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多时便见一个穿着异服的少年从树林里飘了出来,他的双手还拿着一支骨笛!当少年看着来人时,脸上微微不悦道:“秦少,我魔主虽与你有过协议,命我们前来助阵!但是这都一个多月了,你还没能拿下慕玄的人头!”那个少年面色阴冷地看着陷入僵尸阵的底下一些人,心头有些不对劲地说道:“那个人去哪了!”

秦明也擦觉到了少年脸色苍白起来,等秦明看着底下几人时,却木有见到那个慕玄的身影!秦明也当下吃了一惊,让手下黑衣人去底下查看一下!转头看着少年说道:“你们魔道就是这样与人合作的吗?”秦明手里暗暗发力,想一掌拍死这个看不起的少年!他的手还没出,就发现那个少年诡异地看着我说:“你最好别好了伤疤忘了疼,把我杀了,你认为你该怎么和我们魔主交代呢?”

少年说完,便一跃树林的枝头上,消失在这个月色中!一阵笛音不断从树林里传出来,外面的僵尸也灭不过来!阵里的鬼夫妇和苏小以及唐肆都是满脸倦意,应付着一匹匹来势凶猛的僵尸群,唐肆脸色苍白地说:“你们有没有觉得这些僵尸好像变的一次比一次厉害了啊!”

唐肆身后的鬼夫妇也是面容憔悴不堪地说着:“确实!”它们原本就是一介鬼魂,只因出世在这个神秘的村子缘故,无法投胎转世,遁入轮回之中…又因为这几次连续使用鬼力,它们的魂魄已经变得越来越不稳定了!

“等等!我们的娃娃去哪了?”那对鬼夫妇对着它们前面的唐肆说着,因为自从那一夜莫名其妙地死了之后,便飘到这里来!虽然它们从小就生活在这个村子里,但从来没有进过这个后山!也可以准确地说:这里,只要村子里的人死了之后就会来到这里!他作为八卦村老村长的儿子,也或多或少地从他们祖父的祖父那里听说过我们八卦村的传说!

其实我们居住的八卦村并不算是真正的八卦村,只因为那里埋葬着一座巨大的将军墓,那个墓据说是当时诸葛先生为他手下百万将军建造的,只因为聚集万千英灵,容天地之灵气,养育一块极圣之地!用来守护这里一个秘密,那个传说在禁地藏着一把上古神兵器,“神羽扇”,据神兵传上写道:神羽扇,源自盘古之妻—凤眸真身的一片神羽,后被神族后裔与七彩石共同打造出一把独一无二的神兵利器,凡是德高望重者得到此扇者,便都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有着先天的预知能力和无穷无尽的足智多谋!

帝王将相得此者,皆可用来改变天定命数,朝代更替!……他们八卦村的人从来没有进到后山来,这里也只有历代村长每十年进到禁地为村民祈福!八卦村祖训:乱入后山禁地,死!

男鬼也很奇怪,为什么这里才像真正的八卦村,甚至比村长要大很多,像一个镇子!这里就像是被八卦村祖先抛弃的镇子一样,只是为什么他们会迁到外面的八卦村而不是住在这里?难道这后山禁地曾经发生过什么,就被八卦村祖先抛弃掉了,后直接告诉后人那是一块不能碰的禁地!……

慕玄搂着路琳坐在狮天狗的背上,他们从牧渔口中得知女娃娃被秦明抢走了,而且还被秦明架在一个桑树干上,下面堆满了许多老公鸡的血!等慕玄赶到地方时,正好看见秦明的手下正在一个很大的青铜鼎里插满了香火,旁边还有几只活蹦乱跳的大公鸡,那些公鸡脖子被刀给割了一个口子,到处洒的都是鸡血!

那个女娃娃被他们绑在那棵桑树干上,两只手和两只脚被捆着,额头贴着一道符!从女娃娃的小胳膊被黑衣人用刀子,隔了一口子,那血一滴滴地往下流着!当女娃娃的心滴到地面上的鸡血时,令人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那女娃娃的血居然和公鸡血滴到一起,变成了颜色艳丽夺目的鸡血石!

路琳看着女娃娃痛苦的小脸,心里很是可怜这个没爸没妈的孩子,现在居然还被人大大的放血!那岂不会要了女娃娃的命啊!一个女娃娃的血又有多少去让这些黑衣人放呢!

