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着那只有五岁的孩童,可那种笑简直就像地狱里的鬼童,露出天真烂漫的笑容,可是她的双眼里正在慢慢渗出如暗夜玫瑰的血液来!…我捂住嘴巴,眼睛里有些湿润,我看见那个原本天真的孩子一下子抓起那个小道士就啃了起来,只听见那小道士哭喊着:“救命!”就在小道士惊恐着想逃出那个只到他大腿的女娃娃的魔爪时,那女娃娃兴奋地一跃便骑到了小道士的脖子上!女娃娃伸出脖子就往小道士脖子咬下去,顿时一股浓浓的血腥味蹿进我的鼻孔里,不知道我为什么感觉这次再碰到血的味道,会那么着迷……

我有些害怕地捂住口鼻,不想再去看他们也不想再看到血!但自己心里很担心慕玄,因为就在我想喊慕玄不要拔那把刀时,慕玄已经拔了出来!那原本在高处的牛鼻子像是失心疯一样冲上慕玄,两个人最后从祭台打到祭台下!我眼见着慕玄快要解决掉了那个牛鼻子,没想到秦明这么快就赶过来了!

“玄,我们快点离开!”我看着后面的黑衣人越来越多,自己周围的血液也来越浓,我只想快点离开这!这时,慕玄丢开手上的黑衣人来到我身边,抱起我就要离开!谁知飞过来一把铁扇出来,正好打在慕玄的肩膀上!我有些心疼地摸着他的肩膀说着:“玄,你没事吧!”

“娘子,为夫没事!”慕玄像是压根没有感觉到肩膀上被铁扇削掉一块肉疼的一样呢!慕玄抱着路琳就往外跑去!

就在八卦村中老村长的院子里,已经挤满了村子里所有的人以及从外面赶回来的人!他们都一人一口说着,老村长从烟袋里掏出一支支烟来,猛吸着烟,他脚下已经扔了很多个烟把子!

当烟袋里只剩下一支烟时,老村长才从桃花树下起身,看着众人说道:“都别吵了!”

在这些人当中有一户从外面赶回来的一个年轻人,越过众人从外边走到老村长的面前说:“老村长,我们家已经死了那么多人了!实在是没有办法才回村啊!”

只见老村长的院子里不仅摆着许多大大小小的棺材,还有很多从外面来的人提着得行李箱,都挤在这不大不小的院子里!老村长抬眼望着那些棺材说道:“我说过,就算你们来一百次也不可能同意把村子迁移!”

老村长不耐烦地说了一遍又一遍,反正他就算死也不会离开这个村子来!其中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看着老村长身上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时,眼里尽是嘲弄道:“老村长啊!我们家如今老不死的都死了,现在只剩下我这根独苗了!我也只想拿回上面给我们祖宅地的赔款,你只要点头我二话不说就会离开!”

那大腹便便的中年人在外面做房产生意,生意做的越来越大,只是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每晚半夜都能从噩梦中惊醒!他家里一直都很好,就在上周就开始不太平起来,夜晚常常有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在屋子里,每一次他的保险柜都会被人打开!可是只有他知道,那个保险柜只要一把钥匙就被他埋在花池子里!

试问会有谁知道呢?一开始大腹便便的中年人以为是家里进的小偷,可是每晚怪事连连让他都不敢住在他买的别墅里了!就在他开车路过一个巷口时,被一个看上去有百岁的老道士拦了下来!那老道士居然算出他家怪事就是因为他那个被遗忘很久的祖宅地,哪里有不干净的东西,需要他从新再找一块祖宅地!

可是自从他离开八卦村已经十几年来了,也深知那里想要迁移祖宅地可不是很容易的事!就在那次酒席上,他从负责管辖八卦村的上头那里得知:他们前几年想从老村长手里买了那块地,想发展旅游产业!可是那个老村长誓死捍卫村子,他们也得作罢!毕竟那里是他们村里人几百年来一直居住的地方,想动那里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那一晚,这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请了那些人吃一顿饭便从自己员工里找到了一个和自己同村的人一起回到了八卦村,路上的时候他们也知道了村子里最近一段时间也不太平,很多人都离开了村子,也只有七八户还在那里住着,这让两人更加坚定地想快点迁移祖宅了!

就在他们两人来到村口时,发现今夜原先离开村子的人都回来了,大家便一起去了老村长家里!……

“老村长,如今村子不太平了,还有谁愿意回来住!”在这些人群中有一个女人看着老村长说着,但她神色慌张看着周围,因为她知道这一次如果不是她家酒鬼欠了一屁股债,家里的娃又要上学!她可不会再回到这个总是死女人和女童的村子里,如果让她想这个村子就该散了!

