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秦明不会对那女娃怎么样?只不过会借用她找一样东西!”慕玄看我抱起狮子狗,眼神里充满了对女娃娃担心!

“东西?”我在慕玄怀里好奇地问道,我可想不到那个女娃娃身上有什么东西值得那个变态秦明去找的!难道还比他一直苦苦追寻的长生不老等东西重要吗!

慕玄抱着怀里的女人,边说:“娘子,就没有发现这里和外面的村子有什么区别吗?”

“这里没有人,外面村子有人”我不用脑袋想就知道这是一个很大的不同,可是接下来慕玄的话让我大吃一惊起来!

138章:八卦村回不来了!

“这里有人,只不过是八卦村死去的村民!”慕玄看见前面还有一段路程就回头对着我说着!我整张脸都一副不可思议地盯着慕玄说:“你说的可都是真的!”我吃惊地张大嘴吧,却没想慕玄正好从怀里掏出一个什么绿绿的东西来,一下子塞进我嘴巴里!我差点没被卡死,这人想干什么啊!

“咳咳咳!—”我被呛的有些不好受,但随后我感到嗓子里有一股暖流慢慢流到我的各个血管里,全身感到从未有过的舒服!之前因为闻到血的味道还有作恶的感觉,现在好多了!我全身都特别神清气爽!

“玄,你给我吃的什么?”我心情极好不似刚才那般忧心忡忡的样子,因为我太好奇了这个男人还有这么神奇的宝贝!

“就是一些丹药,我从一个老熟人哪里拐来的!”慕玄说着就想到那个老熟人—钱老,会不会发现他一直珍藏的碧血丹不见了,发起疯来呢!事实上在一处宅院里,钱老看着自己宝盒里空空的,那枚自己珍藏好久的碧血丹去哪里了?钱老几乎把整个宅子翻了一遍,也木有找到自己那个宝贝,到底是谁?钱老对着门外大吼起来…

“奥!谢谢你,夫君!”路琳知道慕玄一定是费了心思,所以自己也很感激他,那个压抑许久的两个字也脱口而出了!

慕玄耳朵很好,虽然自己娘子那两个字很小,可是他还是听到了,脸上露出难得一见的笑容!接着对他怀里的女人交代几下,遇事一定一定要躲到他身后!我撅着嘴摸着怀里的狮子狗向他点点头,他才快速地往前飞去!…

突然,慕玄看着我说:“娘子,我们到了!”慕玄说完,就搂着我躲进那靠近祭台的不远处树木里!此时,祭台上的秦明显然刚回来不久,发现自己带来的手下全部都死了!就当秦明环顾四周时,一个像孩童的声音祭台下面传来:“哥哥,是在找我吗?”那一双手正在拔着一个黑衣人的内脏,看见祭台上面的秦明说着!

我和慕玄同时吸了一口冷气,全身如同被什么东西给僵住了一样,不敢动也不敢说话!我躲进慕玄的怀里,往着外面看去!果然发现那女娃娃眼神里一直充斥着血色,且越来越多!原本秦明还以为是谁家小孩,可当看见女娃娃的眼眸和女娃娃的嗜血表情时,当下手在空中一摆,那个手持骨笛的少年便出现在秦明的身旁!

当那少年出现后,便双眼就没有离开过那个女娃娃,那少年脸色大喜,说道:“我主子,需要你快点拿到那件神兵器,看来有希望了!”一旁的女娃娃自从祭台底下爬上来就看见秦明在哪里打量着自己,一会又冒出一个小哥哥来!女娃娃有些不开心地往祭台上的两人走去,天真可爱的小脸,说道:“小哥哥,你可以带我回家吗?”

“小妹妹,我带你回家!”那个手持骨笛的少年上前就要去拉女娃娃,可是一下子被秦明给用法在其中开了一个口子,只见秦明说着:“我们还是先说正事!”那个女娃娃盯着少年一眼又看看秦明说:“大哥哥,要带我回家吗?”那女娃娃刚说完就被秦明一把用捆尸锁给束缚住了,那女娃娃面色无华,眼球突出,双眼滴血,唇如白蜡烛一般,如鬼煞一样恶狠狠地看着秦明!

正在僵尸群里厮杀的鬼夫妇像是突然着魔了一样,斩杀掉尸魁人头,后整个僵尸群便如炮灰一样消失在原地,那对鬼夫妇突然双眼如血,他们头顶上方如同白昼一般,原本漆黑一片的天渐渐地褪去暗色,天空上不断地有龙吟声传出,唐肆扶起要摔倒在地的牧渔,一跃便来到了一开始慕玄制伏尸魁的高处上!他怀里的牧渔全身在发抖,看着底下如图恶魔一样的鬼夫妇,心惊胆颤地双手抱着唐肆,说道:“唐公子,他们怎么了!”

