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亮的闪电划破阴郁的天空,照亮整个黑暗的世界。

公路不断延伸,从那尽头处出现一个穿着一袭白色连衣裙,乌黑的秀发因为被雨淋湿,紧贴在脸上。

天空一道惊雷乍响,映照的那个女人本来就惨白的脸颊更加煞白。

在她的身后,一辆银白色的路虎紧追不舍。

“乔言一必须死!”坐在副驾驶上的那个画着精致妆容的女人,此时此刻却狰狞无比。

操纵着方向盘的男人,金色的眼镜片下,那一双明朗眼眸涌动着浓郁的不舍,“笙歌,不要一错再错下去了,就放过一一好吗?”

听到男人这么亲昵的称呼那个女人,她尖叫出声,“哥,你为什么还要这么亲昵的称呼她!”

在他们说话之间,那个女人几乎是已经竭尽全力地向前跑去,眼看身后的那辆车就要追上,仓皇失措的乔言一倏地冲到马路中间。

伴随着紧急的刹车声,乔言一宛如折断双翼的蝴蝶一般坠落在地,四肢百骸伴随着剧烈的疼痛席卷而来。

模模糊糊之中,只看到一双锃亮的的皮鞋,视线慢慢上移,因为视线早就已经模糊,只能大致的看到一个轮廓,水眸蓦地睁大!

容厉爵!居然会是这个冤家!

人倒霉起来,真的是连喝口水都塞牙!

这是乔言一陷入在黑暗的最后一刻的脑海里面浮现的念头。

那个男人拥有着俊美如铸的容颜,一双幽蓝眼眸如同湛蓝的大海,仿佛只要轻轻一瞥,就会被吸入进去。

“少爷,这?”那个精神矍铄的中年人看了一眼奄奄一息的女人,尔后向那个浑身都散发着冷冽气息的男人征询意见。

因为现在如果是其他的女人的话,他当然直接拨打救护车,以及处理一些后续事情就可。

但现在这个女人不一样!

她是乔言一,可是自家少爷动不得也说不得的心尖尖的人儿。

容厉爵没有回应向林的话,直接俯身将那已经奄奄一息的人儿打横抱起,向林立即会意,将车门打开,让他将乔言一安置在后车座上。

一切都安置好之后,车飞快的向医院疾驰而去,仿佛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只有地上那还没有来得及将雨冲刷而去的血迹,告诉着人们这里曾经发生过一场惊心动魄的车祸。

那辆银白色的路虎停留在那片血迹之前,乔言希猛的打开车门,看到地上那片殷红色,美眸闪过一丝的阴狠。

“她就算是真的死了,我也要看到她的尸体!”蒋笙歌咬牙切齿道。

蒋笙然唇微张,似是想要说什么,可是最后还是什么话都没有说。

偌大的病房无比的安静,只可以听到滴答滴答的点滴的声音,静得让人心惊胆战。

容厉爵深邃的眼眸向来波澜不惊,只有在视线接触得到躺在病床上那个人儿苍白的面容,才稍稍有所动容。

“一一听话!快走!”

耳畔一直回想着是那个嘶吼着的声音,脑海里面满满都是那个人鲜血淋漓的模样,秀致的眉毛紧紧的拧在一起,纤细的手也紧扣着被子,紧紧的缠绕着,怎么也不肯松开手。

2018-0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