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上的阴笑来不及收回,手腕却被人扼住,二夫人脸色变得异常尴尬,转身喊道:“大嫂,你什么意思?我不过还是看着七七可怜,想给她抹点好药,以后也免得她疤痕太大,找不到婆家!”

七七眼神抖了几下,只这一眼,却在无形之中给了二夫人巨大的压力,不明白这凌七七一觉醒来,怎会像变了个样子一般?

几次挣扎却都挣脱不开七七的束缚,最后喊道:“凌七七,你可不要不知好歹才是,我给你拿药,你就应该感恩戴德了!”

七七嗤嗤一笑,从床上起身,看着二夫人指尖的药膏,低声说道:“婶婶,我不是说过了吗?药……可不能乱用!”

“你什么意思?我还能害你不成?凌七七你就是这么对待长辈的吗?看我不去告诉老祖宗……”

七七的眼睛冷了三分,而后压低声音说道:“婶婶,你可千万不要忘了,祖母可是我的亲祖母;但跟你……呵呵……”

“你……”二夫人有些迟疑不定,最后嚎叫道:“我是给你止血,老祖宗能说什么?”

“止血?那我可真要看看这好药到底怎么个立竿见影的法儿了!”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二夫人还未反应过来,掌心却一阵刺痛,低头看着那一条血痕,惨嚎出声:“娘哟,痛死我了!”

“呵呵,嘘嘘,婶婶,稍安勿躁……”

说完这句话,七七遂不及防将那乳白色的药膏一掌拍在她掌心之上。

……,……头上冒出细密的汗水,像是忍耐了许久,终于忍不住的一声惨叫,差点掀了房顶……

安静的大厅之上,除了正中央太师椅上坐着的一头银丝的老妇人,眼神阴鸷的望着四周,其他的人都已经低下了头。

却只有那二夫人,如今简直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喊着说道:“娘啊,你看看,你看看我的手……她凌七七就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鬼脱生的啊!她竟敢对我动手,您瞧瞧我这手,怕是要废了啊!”

老夫人抬眼看看一直被大夫人搂在怀中的女孩,气得龙头拐杖一锤地面,“孽障,你这是要做什么?你是翻了天了是不是?连长辈你都敢出手了?上次你加害素雪,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如今你竟又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七七心寒的看着不停咒骂自己的老妇;这本该是她的嫡亲祖母,骨肉相连;可却因为父亲的过逝,而让她有所不安,只能依傍在没有血缘关系的庶子身上,反而对自己的亲孙女大肆打压。

七七冷哼几声说道:“祖母,话可不能这么说……当初我与素雪在后院摔倒,你们口口声声都是我要加害她;可是如今破了相的人可是我,不是她……”

“你,你还敢顶嘴了?”老夫人挑眉怒斥,心火上升。

七七看着拥着自己瑟瑟发抖的母亲,轻轻的推开她的怀抱,向前走了一步,俯身款款下拜,低声说道:“祖母,七七不敢……只不过,今日的事情,七七可真是冤枉死了!”

没等老夫人说话,二夫人已经又开始一哭二闹三上吊,可就在这么个节骨眼上,门外跌跌撞撞冲进来一人,喊道:“夫人,夫人,不好了,小少爷不见了!”

大夫人闻听,身子一晃,差点栽倒在地。这下就算再偏袒,也知道凌耀祖是亲孙子的老夫人猛地起身,大声吼道:“你说什么?”

看着众人方寸大乱,七七微微皱眉说道:“耀祖不见了?那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派人去找?”

“大小姐,奴婢派人将院子都找了个遍,都没找到……”咏梅急的直哭。

“贱婢,你这个贱婢,若是耀祖出了什么事,我……”老夫人气得哇哇大叫。

“咏梅,既然府上找不到,那就出府去找……快!”

七七命令着;上一世就是在这时候,她的胞弟在府外出了事,以至于以后痴傻了一辈子,如今她决不能让这种事再次重演,她要守住凌家、守住母亲,更要保护好弟弟。

想到这里,七七的身子已经冲向大门之外……

门口热闹的街道上人来人往,七七焦躁的大声喊着:“耀祖,耀祖……”

身后一阵攒动的声音,七七转身,却是惊吓的说不出一句话来。

此时的耀祖正站在街道正中央,憨憨的肉脸惊喜的看着七七,挥着手奶声奶气的叫道:“姐姐……”

可他身后却是一片嘈杂之声,眼见着一头原本拴在木桩上的蛮牛,此时不知为何,竟挣脱了绳索,冲着耀祖冲了过去……

七七只觉得一股血直冲脑门,凄烈的大声喊道:“耀祖,让开!”

可是小小的幼童似乎并不理解,除了摇晃着手臂,并没有其他反应。

七七焦躁不安的四下张望,像疯了一般,一把扯过街道旁边一家卖胭脂水粉的小摊上的一块红布,而后站在街道的另一侧,跟发了疯一般的猛力摇晃着手中的红布……

终于,那头一直将目光锁定耀祖的蛮牛在瞟到街角的那一抹刺目的嫣红,鼻孔喷气,撂着蹶子调转的牛头。

满大街的人一阵惊恐不安的大叫,眼见着身前鸡飞狗跳的一幕,七七却来不及驻足欣赏,转身看着身后那头发疯的黄牛终于撇下耀祖向自己冲来,这才稍稍安心,只得咬紧牙关,继续扯着红布冲了下去。

一边跑着一边回头,看见咏梅终于抱起耀祖,这才放下心来,而恰在此刻,却又看到咏梅那一脸惊慌失措的表情,大声嚷道:“小姐,小姐小心,前面,前面……”

七七终于转过身,看眼见着就要迎面撞上的一匹漆黑的巨马,却早已来不及收住脚步……闭上眼,认命的撞了上去!

但人仰马翻的预料之中却没有发生,下一刻,整个人却腾空飞了起来,心里一阵冰冷冷的,七七睁开了眼,举目看到的却是一张凄冷冷的鬼面,那面具下面古井无波的眼神盯着她,鼻息间哼出一丝鄙夷的嘲讽之气。

七七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伸手一把揪住鬼面的衣襟,看着他那自额间飘扬下来的一缕白发,又见他一头乌丝,黑白相间之中,让她一丝迷茫,又有一丝惊恐畏惧,低声说道:“难道你是地府的鬼差?我又死了吗?”

2018-2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