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身被缰绳束缚,女子眼中露出猩红的血色,“擎玉昭,你对得起我……你的江山,你的一切都是我给你的!”

“住口,你这卑贱的女人;你下毒谋害先皇,罪不容诛……”男子冷漠的说着。

女人哑然的望着他,最后喊道:“卑鄙无耻……擎玉昭……你这个禽兽不如的东西,虎毒不食子,你竟连我腹中的孩子也不肯放过,你简直就不是人!”

“呵呵呵,姐姐,这你就放心好了,如今素素腹中已经有了陛下的骨肉,这皇家的子嗣,从来都不缺你这个……”

“凌素雪,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别忘了,你家道中落,是我母亲将你接回府上细心教养!”

“住口,你还好意思说?凭什么凌家的一切都是你的?就因为你爹是嫡出?我爹是庶出?凭什么?”

眼见着那对狗男女相拥而笑,鄙夷的眼神盯着她,凌七七掌心如刺,却徒劳的只能做最后的挣扎:“玉昭,算我求你,你看在我腹中有你孩儿的份儿上,你让我把他生下来!我求你了……”

“嗤嗤,凌七七,你求我也没有用;朕瞧着,你再拖延时辰,恐怕你凌家其他的各位可就要等不及了!”

脸色变得异常难看,心里好像有什么不好的预感,皱眉哆嗦着问道:“你,你什么意思?”

“呵呵,姐姐,你往那边看……”。凌素雪一双素白的玉手指向一侧,顺着她的指尖,七七艰难的扭过脖子,下一刻,却如五雷轰顶。

那刑场外的高台上,阴森森的百十颗人头立于上面,那死不瞑目的怨恨眼神,让凌七七好似置身在炼狱之中,胸口一阵腥甜,呕出鲜血,大喊一声:“不……”

凌七七泪水犹如雨下,可看在男子眼中除却讥讽,并无其他过多反应,讥讽的哼了几声说道:“夫妻一场,劝你还是跟他们早点团聚吧!”

说完这句话,擎玉昭抬起手来……四肢瞬间被绷紧的痛楚却不及心头半分,仰视着眼前的这对狗男女,七七喊道:“擎玉昭、凌素雪,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顷刻间一阵血腥的味道弥漫在刑场之上,那被车裂而亡的女子,到死都瞪着那双染血的双眸……

窗外淅沥沥的梅雨天气,一名妇人伸手在床上之人额头上轻轻摩挲,泪眼滂沱,“七七,你醒过来啊!你……”

床上之人不安的扭动着身躯,额头火辣辣的刺痛让她有些艰难的睁开了眼。

入目是一片鹅黄的幔帐,耳边却响起几不成调的哽咽:“七七,你可算是醒了,娘担心死了!”

七七眼神跳动了几下,张开嘴,喉咙干哑的声音如枯枝断裂般,低声说道:“娘?娘?”

一连几声的叫喊,其中包含着无数的错愕与不敢置信,床边的妇人却只是一边答应着,一边用水沾着她干涸的嘴角,低声说道:“七七,别怕,娘在这儿,都是娘没用……”

眼神随着视线转了许久,最后七七有些不敢置信的猛然坐起,额头上一阵阵刺痛一再的提醒她这不是在做梦,她竟然又活了?

就在七七继续发呆的瞬间,一人急匆匆冲进屋里,脸上全是慌张的神色,叫道:“夫人,不好了!二夫人她们朝着这边过来了!”

妇人脸上也露出一丝惊恐之色,慌忙起身,最后说道:“咏梅,你,你快去保护耀祖,七七这边由我来保护,我……”

听着母亲话中颤抖的声音,七七心头一阵凄凉;前一世就是如此。

父亲的早亡让祖母对这个家不再有任何期望,以至于她的几个叔叔都蹬鼻子上脸,总是欺负他们这几个孤儿寡母……

但如今老天既让她重生,她决不允许有任何人在欺负她的母亲,伤害她的弟弟……谁都休想!

门口传来雨滴拍打在油纸伞上的声音,一人还未现身,可讥讽的声音却已经刺耳的传了进来;

“哟,大嫂,我听说七七还没醒过来?这不是我说啊!她这身子也太娇贵了,不过就是跌了一跤,你瞧瞧,我们家素雪都安然无恙了,她怎么还没醒过来?不是准备骗咱们家药材吧?”

凌夫人双手紧握成拳,最后起身颤巍巍的说道:“七七自小早产,身子就比一般人弱;这次是老天保佑,她,她这才醒过来!”

“嗤嗤,她早产?呵呵,那怨得了谁?还不是大嫂你天生狐媚胚子,都有了身子还跟自家汉子勾勾搭搭的……要不说我那苦命的大伯这么早就被你吸了阳气……一命呜呼了!”

凌夫人气得浑身发抖,却又不敢说话。

七七坐在那里,抬眸看着扭腰摆胯走进来的女人,脸上那笑里藏刀的表情,可是与凌素雪有八分相似之处。

一想起凌素雪,七七只感到胸口一阵火在烧,最后张口说道:“婶婶今日这脸上的妆容倒是不错……”

“呵呵,你也看出来了?这可是城南最新开的胭脂坊里面最好的胭脂,怎么样?漂亮吧!”二夫人叫着。

七七冷笑了几声,说道:“漂亮,当然漂亮……想必婶婶抹上这东西,二叔看了,今夜一定会睡在你房中了!?”

谁知二夫人脸色一僵,就连那虚伪的笑容也撑不下去了,这凌家谁不知道二老爷花天酒地,家中的小妾通房七八个,对这个夫人早就是不闻不问,已经好几年不进她房里了。

二夫人听着七七的话语,气得绞着手中的帕子,她身后的丫鬟见着,立刻走上前去,低声说了几句,二夫人的眼珠立刻骨碌碌的转了几下。

扭着身子来到七七床前,好似可怜,又好似看笑话一般的说道:“哟哟,你说说,七七这眼看着就到了及笄,可如今却破了相,这下该怎么找婆家啊?”

大夫人眼中露出凄苦之色,二夫人心中这才稍稍得意。

下一刻,二夫人却猛然伸出手,一把将七七头上的药布扯下,那还渗着血的额头让七七痛得皱紧眉头,却见二夫人施舍一般的眼神说道:“七七,别说二婶不疼你,这可是上好的止血祛疤药……”

说完这句话,二夫人就挑了点什么,朝着七七的脑门拍来……

七七侧身,一把钳住她的手腕,冷笑道:“多谢婶婶……这是这药……可不要乱用才好!”

2018-2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