唐肆静默几分钟,安抚一下怀里的牧渔说:“我们要快点离开这,这里很危险!”唐肆一开始就和慕玄约定好,他解决完这里便前往那被外面说的禁地之宝!唐肆和牧渔脚下开始地动山摇起来,唐肆喵了一眼那地面上的人,发现那对鬼夫妇消失不见了!他心里暗骂不好,估计慕玄那边有危险!

唐肆搂着牧渔,飞到几里外的一个高树上往禁地看去,发现那里只有十几个黑色衣裙的女人在那里看守着,估计那秦明还没有到吧!唐肆心里很挂念路琳,也不知道她和慕玄现在怎么样了!他怀里的牧渔看见四周已经安全了,便脸红耳热地从唐肆怀里挣开,当唐肆察觉到时,便立马放开牧渔,不好意思地讪笑道:“牧渔菇凉,在下不是有意的!”

“我知道,我们快点进去吧!”牧渔不敢抬头去看唐肆小声地说着,她心里很矛盾其实她很喜欢她家主人—慕玄将军,可是发现了琳姐和慕玄将军在一起,便深知自己配不上她家将军,就不想再去单相思了!牧渔心里很明白眼前这个自称茅山道士—唐肆,他好像对琳姐有种很特别的感觉,…

“小鱼儿,你先在这等着,我进去看看,如果慕玄他们来了你就跟他们说我进去了!”唐肆说完,便从树上跳了下来,这时,其中一个身穿黑色衣裙的女人跟那个好像是头子的长波浪卷发的女人说:“首领,我先下去方便一下!”那长波浪卷发的女人看了一眼那黑衣女人便摆手让她下去!

唐肆朝树上的牧渔一个微笑示意,便见牧渔从一处包裹里拿出两个像是白馒头的东西来扔给了唐肆,…唐肆突然摇身一变成为了一个身穿黑裙的女人慢慢接近了那个被村外人说是禁地的地方!其实那都是八卦村祖先说的一个谎,从他这几天以及从秦明那里得知,这里根本不是什么后山,而是一块风水宝地,里面灵力充足!这里四周被群山环抱如同一个屏障,让外面的人误以为这里群山环绕,也是他们口中的后山!

唐肆心里很奇怪,老村长曾经说过他们村子里每十年都会有新任村长去后山为村民祈福,唐肆心里很清楚,村长说的祈福只是个幌子,具体是干什么恐怕也只有历届村长知道了和那块在禁地门口竖起的一块天石知道吧!唐肆正往那块天石靠近时,他身后有一个同样穿着黑色衣裙的女人在后面把他喊住了:“你,去哪里干什么?”

唐肆心里有些想哭,如果此刻他转身估计会露陷吧!正当他犹豫不决时,此时那个长波浪卷发的女人看见天空上传来一个信号弹声音,便见这个被这些女人们尊称为首领的女人做了一个撤的手势,这些女人各个都朝着慕玄他们那个祭台上飞去!眼见着这些女人都离开了,唐肆的脚刚想再去那块天石时,有一个黑衣女人看着唐肆的背影说:“阿美,你快点!”

唐肆朝她摆摆手,意思马上就好了,那个黑衣女人才离开!就在这些女人们都离开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唐哥哥,我小花来找你们了!”唐肆脸上像白色龙一样,变红又变白的,这个小捣蛋怎么又回来了!而树上的牧渔也被小花用法术给送到树下来,牧渔看见小花身上没有掉下一块肉,这才放心下来,上前把小花搂到怀里!牧渔看着小花有些责怪地说道:“你这几日都去哪了?”

“一言难尽啊!以后我慢慢和你说,现在我们必须要进去找到那把神兵器!”小花拉着牧渔走到走到唐肆跟前说,见唐肆看向她们,点了一下头,这才走了进去!当他们三人从那块天石上路过时,便发现那禁地的大门上显示了一排字:擅入禁地者,死!

牧渔拉了一下小花说:“这里会不会真有危险啊!”牧渔看看前面黑乎乎的入口,又看看那口前出现的一排字,有些毛骨悚然地问着走在她前面的小花说着!

“里面没事,我强烈地感受到里面的神兵器与我产生了很大共鸣!”小花看着牧渔说,而走在前面的唐肆没有回头但也听见了小花的话,他知道小花也是一件神器,自然会与里面那件传说的神羽扇有所共鸣!只是他很好奇这小花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眼下四周没有人,所以唐肆手持一个火把,回头看着小花说:“你怎么会来这里!”

2017-25-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