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墨羽脸上翻云覆雨的表情落在容暮景眼里,全都成了她的炫耀,他恨恨的皱着眉头,嘲讽道,“做了婊子就别立牌坊,言墨羽,你真以为厉岚深能看上你?我告诉你,你不过是他的挡箭牌,别做梦了!”

“到底是谁做了婊子还立牌坊?”言墨羽拍案而起,“容暮景,要说背叛也是你先背叛,你还能不能要点脸了!”

她真是瞎了眼,爱了这个男人五年。

对上容暮景错愕的眼神,她说,“从今以后,我们一刀两断!”说完,她转身就走。

想起这五年,为了跟容暮景在一起,她几乎跟言家断绝了所有所有关系,这五年她顶着不被父母原谅的委屈,一直陪在他身边。

她原本以为他们会幸福,以为他就是她这辈子的良人,为了他,她什么都可以不要。却没想到,她全心全意的付出,到最后换来的却是他的背叛,他的糟践。

她这是五年来第一次在他面前发脾气,她受够了!

只是,才刚走出容氏的办公大楼,她就看见不远处一亮熟悉的车子,而车上下来的正是吴菲菲和容暮景他妈。

难道说,其实容夫人早就知道容暮景和吴菲菲的事情,只有她被一直蒙在鼓里?

一时间,她觉得自己就是个笑话,枉费她还尽力尽力替容家卖命这么多年,原来在他们眼里,她不过是个白痴。

“哟,这不是厉夫人吗?都跟厉总裁结婚了,怎么还来我们容氏?”吴菲菲啧啧两声,极尽嘲讽的说,“我们庙小,怕是容不下您这座大佛了。”

的确容不下,容氏现在摇摇欲坠,怕是用不了多久就要破产了。

容老夫人夫人看言墨羽的眼神也是厌恶至极:“都跟我们暮景分手了,还在干什么?真是个扫把星,如果不是你,我们容家也不会是现在这样,真不知道你是不是勾结了外人想要对付我们。”

言墨羽看着容老夫人,这就是她尽心尽力伺候的自以为会成为她婆婆的人,用得着她的时候巧舌如簧,现在用不着她了就是这副恶毒的嘴脸。

“妈,你可别这么说,人家现在是厉夫人,指不定哪天还能帮咱们呢,咱们可得好好供着,多烧点纸钱呢。”吴菲菲得意又恶毒的说。

言墨羽满地冒火,就听见容老夫人说,“我们容家可不求这种贱女人,刚跟我们暮景分手就迫不及待爬上男人的床,啧,一身吻痕,也不知道遮遮,真是世风日下。”

言墨羽下意识捂住自己的脖子,吴菲菲咯咯笑出声,“捂什么捂,敢做不敢认啊?”

言墨羽眯紧了眸子,冷冷看着她,“我到是真不如吴小姐敢做敢认,抢别人的男朋友还理直气壮,好要脸的。”

“你胡说什么!那是暮景恶心你,我跟暮景才是真心相爱,要不然为什么五年他都不娶你,这么几天就跟我结婚了?”一直以来吴菲菲都很在意自己第三者的身份,被戳了软肋,马上跳脚。

言墨羽不置可否的耸耸肩:“是啊,那祝你们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吴菲菲脸色骤变,像是被刺激了,恼羞成怒,伸手就去打言墨羽。

“啊!”

一阵痛呼传来,却不是从言墨羽嘴里,而是从吴菲菲嘴里发出来的,紧接着被人用力一推,吴菲菲就倒在地上了。

“谁啊,不想……厉、厉总裁……”看清楚来人,吴菲菲脸色骤变。

容老夫人的脸色也是青一阵红一阵,心虚的不敢看厉岚深。

厉岚深没有看她们,而是脸色幽暗的看着言墨羽,“我是这么教你的吗?谁欺负你就给我欺负回去,出了事我负责。”

容老夫人和吴菲菲脸色刷白,言墨羽站着没说话,只觉得心里一阵悲哀。原来自己的五年,就是被人笑话的五年,真可悲。

“老婆,走了。”厉岚深搂着她的腰就走,直到上了车,才眼神凌厉的看她一眼,“没出息。”

言墨羽根本没有听见他说什么,一个人茫然的看着窗外,一脸凄然。

厉岚深以为她在难过容暮景,脸色一下子就变得冷酷了,车速飞快,吓了言墨羽一跳。

一到家,厉岚深就把她压在床上了,言墨羽惊呼,急忙推他说,“时候不早了,我去做饭。”

“用不着,做饭是佣人的事。”他的膝盖已经卡在她腿间了,“记住,你是厉夫人,这个家的主子,就算在外面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随便欺负的!”

言墨羽愣了下,他在生气她今天被欺负的事儿?

她紧张的吞了口口水说:“我知道了,你、你先起来……”

“做错事情是要受到惩罚的。”

言墨羽疼的眼泪都流出来了,厉岚深看着她,却依旧冷冷的说,“敢对其他男人念念不忘,这就是你的下场!”

言墨羽觉得自己快死了,挣扎不开,只能任由他为所欲为。

第二天一早,厉岚深带她去商场买衣服,随手指了一堆衣服对言墨羽说,“去试。”

言墨羽愣了下说:“我有……”

“我不喜欢听废话。”

厉岚深一句话就堵住了言墨羽的嘴,想起他昨晚的禽兽,她还是忍着怒气进了试衣间,换好一件就出来给他看看。

厉岚深拿着报纸在看,头抬也不抬,永远只有一个字,“换!”

言墨羽换了一件又一件,感觉都快虚脱了,厉岚深还一副高冷的样子,换换换。

言墨羽快要爆发了,服务员赶紧战战兢兢的走到厉岚深面前说,“厉总裁,都已经试完了。”

厉岚深从报纸里抬起头说:“穿这件,其他尺码合适的全部包起来。”

服务员眼前一亮,马上大声说,“是。”

厉岚深居高临下看言墨羽满是怒意的眸子,拨了拨她的头发说,“待会儿去试鞋子和首饰,中午跟我回厉家。”

言墨羽一愣,虽然跟厉岚深这婚结的很诡异,可到底是冠上了厉太太的头衔,是应该去见见他父母。

想了想,她问,“你爸妈喜欢什么,待会儿我去买。”

厉岚深冷笑:“这么快就进入角色了?”

言墨羽一噎,在心里暗暗骂他变态,神经病。

可厉岚深居然带她去买内衣裤,她分分钟暴走了,咬着牙问他:“我还用在你父母面前表演内衣秀吗?”

“如果你十分喜欢,可以在我面前表演。”说完,他指了几套性感到言墨羽从来不敢尝试的,又看看她的身材说,“这几套都要了。”

言墨羽追在他身后骂他猥琐老男人,他冷冷回头,笑的嗜血,“晚上我会亲自告诉你,什么叫猥琐老男人。”

2018-2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