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着她的男子哼了几声,冰冷的口中吐出一串犹如冰刀般的话语:“自不量力的蠢货!”

下一刻,七七只觉得脖颈处一阵冷风飘过,空气中早已弥漫了浓重的血腥之味,这腥臭的味道,刹那间让七七想起前世,身子一阵痉挛,就这么双眼一翻,晕死在男人怀中。

接下来会是在温暖的房中清醒过来?呵呵,还真是痴人说梦。

单手劈刀将那头疯牛斩断头颅之后,一手钳着怀中已经昏死过去的女人,另一手提着血淋淋的钢刀,面具下的容貌却拧出一阵厌恶至极的表情,顺手将女子丢在地上,就好像她是一件肮脏的垃圾一般。

硬生生被摔倒在地,七七从昏迷中再次醒了过来,抬眼看着那刺目的漆黑鬼面与他手中明晃晃的钢刀,还未说话,就听见咏梅喊道:“小姐,小姐,你没事吧?”

七七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转身看着那头疯牛的尸身,一阵作呕;身前又有几人快步冲上来,说道:“摄政王,你没事吧?”

七七闻言一愣,摄政王?南楚摄政王?那岂不是如今的小皇帝的叔叔……先皇的胞弟?

想到这里,再次抬眸看了几眼,却见那男人已经转身说道:“给那人几两银子,算是赔了牛钱,回府……”

七七看着他的身影,来不及细想,已经冲了上去,一把扣住他的手背,低声说道:“摄政王,小女是前御医令凌墨白府上长女凌七七,今日有劳摄政王救命之恩,七七无以为报,请到府上,让七七以茶代酒,聊表谢意!”

男子沉默不语,就在七七等待之时,男子却陡然升起怒气,一把将七七甩开,而后有些厌恶的掏出帕子擦拭着手背,说道:“女人,小小年纪就知道用这伎俩勾引本王,可是不好!”

七七闻听,嘴角抽搐了几下,抬头看着那双充满厌恶神情的眸光,一瞬间恼羞成怒,嘲讽的轻启朱唇:“抱歉,摄政王,七七向来对一个已经能当我爹的男人不感兴趣!”

“嘶……”四周传来抽吸之声,可七七却是勇者无畏的与面前之人相对暗中较量。

身后有人怯生生的扯着七七的衣袖,七七拧眉转身,却见咏梅抱着耀祖,困难的吞咽着口水,而后低声说道:“小,小姐,都,都没人啦!”

七七听后,这才注意四周,只见刚刚还热闹繁华的街道,此刻竟萧条的好似一片孤叶扫大街的景象,再看着咏梅不停打颤的双腿,转身看着眼前的男人……这都是因为他?

男子看着七七变幻莫测的表情,眼中却除了厌恶还是厌恶;就在这时,身后传来怒斥之声:“七七,见到摄政王怎可如此无礼?”

七七转身,而后眼神又变得冷了几分,眼见着府门前此刻正搀扶着老夫人走过来的中年男子,他那如沐春风的和煦笑容中却隐藏着一丝残忍与狡黠,令七七厌恶至极。

凌墨轩一边打着笑脸一边说道:“下官见过摄政王,府上的侄女不懂事,还望摄政王不要怪罪!刚刚下官听闻摄政王救了七七,还请摄政王府上小坐片刻,也好让下官一尽地主之谊。”

男子冷眼看着这一幕,而后低声说道:“赤火,随本王去凌府小坐片刻!”

随身的一名男子点着头,将马匹的缰绳丢给后面的人,跟着男子大摇大摆的进了凌府大门。

此刻的大夫人眼见着七七与耀祖安然无恙,泪水涟涟的冲了过来……可老夫人却怒急的杵着拐杖吼道:“连个孩子也看不好,简直就是个废物!”

大夫人缩着脖子不敢说一句话,而咏梅怀中的耀祖却急的大声叫道:“不对,不对,奶奶,不要怪娘亲,是耀祖不好,耀祖只是想救姐姐!”

听着他的话语,七七眼中浮现一丝困惑,轻声问道:“耀祖这是什么意思?”

耀祖胖胖的双腿一落地,就哭着扑进老夫人怀中,低声说道:“是素雪姐姐说,姐姐脑袋上面破了个洞,再也不会醒过来了,要想让姐姐醒过来,耀祖就要到大街上去找神仙救命!”

众人闻听,视线在下一刻都聚集在凌素雪的脸上,却见她脸色一白,大声吼道:“娘,他胡说……啊……”

还没等她说完话,脸颊一阵刺痛,身子已经飞了出去,整个人像破布一般撞在门框之上,落在地上,众人还来不及反应,一双素手却已经掐在她喉头之上,那双翦水双眸好似染了血的红霞一般,阴冷鬼魅的嗓音自她口中滑出:

“凌素雪,你该庆幸今日耀祖无恙,倘若他伤了一根毫毛,我定要将你拆骨扒皮,剜心炮烙……”

七七想起上一世被凌素雪残害,如今胞弟又差点着了她的道儿,新仇旧恨,怎不让她恨之入骨?

其他在场之人却都被七七脸上狠烈的神情吓得半晌无语。

此时坐在高座之上,却有一人阴森森的低笑出声:“呵呵,今日凌大人倒真是让本王见识了,想不到凌家一直以仁爱素手,悬壶济世而闻名,但今日这凌家大小姐的所作所为,却让本王耳目一新!”

七七侧目看着那端着茶杯,似是讥讽的看着她的男人,缓缓起身,拍拍身上的尘埃,似笑非笑的睨眸说道:

“七七……不敢当,只不过今日事出突然,七七处于爱弟心切,才会这般失态;敢问,若是摄政王的至亲之人出了事,难道你就不会如此吗?”

这句话听上去云淡风轻,可世人谁人不知,如今能称得上摄政王亲人的,只怕只有皇位上那位尊贵的主儿了。

男子的眼眸在一瞬间瑟缩了几下,放下手中的茶杯,冷笑着说道:“如果连自保能力都没有,那还算得上是本王的至亲了吗?”

听着他如此冷酷的话语,七七却嫣然一笑,俯身下拜,轻声说道:“七七代幼弟谢过摄政王的教诲;日后……七七定然会教导幼弟,绝不任人欺凌这个道理!”

2018-2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