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真想把自己已经结婚的消息告诉院长奶奶,让她高兴一下。

只是,没人比她更清楚这段婚姻有多么不可靠。

想到那几乎可以算是把自己卖给洛城的刚好把孤儿院债款还完的十万块,莫浅浅心里有些黯然,突然之间特别害怕见到“债主”洛城。

乘坐公交车回到家,黑漆漆的房子显示它的主人还没有回来。

不得不说不用面对洛城让莫浅浅松了一口气,她找出昨天刚买的围裙围上走进厨房,准备做几个菜等上班的洛城回来。

洗菜,切菜。

红烧茄子,糖醋排骨和清炒金针菇陆陆续续摆到餐桌上。昨天来这儿的时候莫浅浅对这套房子的布局已经摸了个大概,这是典型的三室一厅一厨一卫的格局,除了主卧之外还有一间客房和一间书房,昨天来这里的时候洛城就对她说过那个书房里并没有什么贵重的东西,她要是需要在里面做什么可以去。

话是这样说没错,但是毕竟两人还是“陌生人”,莫浅浅半点都没有想过去打扰他的私人空间。

不过饭菜做好找不到事儿做的莫浅浅突然想起再过一个月又是孤儿院孩子去上学的日子了,到时候肯定要给他们买一些必须的学习用品,而且他们中间有的生来就带有病症,医院的花费也是必不可少的。这么一算,又是一大笔钱。

莫浅浅心里的那本账本让她寝食难安,她想到洛城的书房里有电脑,可以借用他的电脑去找一些招聘信息和广告,至少能赚一些钱。

这是她第一次来洛城的书房,打开门看去只见原木的书架占据了两面墙壁,上面全是密密麻麻的莫浅浅看不懂的书。书架的左面是一张黑沉沉的办公桌,办公桌的前方有一组沙发。整体来说风格冷硬,一看就是男人的书房,很有洛城身上的那种气场。

莫浅浅不敢多看,直接走到电脑桌前面搜索招聘信息,然后找一张纸记下来。

夜色越来越深,办公室里的洛城抬手看了看时间,时针已然悄悄指向凌晨十二点。

要是以前,在办公室里加班通宵那是常事儿,洛城半点都不会迟疑。但是现在他一想到还在家里等他的新婚妻子,竟然有些迫不及待地关上电脑,拿起外套和钥匙直奔停车场。

二十分钟后车开到了小区,从楼下往上看还能看到十三楼的那间屋子还灯火通明,灰色的窗帘也遮挡不了屋子里明亮的灯光。

她还没有睡?

洛城心里微微一动,利落地关上车门上楼。然而等他打开房门客厅却空无一人,只在餐桌上还摆放着早已经冷透的菜饭。

这一瞬,洛城整个人就像被一只蜜蜂蜇了一样,又痒又疼。这冷掉的饭菜证明至少还有那么一个人牵挂着他。

凌厉的眼里慢慢弥漫上暖意,洛城把外套放在沙发上,唇角带着笑意去找做饭的人。

他先去走晚上莫浅浅睡的客房看了一眼,但是客房黑漆漆的,床上的被子也还叠得整整齐齐,很明显莫浅浅没有来这里休息。望着空无一人的客房洛城的眉头渐渐皱起,握着门把手的手也缓缓攥紧。

从来没有人知道,洛城这个人其实是个精神病患者。

他不会胡言乱语,也不会带攻击性。但是他是个严重的偏执症患者,一旦有些东西超出了他的掌控,他心里的那些魔鬼就会冒出来。他们在叫嚣着,抓到她,抓到她……

灯光逆着,洛城棱角分明的脸庞隐在灯光的昏暗处。那原本带着温暖的目光也染上了诡谲的色彩,整个人犹如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锋利的獠牙极度渴血。

“你在哪里呢?”他温柔地轻轻关上客房的门,一手拉开严谨的领结,皮鞋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磕磕声。这时候只要有个人出来就能发现现在的洛城有多不对劲,恐怕会尖叫一声把她送到精神病院去。不过可惜,夜深人静,除了莫浅浅这个屋子里谁都没有。

一扇扇门被推开又关上,终于,在推开最后扇门的时候洛城看到了莫浅浅的身影。他脚步轻得可怕地走到书桌旁,眼睛错也不错地盯着趴在书桌上睡得正熟的莫浅浅,片刻后伸出手一下一下地抚摸着她披在背上的长发。

莫浅浅心里一直想着孤儿院的那些孩子们,哪怕睡着了也皱着眉头,睡也睡不安稳。洛城的手一落下来她就有些惊醒,嘴里嘟囔一声动了动身体转开头,这一个动作也把她手臂下压着的那张写着密密麻麻的字的纸露了出来。纸上写着很多招聘广告的联系方式,一排又一排,但是后面都画着×。显然莫浅浅对这些职位都很感兴趣,但是最终放弃了。

至于原因……

看过莫浅浅相亲资料的洛城比谁都明白。

谁会要一个高中都没有毕业,还坐过两年牢的人呢?恐怕就算她投千百份简历都不会被人录用。但是,莫浅浅还是固执地找了很久,以至于连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都不知道。

望着蜷缩在黑色椅子上小小一团的莫浅浅,洛城薄到锋利的唇稍稍向上扬了一下。他弯腰把电脑转向自己,单手在键盘上敲击着,不一会儿,一个界面弹出来。

“你这是在开玩笑?”电脑屏幕上这句话可以想象那头的人惊诧。

而被询问的洛城什么也没有说,只刷地一下退出谈话界面,心情极好地把再次睡熟的莫浅浅横抱起来,他的动作并不大,甚至可以说近似于无,但是莫浅浅睡眠太浅,还是有所察觉。这种身体失去依赖的地方的惧怕让她下意识向洛城的怀里靠过去,两只手揪住他胸前的衬衫。

“呵。”意味不明地笑了下,洛城望着怀里跟只撒娇的小猫一样的莫浅浅,轻而易举地把她抱到客房睡下。

也不知道是不是床铺和洛城身上的温度不一样,被放在床上的那一瞬间莫浅浅还有些不开心地嘟囔了一声。看得好笑的洛城把被子给她盖上,望着她安静的睡颜,洛城感觉到自己心里的那只野兽平息了。

不过,这是饮鸩止渴罢了……

2017-17-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