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厢里的人没有想到慕可艾居然能有胆子去勾搭韩瀚,而且韩瀚竟然没有一把推开还跟慕可艾聊了起来,顿时就有些吃惊。

莫非韩瀚不喜欢女人的传闻是假的?

慕可艾身上有一股特殊的香味,能让人感觉很温暖,很久没有人可以让韩瀚有这种感受了,韩瀚有一些失神。

“你的意思,嫌弃我身材差呗?”慕可艾将韩瀚拉回现实。

韩瀚没有说话,慕可艾继续侃侃而谈:“我还小,我还能第二次发育的,帅哥你确定要放弃跟未来歌坛小天后飙戏的机会吗?”

“还小?”韩瀚反问了一句:“据我所知,女性到了23岁左右就已经各功能发育成熟。”

“那又怎么样,我可以走萝莉路线啊!”慕可艾挺胸:“像我这么机智可爱的萝莉已经是世所罕见了!”

韩瀚修长的手指点了点头部。

“干什么?”慕可艾疑惑:“你对本萝莉帅到不能自理的脑袋有什么意见吗?”

“据我多年经验,你可能这里有点问题。”韩瀚回答。

“这件事情我们过后再说,”慕可艾见孟云哲等人都看向这边,连忙拉起职业式微笑,拿起桌上的一杯鲜红的曼哈顿鸡尾酒,在韩瀚耳边轻声道:“不如壮士先干了这碗大姨妈……呸,先干了这碗鸡尾酒?”

韩瀚依旧冷着一张脸,没有接慕可艾手里的鸡尾酒。

孟云哲等人还在一边看着,慕可艾不得不将鸡尾酒凑的更近一些,故意酥着声音道:“哎呦,不要害羞嘛,喝一杯怎么样?”

说完慕可艾倒是自己先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心道陪酒小姐这职业真不是什么人都能干的。

韩瀚看着慕可艾一副明明不情愿却还要露出微笑给他灌酒的样子,想到这女人不过是为了孟云哲的30万而惺惺作态,刚才的好感一下子烟消云散,随之而来的是一股厌恶感。

“既然想要那30万,露出这么不情愿的表情,似乎不太敬业吧?陪酒小姐?”韩瀚仍旧优雅的笑着,手却挥开了慕可艾递过来的鸡尾酒。

高脚杯摔在地上,鲜红的液体泼洒出去。

慕可艾没有防备,直接从沙发上滑了下来,白皙的手掌刚好按在那浸漫了鸡尾酒的玻璃渣上。

“嘶——”手掌上的疼痛使慕可艾倒吸了一口冷气,再抬起手来的时候,手掌已经被玻璃刺破,还有一些玻璃渣埋进掌心里,伤口被高浓度的酒精刺激,慕可艾瞬间疼的脸色都白了。

“你丫脾气还真是棒啊,”慕可艾磨牙:“能动手就尽量不吵吵?”

韩瀚皱了皱眉,平时的他就算不会接受女人推过来的酒,却也不会如此粗鲁地推开。

包厢里所有的声音都静下来了,众人没想到刚才还在窃窃私语的两人,下一秒韩瀚就翻脸了。

慕可艾抽了抽嘴角,自己排的戏,跪着也要演完。

“你这样,人家情绪波动会胸口疼的呀。”慕可艾顶着众人惊异的目光,头皮发麻的说。

“……”韩瀚眼角抽了抽,没有说话

慕可艾坐在地上,左手扼住右手手腕,一脸痛苦的样子明显取悦了孟云哲。

“呦,怎么,韩医生不喜欢我们的可艾小姐?”孟云哲笑着说道:“哦,对了,我倒是忘记了,我们韩医生那是洁身自好,到现在也没碰过女人呢哈哈哈……”

韩瀚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孟云哲,眼神中透着嘲讽。

韩家跟孟家是世交,两个人从小就认识,而韩瀚堪称孟云哲童年的噩梦,这个完美的“别人家的孩子”一直以来都重复的出现在孟云哲的耳边,让孟云哲对此咬牙切齿,做梦都想超越韩瀚一把。

“韩大医生,您说您这么多年没碰过女人,该不会是对女人过敏吧?”孟云哲调侃着,其他人也都纷纷附和。

“就是啊韩大医生,你不要害羞嘛,我们孟大少有的是女人陪你玩,是不是?哈哈哈……”

“哎,我说,韩大医生,您不碰女人,不会是因为……”孟云虚情假意的做思考状道:“该不会是因为喜欢男人吧?”

韩瀚沉默的听着这一帮人尽情的调侃,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他们。

孟云哲见韩瀚仍旧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没有他想象中的窘迫,于是更加放肆的嘲笑起来:“呦,喜欢男人这可就难办了,虽然说现在风气开放,但韩伯父韩伯母估计经不起这个打击吧?他们引以为傲的天才儿子居然是个同性恋,哈哈哈……”

“我喜欢的是男人还是女人,似乎不关你们的事吧?”韩瀚风轻云淡的挑眉,在学霸眼里,学渣的讽刺是毫无作用的。

“呦,我们不是在替伯父伯母担心么?”孟云哲阴阳怪气。

“有空替我父母担心,不如为孟伯父孟伯母担心担心?”韩瀚淡淡的看着孟云哲等人,眼神平静淡然,像一个置身事外的路人。

孟云哲变了脸色:“韩瀚,你什么意思?”

韩瀚开口道:“根据《行为心理学》所述,毫无节制的性行为是不安全行为,患艾滋病的几率远远大于正常人,如果一个人过度沉溺其中而不能自拔就很可能愈来愈容易步入迷失,愈来愈难以辨别是非,愈来愈无法知道究竟什么才是对的,什么却又是错的,恣意发泄的结果只能是引发道德的混淆和提高犯罪的几率。”

“我去……”刚想要站起来的慕可艾听着韩瀚一脸正经解释一件平常人羞于开口的事情,而且还是能载入教科书般的标准答案,这得有多么理性的思维才能抛世俗于不顾?慕可艾顿时觉得膝盖一软,又重新跪了回去。

不过……这个样子也蛮炫酷霸气吊炸天的啊,慕可艾莫名的想着。

而孟云哲等人也纷纷石化,被闪耀的学霸之光照耀的一脸懵逼。

韩寒皱眉,看着慕可艾跪在地上的姿势道:“你跪着干什么?”

慕可艾翻了个白眼,心道我会告诉你我只是想站起来结果被你吓回去了么?

“呵呵,没什么,被你帅跪了,站不起来。”慕可艾呲牙。

韩瀚:“……”

“你不是单纯的医生吧?”慕可艾问道。

韩瀚反问:“什么是单纯?”

“就是你不止会医术,还会别得很多东西,比如说心理学之类的。”慕可艾简单的解释了一下。

韩瀚“哦”了一声,十分不谦虚道:“我的确很不单纯。”

2018-2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