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梯镜子里的许真真泪流满面,十分狼狈,她很庆幸,此时此刻,电梯里只有她一个人。

一年多前,她是多么幸福,她不止一次地想,为什么命运要捉弄她,让她落得这样悲惨的地步?

回想两年前,刚研究生毕业,她有她爱的父母,有爱她的男朋友王霆芝。可是命运给她开了一个大玩笑,她的幸福一夕之间全部倾塌。

王霆芝突然消失、爸妈们外出旅游遭遇车祸身亡,半个月之后,她从新闻上看到王霆芝与富家千金订婚的消息。

王霆芝是豪门子弟,两人家室地位悬殊,他母亲甚至曾私下里找她谈过话,让她放弃王霆芝。就在她最无助的时候,她听闻,消失许久的王霆芝订婚了。

听到这晴天霹雳的消息,她不敢相信,要去找王霆芝问个明白,可是王霆芝就像是有意躲着她根本不见她。

万分失望,心灰意冷,她后来的日子变得浑浑噩噩、魂不附体。后来,一直是江建业陪在她身边,他拼命安慰她、鼓励他,体贴入微,陪她度过了人生最难熬的时光。

绝望之下,她稀里糊涂地答应了江建业的求婚。没有婚礼,也没有钻戒——当然她也不需要这些。

婚后,王建业说他想创业,他想让许真真拿出她父母的遗产帮助她,她二话没说,掏出了自己所有的身家。江建业不想他母亲在农村寡居,他把老人接到家里来,说不放心请保姆,让她辞职照顾老人家,这样他才能安心创业,她二话没说,辞去了自己高校讲师的工作。

她做这一切,与爱情无关,只是为了感念在她最困难的时候,江建业对她的照顾之情。

冬天的深夜,寒风呼啸,许真真一边抹眼泪一边漫无目的地往前疾走,回忆起过往的一切,别人滴水之恩,她涌泉相报,却换来如此冰冷的结局。

许真真觉得自己真傻真愚蠢,简直蠢透了!等到眼泪流干了,她顶着肿胀的眼泡,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已经走到了市郊。月黑风高的郊区极不安全,这时,一辆白色的玛莎拉蒂停在许真真脚边。

车窗摇下,一个英俊的侧脸展现在许真真面前。尽管许真真两个眼睛有500度的近视,没戴隐形眼镜的她,看不太真切,只能依稀辨认出轮廓,和大致的五官形体,却已经直觉很帅气。

更奇怪的是,她总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上车,我送你回去!”

这声音……好熟悉、好亲切,男子的声音与王霆芝的声音很像,都是那么温柔。莫名的好感,让她没有拒绝对方的好意,致谢后顺从地上了车,坐在后座。

刚坐下,手机铃声响起,是江建业的电话。许真真紧紧地握着手机,白皙的手背上青筋暴起,她绝望地盯着手机屏幕,任凭手机响着,直到铃声停止,也没有接通电话。

男子见她没认出他,索性将计就计状,问她:“你跟老公吵架了?他对你不好吗?你这么晚在外面瞎逛,他应该会很担心吧?”

江建业会担心她?他正在别的女人怀里风流快活呢!

许真真摇摇头,忍住眼泪说:“你猜的没错,我跟他吵架了。他对我不算好也不算坏,反正我对他从没什么期待。”

男子嘴角扯出好看的弧度:“我听说,女人只有在不爱一个男人的时候才对她没有期待,所以说,你不爱你现在的丈夫?”

许真真把头垂的更低了,双手不安地搅在一起,长发遮住了她的脸,现在她恨不得变成鸵鸟,一头扎进雪堆里,不用去面对残酷的现实。

2018-1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