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可艾做了一个深呼吸。

摄影棚外零落的站着几个人,这是一次MV的试镜。

一次机会非常难得的试镜,如果试镜成功,高昂的出场费都是其次,露脸的机会对于一个默默无闻的新人来说可能就是通向成功的大道。

慕可艾再次深呼吸,她是一名歌手,作为一名有职业素养的歌手,她做梦都想让更多的人听到她的声音。

“我叫不紧张……我叫不紧张……”慕可艾一边深呼吸一边企图给自己做心理暗示。

突然间,摄影棚外面响起一阵刺耳的铃声——

“我有病啊哎~什么病啊哎~神经病啊哎~”

摄影棚外的窃窃私语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几秒钟之后,爆发出一阵轻笑。

尴尬的慕可艾走到一边小声接起了电话。

“您好,这里是第一人民医院,请问你是慕光的家属么?”电话里传来护士姐姐甜美的声音。

“我是他姐姐,我弟弟怎么了吗?”慕可艾一愣,没想到医院会给她打电话。

“是这样的,您的弟弟因为从高空摔落,造成开放性骨折,需要马上动手术麻烦您现在过来签一下字好么?”

“什么?”慕可艾差点拿不住手机:“那我弟弟现在情况怎么样?”

“手术还在进行中,具体情况尚不明确。”护士姐姐言简意赅。

“好,我马上过来!”慕可艾一边说一边拿起外套准备打车去医院。

“下一个!慕可艾!”导演的声音从摄影棚里传了出来。

慕可艾咬牙道:“导演,我现在有急事,您看能不能帮我调后面一点?”

“你有什么急事非得现在去办?”导演是个脾气暴躁的人:“现在的小年轻都是这样不用负责?!你现在就可以走了!我要不起你这样的歌手!”

“对不起!”慕可艾给导演鞠了一躬,就匆忙跑出了摄影棚。

慕可艾千辛万苦打车到医院签完字之后,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了。

手术室的红灯高挂,慕可艾坐在手术室外面,心思慌乱的等待着。

几个小时之后,手术室的红灯终于熄灭,慕可艾冲了上去:“医生,医生怎么样?我弟弟他没事吧?”

主治医生摘下口罩:“病人情况很糟糕,开放性骨折伴随骨髓炎,如果再晚一点我们就只能做截肢手术了,不过现在他的情况还不稳定,必须药物治疗,所需的费用可能会很高。”

慕可艾松了的一口气立即又提了起来:“需要……多少钱?”

“初期估计,应该在30万左右,如果病情恶化,可能会更高。”主治医生说完,就转身走了。

30万,对于慕可艾来说不是巨额数字,而是天文数字,以她现在的能力,是绝对拿不出30万来的。

慕可艾深呼吸,抬头把眼泪憋了回去,现在只有她一个人了,不管怎么样,她也不会让弟弟做截肢手术。

“喂,丽姐,我想问问能不能先预支下个月的工资……”

“大姨,我想借一些钱……”

……

几经辗转,慕可艾才借到三万现金,毕竟她的工资不高,周围的亲戚也不是什么有钱人,没有闲钱可以借给她。

慕可艾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出医院的,她只知道,如果没有钱,弟弟的腿就会被截肢。

慕可艾翻遍了自己的通讯录,最后拨通了一个电话。

“喂,孟云哲,我是慕可艾……”

孟云哲,慕可艾前男友,浑身上下散发着土豪的气息,无时无刻不在用行动告诉他人“老子就是没文化,老子就是暴发户”的有钱人。

“借钱?”孟云哲把玩着手中的高脚杯,里面鲜红的液体看起来高贵优雅:“慕可艾,你心挺大啊。”

孟云哲这句调侃让慕可艾有些恼火,她遇见孟云哲的那天肯定是忘了洗脸,眼屎糊了眼才导致她遇人不淑的惨剧。

“借不借,一句话。”如果不是没办法,慕可艾是不会向孟云哲这种土鳖势力低头的。

当初她要瞎到什么程度,才会觉得这小子身为高富帅却低调含蓄,是不可多得的对象人选?

“呦,你这是来借钱的?”孟云哲怪笑一声:“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来催债的呢。”

“妈的智……”慕可艾咬牙切齿的表情瞬间笑靥如花:“勇双全说的就是少年你吧?”

“借钱可以。”孟云哲笑了一声,价值20万美元的波尔多红酒被毫不优雅的一口喝光:“我在霓舞酒吧,你过来。”

慕可艾打车来到霓舞酒吧,现在是晚上10点,各色霓虹灯打在慕可艾的脸上,嘈杂的欢呼声钻进她的耳朵。

作为一名酒吧驻唱,慕可艾对这样的环境早就免疫了,径直穿过各色男女身躯扭动的舞池,来到酒吧的一个豪华包厢。

包厢里充斥着各种笑声,慕可艾扫了一圈下来,都是些富家子弟,就在慕可艾不屑的想着自己的儿子是这样的败家玩意早就打死算了的时候,她的目光扫到了角落里那一个男人身上。

男人大半边的脸都隐在暧昧的灯光下,但是慕可艾能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来各种高贵冷艳的气息,当别的富二代都拿眼光打量她的时候,这个男人一直盯着手中的高脚杯,里面晶莹剔透的蓝色液体看上去和他的人一样高贵冷艳,拿着高脚杯的手指修长白皙,骨节分明。

慕可艾突然就觉得这样一双手,如果拿起手术刀一定非常性感。

“来了?”孟云哲的声音把她拉回现实,然后大声说道:“来看看啊,绝世美女,慕可艾,我前女友。”

“呦,孟少艳福啊,这么正点的妞都玩过呢?”各种嘘声此起彼伏,调笑声不绝于耳,慕可艾面无表情的看着孟云哲:“我需要27万,利息可以按银行贷款的基准利率来。”

孟云哲伸手给慕可艾一张30万的支票:“只要你今天陪哥几个玩高兴了,这30万就是你的,怎么样,选一个吧?”

慕可艾很想脱下自己的耐克球鞋拍在孟云哲那张欠抽的脸上:“孟少有闲钱,拿大街上洒多威风,何必来这种地方充大头?”

“你的意思,这30万不想要了?”孟云哲作势要撕掉支票。

“孟少爷如此风流倜傥英俊多金,我当然是选……”慕可艾立即抢过支票,在包厢里转了一圈,指着角落里一直安静的坐着的男人说:“当然是选他了!”

隐在阴影里的男人抬起了头,俊美无俦的精致脸庞在暧昧的灯光下更加的撩人。

慕可艾立刻坐到男人身边低声说:“我掐指一算,你头顶桃花衰败,恐怕是要打一辈子光棍的不祥之兆啊,你只要陪我演完这场戏,我保证你以后的桃花纷至,怎么样,壮士,这可关乎你的人生大事啊!”

“哦?桃花纷至?”男人的声音如佩环相击,空灵动听,似乎有安抚人心的力量。

“对,别说桃花了,桃花树都没问题啊!”慕可艾诚恳道。

“那么……”男人笑:“我拒绝会怎么样?”

“拒绝?”慕可艾眯眼:“你要是拒绝,那你这一辈子都找不到女朋友只能去搅基。”

“恕我直言。”韩瀚微微一笑:“跟你的话,我觉得以你的身材,跟搅基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慕可艾:“……”

这他妈哪里来的毒舌男?

2018-2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