,剑眉微蹙,扣住她纤细可以清楚的看见青筋的手腕。

“乔言一,回神!”

耳畔传来男人清冽得宛如寒冰的声音,眼珠子微微转动,似是刚刚才回魂,眼眸定格在男人俊美的容颜上面。

轻轻地舔了一下干涩泛白的唇,“容厉爵,我成孤儿了。”

语气听起来虽然波澜不惊,却令人揪心。

那个一向骄傲,高高在上的白天鹅在这个时候就像是一个久溺于深海找不到一棵可以依附的稻草的人,那么无助。

“少爷,乔老爷……”

推门而进的向林,大概没有想到乔言一居然已经醒过来,看着她投过来的目光,他欲言又止。

然而乔言一并没有说什么,就只是静静的看着他,似乎是没有听见,就像是一个精致的木偶。

容厉爵站起来,用命令的口吻道,“出去说!”

向林依言先退了出去。

他慢慢的将自己的手抬起,原本是想要去抚摸一下她的头,可是在快要接触得到的时候,她本能的往后缩了一下。

已经伸出去的手就那样僵在半空中,停滞了几秒,这才将手收回去,低沉道了一句,“我马上就回来,你好好休息。”

他驻足了一下,然而没有得到想要的回应,终还是转身走出病房。

“砰”的一声,病房门紧闭。

与此同时,一行清泪就这样顺着她苍白的脸颊滑落,下一刻,就将膝盖屈起来,脑袋埋在膝盖之间。

低低的啜泣声就这样从她的唇发出来,肩膀一抖一抖的。

站在门外听到从里面传出来的压抑的哭声,容厉爵眼眸一闪而逝的心疼,随后又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刚才只是错觉。

“乔氏集团一朝破产,乔老爷因为陷入桃色绯闻而自焚在家!死状极其惨烈!”向林将自己所调查得到的情况一一告知。

刹那间空气被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意冻结在那里,薄唇微启,“蒋笙然?”

“正拉着他的妹妹,两个人一起在乔老爷的墓前做戏呢,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是个多么合格的女婿呢!”临了,向林还不忘记鄙夷一句。

容厉爵不再说话,抬眸刚刚好对上那个打开病房门出来的乔言一的眼眸,时间似乎一下子定格在那里。

因为刚刚哭过的缘故,所以她的眼眸肿得和核桃有得一拼。

“我想去最后送爸一程。”每一个字就好像是踩在刀尖上,喉咙一阵生疼。

“你承受得住?”容厉爵的眼眸倒映着那个单薄得仿佛一阵风就可以轻而易举刮走的羸弱的身影。

乔言一的双拳紧紧握着,青筋清晰的显现出来,赤红着眼眸看着容厉爵,“早晚都要面对的,还不如早死早超生呢!”

“那我和你一起!”明明是在询问,却是不容置疑的语气。

听到容厉爵的话,向林面露为难,“您刚刚回国,眼下公司还……”

“需要你”三个字还还没有说出口,再定睛,面前哪里还有少爷和乔言一的两个人的影子。

天格外的晴朗,温暖的阳光洒落在她的身上,却感受不到一丝一毫的暖意,反而感觉整个人置身于冰窖里面。

一身定制的黑色西服将他本来就修长的身材衬托得越发的笔挺,就好像是米开朗基罗精心雕刻出来的雕像。

他左手撑着一把蓝色的遮阳伞,将小小的她笼罩在自己的阴影里面。

她抬起脚刚刚准备要迈出去,却被他强制性拉回去。

秀气的鼻子恰好撞到他坚实的胸膛上,疼得她的眼泪差点都要掉落下来。

乔言一抬手揉了揉鼻子,“你故意的是不是?”

“静静在这看戏就好!”容厉爵纤长的手指指向已经围了许多人的地方。

说罢,还抬手顺了顺乔言一的头发。

怎么感觉在摸小宠物的既视感呢?

循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映入眼帘的是那一对身穿着黑色西服的男女,莫名觉得无比的晃眼。

脑海里面浮现的是他们两个人交缠在一起,难舍难分的画面。

刚刚想要移开自己的目光,可是某人却不让她得逞,捏住她的下颚,让他不得不又将目光落到那一对男女的身上。

“蒋先生,你的未来岳父真的和那个交际花单善音有一腿么?”

“乔氏之所以会破产,是因为你的未来岳父挪用公款所导致的吗?”

蒋笙然唇微张,面对于记者的质问,他却不知道如何应对。

倒是蒋笙歌闪烁着泪花的眼眸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光芒,转瞬即逝。

她吸了一下鼻子,微微抬头,泪眼婆娑的看着那些咄咄逼人的记者,“不管我哥的岳父曾经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现在逝者已逝,就请大家让他可以安安心心的离开。另外这些事情我哥一点都不知情,所以你们也不要太为难我哥了。”

蒋笙歌临了还不忘记去拍拍蒋笙然的肩膀,以示于宽慰。

在这些记者的眼底里面,蒋笙然甚至是蒋笙歌作为与死者并没有血缘关系的人,能做到如此地步,已经让人动容。

蒋笙歌这么说,不是代表已经承认她的父亲就是他们嘴里边描述的那么不堪的人!

“作为大众媒体,难道就没有一点的法律意识么?不知道没有证据,就相当于诽谤吗?”

声音不大不小,然而无异于在平静无波的湖面投下一颗石子,瞬时间激起涟漪片片。

“容厉爵!”

蒋笙歌的眼眸在看到乔言一的时候,就已经睁大,当视线转移到她身边的宛如天神一样莅临的男人,本能的往后退一步。

如果不是蒋笙然搀着,恐怕她现在可能已经腿软坐在地上了。

那些记者手里面的摄像机默契的关掉,只因为在这安城众所周知,容厉爵最厌恶的事莫过于就是别人拿着摄像机对着自己。

说来也奇怪,作为掌握安城命脉的主宰者,却害怕摄像机的闪光灯,其中缘由不得而知。

这其中的缘由乔言一自然知晓,刚刚本来是想要开口让那些记者关掉闪光灯的。

然而想到他这样的身份,怕是也没有人敢触碰他的忌讳。

“还不走?”容厉爵寒凉若冰的眼神扫过已经噤若寒蝉的记者团。

他们不约而同的抖了抖身子,下一秒就像是事先商量好的各自散开。

作为记者自然有猎奇心理,但是也知道什么人可不可以招惹!

那些记者都好奇,突然消失不见的乔家大小姐怎么会和容厉爵一起出现,但是没有人想找死!

2018-2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