蓦地,他的眼神一沉下一秒动作就粗暴起来

“不要!”言墨羽大惊,拿起床头的烟灰缸就朝他头上砸。

厉岚深眸子一冷,抓着他的手腕骤然翻转,言墨羽顿时疼的龇牙咧嘴,烟灰缸掉在了地毯上,整个人顿时狼狈不已。

男人似乎没了兴致,起身冷冷的看她

“我讨厌不听话的女人。”

“我也讨厌暴力粗鲁的男人,厉岚深,信不信我去告你强奸!”言墨羽气死了,她这是刚从狼窝出来,又掉了虎洞。

可厉岚深比容暮景强悍太多了,她完全不是对手。

果然,下一秒就听见厉岚深道,“告我之前,先摸摸自己的口袋。”

言墨羽一噎,这男人还能再彪悍一点吗?

厉岚深对上她憋闷的样子,不急不缓的点了根烟,微凉的嗓音传来,覆着一层淡淡的蛊惑,“言墨羽,你要的我都能给你,不过,我这人不喜欢被拒绝。”

他的冷意直达眼底:“既然写在了我的户口本上,你最好认命,否则吃亏是你自己。”

他话里的威胁,言墨羽听懂了,暗暗握紧了拳头问,“你为什么要娶我?”

男人高大的身形在灯光下形成一道影子,犹如无形的压力把她团团围住,“因为,你欠我的。”说完,他迈着大长腿上就出去了,临走前冷声道,“别想逃,除非你想连累整个言家。”

什么欠他的?

言墨羽一晚上都没有睡好,噩梦连连。

第二天一早,她起床的时候才想起来自己没有衣服可穿,

她深深感觉到这个世界对她的恶意。

就在她懊恼的时候,厉岚深推门进来了,她吓得惊呼一声,赶紧用被子盖住身体,“你、你怎么不敲门?”

厉岚深眉毛一挑,朝她走过来,“你哪里是我没看过的?”

“厉岚深!”她咬牙,紧紧抓着被子,恨不能把被子当成他,撕个粉碎。

厉岚深看她一眼说:“把药吃了。”

言墨羽一愣,什么药?

他看一眼床头,言墨羽顺着看过去,就见一盒药摆在那里,还有一杯水。她狐疑的拿过来,就见上面几个扎眼的大字:事后紧急避孕。

厉岚深走向衣帽间:“以后自己准备,记住——”他取下要穿的衣服,转身看她,“你没有资格生下我的孩子,否则,后果不是你能承担的。”

言墨羽握着杯子的手一颤,气的眼眶通红,赌气似的仰头把药吞下去了。

没多久,管家敲门进来,手里拿着套衣服,就连内衣裤都有,虽然管家是个上了年纪的妇人,可言墨羽还是羞红了脸,说声谢谢,裹着被子就往浴室跑。

等她洗漱完出来的时候,厉岚深已经走了,她不由呼了口气,看一眼时间怕是要迟到了,拿着包包就要出门,可是刚走到门口,就被保镖拦住了。

“言小姐,请回。”

言墨羽皱了眉头:“我要去上班。”

“总裁交代,你不能擅自离开。”

“为什么?让开!”

“没有总裁放行的命令,言小姐还是回去吧。”

短短一天时间,言墨羽觉得自己要气成河豚了,咬牙问,“厉岚深去哪里了?”

“总裁去上班了,言小姐请回。”

还不等她再说什么,保镖已经冰冷冷的把门关上了,她气得用力拍大门,“你们再不放我出去,我就要报警了!开门啊!”

管家默默的走过来,淡漠而恭敬的说,“言小姐,吃早餐了。”

吃毛线吃,她都要气死了。

下午厉岚深回来,居高临下看着她,“你打算绝食?”

言墨羽磨牙嚯嚯,瞪大了眼睛愤愤的看着他,“你凭什么囚禁我?我要去上班!”

“好给你跟容暮景给我戴绿帽子的机会?”

什么绿帽子,她言墨羽是那么没有节操的人吗?

她说:“你放心,我现在对容暮景没有半点兴趣,不会让你的帽子变颜色!”

厉岚深挑眉:“那就辞职。”

言墨羽气的胃疼:“我好不容易才做到销售经理的位置,你让我现在辞职?厉岚深,你简直霸道不讲理,无理取闹的可耻!”

厉岚深看她一眼:“不辞职,就别想从这里出去。”

言墨羽张牙舞爪就扑过去了,结果直接被厉岚深扣在怀里,霸道的吻落下来,强势而粗鲁,下一秒她的衣服就被撕破了,雪白的肌肤暴露在空气里。

“不要!”言墨羽惊恐的叫起来,试图反抗。

厉岚深不需要费多大力气就把她的制服了,把她压在餐桌上,犹如一只破碎的玻璃娃娃,美丽而撩人。

言墨羽却羞涩无比,又哭又骂,“厉岚深,你这个混蛋,你不得好死!”

“看来还是没学乖。”

,“告诉我,要不要辞职?”

言墨羽尚存的理智迫使她摇头,努力挺着脖子,泪眼婆娑的看他。

厉岚深很快脱了衣服,不顾她的眼泪,肆虐的占有了她。

言墨羽承受不住他的激狂,只好苦苦哀求,“我答应,我什么都答应……我辞职……厉岚深,不要了……”

厉岚深这才满意的伸手给她擦擦眼泪:“这才乖。”

他的吻轻柔的落在她唇上,言墨羽恨不能张嘴咬下他一块肉。

厉岚深开车送她去容氏,言墨羽下车得时候,他冷冷警告,“别给我耍花招。”

言墨羽没说话,径直朝顶楼走,门都没敲,直接推开了容暮景办公室的们,一份辞职信就放在他面前了。

容暮景正恼怒言墨羽嫁了个比他更好的男人的事情,现在看见她,更是气不打一处来,阴阳怪气的问,“怎么,成了厉夫人,不屑来我这小公司上班了?”

言墨羽心底掠过一抹厌恶,冷声说,“对,看在你这个破产的小公司我看不上了。”

容暮景脸色一沉:“言墨羽,你真是个人尽可夫的女人!这么快就爬上别的男人的床了,我真是我小瞧你了。”

容暮景一番话让言墨羽着实错愕,一抹无名的怒火从心底燃烧起来,她爬上别的男人的床?那她想问问,这一切都是拜谁所赐?!

她真是觉得讽刺,自己最珍贵的五年感情,现在却恶心的让她想吐

2018-2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