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七八点,窗外就有车辆的喧嚣声。

莫浅浅脑袋里一直惦记着找工作的事儿,听到响声就睡不着了,晕晕乎乎地从床上爬起来。

只是身体刚刚一动,她的脑袋就嗡地一下炸了。她不是记忆白痴,她清清楚楚地记得自己昨晚上在洛城的书房找职业信息,然后迷迷糊糊地睡着了,那么她现在为什么会躺在床上睡觉!

不好的预感笼罩了莫浅浅,她惊慌失措地掀开被子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当看到自己穿着的还是白天那套衣服的时候狠狠地松了口气。

不过,心里也渐渐有一个念头升起,该不会是洛城把她抱到床上睡觉的吧?

啊啊啊啊啊!怎么这样不小心!捂着头想撞墙,莫浅浅恨不得时光倒流回自己在书房睡着的那一刻,要知道虽然他们已经结婚,但是两人之间可是真真正正的只见过两次的陌生人啊。一次是在咖啡厅喝了一杯咖啡,第二次就是在民政局,怎么想都有一种羞耻感啊。

就在莫浅浅各种纠结的时候,突然传来敲门声:“我在楼下买了早餐,你要是醒了的话起来吃一点。”一句话,然后脚步声越来越远,直至关门声响起。

莫浅浅的心随着那声关门声猛地放下,她知道自己昨晚上一定没有跟洛城发生过什么,但是心里就是控制不住那股不对劲儿的感觉。现在他去上班了,正好给了她一个逃避的机会。

她打算今天先去外面找一些临时的兼职做着,比如发传单之类的,这样在找到工作之前至少能有一点收入。也能用这些钱帮帮那些孤儿院的孩子。

随便找件衣服穿上,莫浅浅洗漱了从浴室出来就看到餐桌上摆着一碗还冒着热气的粥和几个包子和鸡蛋,旁边碟子里还有两个小菜。一看就是从外面买回来的。不过……莫浅浅觉得挺出乎意料的,毕竟洛城那男人一看就是被女人追逐的对象,能买早餐回来已经很不错了。

而现在,他是自己的丈夫。

心里泛起一股不明不白的滋味,莫浅浅把桌上的早餐都吃了出去找事儿做。

下楼的时候还遇到一对出去打太极的老奶奶和老爷爷,老奶奶看到莫浅浅从电梯里出来好奇地看了她几眼,最后实在忍不住问:“这位姑娘,你也是我们这个小区的住户?”

“你这老婆子一天怎么这么话多,小心惹人嫌。”老爷爷胡子花白花白的,看着慈祥极了。虽然他嘴上说着嫌弃老奶奶的话,但是那目光一直停留在老奶奶的身上,满满的爱意让莫浅浅这个小年轻都看得耳根子发热。

她笑着回答道:“是啊,我昨天刚刚来这里住……”

“这样啊,怪不得看着你眼生呢?”老奶奶只是看到陌生的人问了两句,等确定莫浅浅真是他们小区的住户之后便跟着老爷爷相携离开。

望着他们二人离开的背影,莫浅浅这个刚刚结婚的人突然很羡慕。在她还没有被现实击垮,还对未来有幻想的时候她也曾经想过以后的人生一定要跟自己心爱的那个人一起过,他们一起看日出日落,一起坐听风雨,然后一起老去,一起死亡。

不过现在嘛……有这点时间还不如多挣点钱呢?

顶着正午火辣辣的太阳,终于在一家搞大酬宾的商场找到发传单这个工作的莫浅浅一手拿着一大叠传单,一边弯腰对路过的行人笑颜如花地推荐:“大家可以来看看,我们商场今天大酬宾了,所有蔬菜水果半价,特别划算——”

她话还没有说完,跟男朋友走一路的女人刷地一把把她手里的传单抢过去扔进垃圾桶,白她一眼嗲声嗲气地对男朋友说:“真是的,身上一股子怪味还一直凑上来,你是知道的,人家有洁癖嘛~”

被她挽着的男人看了莫浅浅一眼,安慰她说:“咱们下次离这些人远一点,这样你就不会难受了。”

边说着话两人边走,莫浅浅眨眨被汗水刺痛的眼睛,假装什么都没有听到地继续发自己的传单。这世界就是这样,既然你不能反抗,那么你只能在泥淖中挣扎,连别人的践踏你都不能反抗。

商场的传单发到下午三点便结束了,负责人还不错,给他们这些来兼职的人每人定了一个盒饭。莫浅浅连中午饭都没有吃,看到有盒饭就拿了一盒走到商场背面偏僻的地方吃。

简简单单的烧白菜和土豆,莫浅浅吃得狼吞虎咽。

就在她要吃到一半时,手机突然响了。

这时候谁会打电话来啊?心里疑惑,莫浅浅把盒饭盖上接通手机:“喂你好。”

“你好,请问你是莫浅浅小姐吗?”一个温柔的女声从手机话筒里传出。

“是,请问你……”

2017-1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