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可艾:“……”

孟云哲等人被闪耀的学霸光环笼罩,一个个面如菜色。

“韩瀚,你竟敢诅咒我得艾滋?!”孟云哲反应过来之后咬牙道。

“我只是向你展示了一个客观并且真实的事实,”韩瀚淡然一笑:“你要怎么理解是你的事情。不过说实话,跟你们呼吸同一片空气真让人窒息。”

孟云哲握拳:“韩瀚,不要以为你进修回来就高人一等!”

“我从不这样认为。”韩瀚耸肩:“因为就算我没有出国进修,我也高你一等。”

孟云哲呼吸变得有些急切,显然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

“怎么,想动手?”韩瀚丝毫不惧,挑眉道:“你知道人类与动物的区别在哪里么?你知道人类为什么可以主宰这个世界么?”

孟云哲沉默不语。

“因为人类拥有智慧。”韩瀚的手指点了点自己的脑袋:“当然,这个特点在你身上可能体现的不是很明显。”

慕可艾啧了啧舌,轻声吐槽道:来自学霸的暴击啊,读书人,啧啧,惹不起惹不起。”

韩瀚斜睨了慕可艾一眼。

慕可艾缩了缩脑袋:“呃,我的意思是,嗯……读书改变人生,读书是嘴炮的唯一源泉……”

“起来。”韩瀚冷声打断慕可艾的侃侃而谈。

“起不来。”

“为什么?”

“刚才被你帅跪了,现在腿软。”

韩瀚眼角又抽了抽,却也真的低下身子去扶慕可艾。

慕可艾惊讶的看了韩瀚一眼:“哎?”

韩瀚将慕可艾的手拿起来看了一眼,说:“抱歉,刚才的事,是我的错,我没控制好力度,你没事吧?”

慕可艾愣愣地看着韩瀚突然转变态度对他温柔体贴的样子,有些回不过神。

韩瀚眯眼:“我问你有没有事。”

“哈?”慕可艾反应过来,挥了挥手,差点甩了韩瀚一脸血:“哦,当然有事,你看这像没事的样子吗?”

“……”韩瀚真的仔细的看了几眼,说:“伤口不是很深,不会有什么大事,嗯……你是一名歌手,并且会弹钢琴?”

慕可艾瞪大眼睛:“你怎么知道?”

“从你进来开始,你喝的酒大部分都是酒精浓度不高的果酒饮料,唯一拿的一瓶烈性鸡尾酒是用来灌给我的,你在有意识的保护你的嗓子,所以我推测你的工作和你的嗓子有关。”韩瀚分析道:“你的手干燥柔软,手指上有长期缠胶布的痕迹,说明你长期练习某种乐器,但是这种痕迹很浅,说明你细心保养过,一个注重外表并且注重保护嗓子的女孩,有百分之七十的可能是歌手。”

慕可艾:“……你果然很不单纯啊!”

韩瀚说:“这就是我推测的全过程,你还有什么疑问吗?”

慕可艾摇头:“完全没有,向大佬势力低头。”

韩瀚点了点头,凑到慕可艾耳边轻声说:“如果没有别的疑问,我希望从现在开始你不要说话,我是一名医生,我知道怎样让你的手彻底报废。”

慕可艾瞬间瞪大了眼睛,下意识抿紧嘴巴猛点头。

韩瀚抬起头来,故意朗声说道:“你的手伤的很严重,我带你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慕可艾为避免双手报废,只能连连点头,一个字都不敢说。

“那我们走吧。”韩瀚将慕可艾扶起来,拉着她的左手就要往包厢门口走去。

“哎,等一下。”慕可艾突然叫了一声,停下了脚步。

韩瀚转过头来看了一眼慕可艾,神色冰冷,在慕可艾看来警告意味非常明显。

慕可艾顿时有些害怕地缩了缩脑袋,心想这丫的还是个人么?说他是冰山都委屈人家冰山了,分明就是一台直立型全自动外放空调,还是智能非遥控的那种!

“怎么了?”韩瀚温柔的声音在慕可艾耳边响起,手下的力道却不如声音那么温柔慕可艾疼的皱起眉头。

“你先放开我。”慕可艾甩开了韩瀚牵着她的手,走到孟云哲身边,用没有受伤的手抽出孟云哲手中的支票。

“孟少,这钱我就先收着了。”慕可艾笑道。

孟云哲抓住慕可艾的手腕:“本少爷还没有说给你!”

慕可艾冷笑:“孟少,你刚才的话在座的各位都听到了,这笔钱现在是我的劳动所得。”

孟云哲冷哼一声:“本少爷说不给,就是不给。”

“你!”慕可艾气结,眼里止不住的发涩,她酒也陪了,手掌也受伤了,孟云哲这个人渣还想怎么样?要不是急需这笔钱,她又何必如此委屈自己,把自己送上门来任由别人戏弄!

“《中国劳动法》关于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的相关法律,可能孟先生不是很了解。”韩瀚清朗的声音插进来,将孟云哲拉着慕可艾的手甩了下来:“需要我给您普及么?”

“韩瀚,你不要太得意了!”孟云哲气急败坏。

“怎么,不是你让她来服侍我的么?”韩瀚冷声说道:“现在我要带她离开,你有意见?”

“我——”孟云哲如鲠在喉,韩瀚说的事实令他无法反驳。

那30万的支票现在更像是给孟云哲的一巴掌,让他颜面尽失。

“总之我不满意,这笔钱你就得不到。”孟云哲扫了一眼慕可艾:“不信的话,你尽管去银行取吧。”

“孟云哲!你欺人太甚!”慕可艾气的大骂。

韩瀚皱眉,虽然说《劳动法》确实有关于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的相关规定,但是慕可艾和孟云哲并不是从属关系。

所以《劳动法》是不管用的,他刚才说出来,只不过是警告孟云哲,没想到孟云哲法盲到了如斯地步,歪打正着却给慕可艾制造了一个难题。

慕可艾咬牙切齿,那眼神恨不得把孟云哲生吞活剥了。

韩瀚却没心情去管慕可艾是不是能够拿到30万,所以他不耐烦的将气的发抖的慕可艾搂进怀里,在众人诧异而又暧昧的目光中走出了包厢。

“你放我下来,我要去手撕了那混蛋!”慕可艾怒气腾腾的挣扎着。

“如果不想让你的双手报废,就给我安静一点。”韩瀚将慕可艾搂的更紧了一些。

“你们根本就不知道30万对于我来说意味着什么。”慕可艾缩在韩瀚怀里,低声说。

“怎么,你要拿这30万去治脑子?”

“……去死。”

2018-2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