“就是,就是啊!我们快点迁村也好歹大家能住的安稳些!我们这些人也都愿意再回来!”后面的一群人听完那个女人说完便都七嘴八舌地说了起来!…

“你们这些背叛祖宗的人,都给我速速离开!想要迁村,门都没有!”老村长气愤地拿起门口的扫把就要去打那些在他院子里七嘴八舌的人!那些人边躲边说:“老村长,我们因为你是我们村子的长辈才敬你一声村长,不要给脸不要脸!”

“我的脸,自己给,你们的,谁能给?”老村长把这些人赶到门外,却听到一个人说:“你这样,怪不得死了儿媳又死了儿子呢!还真是活该,难不成你死了,还能守住村子吗?”那个女人眼见着被村长赶出去,心里十分不爽,就在门口骂了起来……

等到外面的人一个个看来没有希望时,都在老村长门外面骂了起来!往老村长的大门上狠狠地吐了一口吐沫,各个对着门里面的老村长说:“我们还会回来的,就不相信你能活那么久!”

等到那些人慢慢离开老村长的家时,老村长已经吐血躺在大门里动也动不了,看着天说:“老祖宗啊!请您保佑保佑我们吧!”

“慕玄,我们要去哪里?”路琳缩在慕玄的怀里问着一直在抱着她的男人,她能感受到慕玄好像有什么事在瞒着她,可是到底是因为什么呢?我想我们现在还不是谈这个事的时候吧,就在慕玄想回答路琳的时候,发现后面的秦明突然又折回去到祭台上!我和慕玄都相互看了一眼,秦明可不是那么能放弃抓住秦明和她的机会,除非后面发生了什么很严重的事!

“玄,我们要不要回去看一下,毕竟女娃娃还在那里!”我说着女娃娃就想到了那个在祭台上被绑在树上的女娃娃,她和慕玄一声不响地从那离开没有把女娃娃带回来,心里面就有点不舒服!她从八卦村离开时,老村长千叮嘱万叮嘱地让她好好照顾女娃娃,可如今她生死不明怎么回去和老村长交代呢!

“娘子,你先在这等为夫,我很快就回来!”慕玄说着就要把我放下来,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听到他这句话,就想到了那个在战场上要去打战的人,披着一身铠甲,像极了天上的神,他也曾对自己说过:“娘子,你先在府上等为夫,我很快就回来!”只是没想到那一次,听到的却是前线战事吃紧,城池一直拿不下来!他一直在站场上杀敌,可是她只能对着那窗外的月亮想念着他,…她曾经说过,不想让他再放开自己,他死她也死,他在她也在!

“娘子,娘子,你怎么了?”慕玄看着路琳一直盯着自己,以为路琳哪里不舒服便对抓着他不放的路琳说道:“我和秦明来到这里,不单单是来玩的,这里很危险,我不想你受伤!”慕玄想安慰地拍拍路琳的肩时,发现路琳一直在躲着他!

慕玄有些奇怪地看着我,说:“是不是还是不舒服啊!”说着就要上手给我全身检查检查,我推开了慕玄,说道:“我是你娘子,我只想和你一起去经历风风雨雨,而不是一直被你保护的娃娃!”我的眼睛里不知道为什么会冒出眼泪来,我真的不想再看见他为自己受伤了,我只想和他在一块,我能为他挡住一些厄运或者危险,而不是他在那受伤,自己却无能为力……

慕玄没有说话,而是眼神一直和我对视,我不想弱下去,抬头看看他说:“你一直以为都是为我好,可是你没有问过我,我需不需要你给的那保护层呢!”一直以来自己都是仰视着这个男人,也一直在享受着他给的温存,却忘了他也会疼也会哭,我也想给他属于我的守护!

“玄,你能明白吗?就算我一时被你保护,可不能一辈子都能让你时时刻刻都在我身边!”我看着慕玄要转身走的节奏,拉着慕玄说道!

“好!我们一起去!”慕玄最终为了我妥协下来,我很是开心他能明白我的话,也同意了他说让我在一旁看着,只要他说安全了,自己才出来的唯一要求!我点点头,抱着已经化为一只像狮子狗一样大小的狮天狗!

“玄,我们要快点过去,我怕去迟了,女娃娃会—”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脑袋里全是女娃娃被秦明那个变态给折磨成什么样?

2017-2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