136章:被遗弃的八卦镇

那岂不会要了女娃娃的命啊!一个女娃娃的血又有多少去让这些黑衣人放呢?路琳着急地拽着慕玄的袖着说:“快点救救那女娃娃!”只见路琳扒开草丛就要往那祭台上冲去,却发现自己的手被慕玄给牢牢地绑在他手上!路琳脸上又急又气地想骂慕玄没爱心,却不料这好色的男鬼直接就在她唇上印下一个吻,刮着路琳的小鼻子说:“我说过以后打打杀杀,我来做!我的娘子呢,只要负责貌美如花就好!”

“你…”我几乎无欲无求了,这色鬼就爱这样在自己面前耍帅!不过也挺管用的哈,我心里知道没有慕玄,自己也不可能救出女娃娃来!就在自己眼睛一直盯着那祭台上的几个黑衣人时,突然发现就在那个绑在桑树干上的女娃娃忽然眼睛睁的大大的,里面没有白眼球原本还是黑色眼珠子的地方充斥着如暗夜里的玫瑰一样诡异的红色,女娃娃的脸也十分木呐起来…

我回头想和慕玄说自己看到的诡异事时,嘴巴就被慕玄用吻给盖住了,自己想说的话也被堵在他霸道的温柔中!就在自己以为快要断气时,慕玄放开自己!他个二大爷的,居然给我定住了!慕玄,你长能耐了,你给我等着…我使劲地想动起来,发现自己连说话都不能,更别提想站起来去追慕玄了!我朝着慕玄的方向支支吾吾,严重抗议他的做法,却不料那色鬼脸上没有一点愧疚之色,来到我身边抱起我,他用只有我和他才能听到的声音说:“在这等我!为夫马上回来!”

“唔唔!—”我暗骂这色鬼就喜欢让自己当观众,他又跑去耍帅去了!我发现那色鬼居然跳到祭台上时,给自己周围施了一个法阵,我这边很安全但又能发现慕玄很细心地让自己能够更清楚地看见祭台上发生的事情来!我看着那道让自己安心的背影一直斩杀着那祭台上的几个黑衣人,一个大约穿着道袍的人似乎并没有擦觉到祭台上突然出现一道身影来!

正当那个穿着道袍的道士口中吐出一口水,全部喷在那堆鸡血石上面,只见那上面像是被煮熟一样在冒着热气!一缕缕白烟夹杂着刺鼻的烂肉味,正当祭台上的几个人捂着鼻子时!慕玄趁这时机,一脚踹飞几个抵抗的黑衣人!那被慕玄直接踹到祭台下面的黑衣人,在地下痛苦地哎哟着,有的胳膊腿都摔断了,在地上痛哭地翻滚着…

“来人!”那个老道士做完法事,便要一个黑衣人拿一把剑刺向被绑在树上女娃娃的心口上,只见那老道士冷眼旁观看着慕玄和台上几个黑衣人打斗,却对旁边的一个小道士说:“你去装几块鸡血石放在我们的衣袋里,然后右转就跑出去,你知道了吗!”那小道士向他师父点点头就去了,我站在底下看着想告诉慕玄,可是自己只能支支吾吾地看着……

“该死!”慕玄暗骂一声,却发现已经晚了!有个黑衣人趁着他与另外一个黑衣人打斗时,其中一个黑衣人很快跑到那个被绑住的女娃娃身边来,举起一把刀就往那女娃娃胸口刺去…就在这时天有异象,原本满天星辰的天空一下子亮了起来,遥远的空中传出龙吟来!只见从东方位置一下子有九条龙影在云雾缭绕着,时不时发出令天地晃动的声音来!

那个刺向女娃娃的黑衣人突然在女娃娃面前自燃起来,只见那黑衣人还没来及去痛苦地挣扎就被他身上的火烧的连渣也木有了!台上的黑衣人也多半被慕玄给解决掉了,只剩下在高处上的老道士了,只见慕玄冷眼看了那个牛鼻子就没有往高处上去,而是直接登上祭台,来到女娃娃的身边,伸手给女娃娃止住血,拔出那被黑衣人刺进的一把佩刀来!

“等一下!”我有些心烦意乱地想对慕玄说,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这一刻怎么回事?就在慕玄要去拔女娃娃胸口的佩刀时,我脑子里有一个声音在响起:不能拔,不能拔!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就是心很不安!我抬头看看天空,发现原本是黑夜的天空一下子变得如同白昼一样,是不是自己想太多了!因为我发现这种异象会不会和女娃娃有关,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只想让慕玄不要去拔那把刀!

我突然发现我可以说话了,自己也可以动了!就在自己想再去看看祭台上的哪个女娃娃时,我发现那个女娃娃原本闭上的眼睛就在慕玄走到她面前时,缓缓地睁开,且眼珠子里的血红色更多了!那女娃娃就在慕玄去拔她胸口的刀时,居然露出让人捉摸不透的笑来!

2017-2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