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十点多,隔壁女人尖锐的叫床声吵得婆婆睡不着。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真真,你去二单元跟这家人沟通一下,这惊天地、泣鬼神是叫床声,整的整栋楼的人都睡不着!”

婆婆催促着许真真。

“哦,我刷好碗就去。”

许真真把刷的锃亮的碗放进橱柜,拿着钥匙出了门。

她家住在一单元九楼,而叫床声音大的女人住在二单元九楼,两家卧室只隔着一堵墙壁,所以住在主卧的婆婆深受荼毒。

这种情况持续大半年了,几乎每隔两天,隔壁女人都会发出销魂的叫床声。

许真真一边下楼一边想,叫.床声音又大又销魂,说明隔壁女人很性福,她跟她老公感情一定很好,她老公一定很爱她。

不像她跟江建业,结婚还不到一年,每天除了必要的交流,几乎无话可说,更别说什么夫妻生活了。

“不过这样也好,反正我心里的人不是他。”

许真真坦然地想。

眨眼间就到了门口。

这不是她第一次来了,前两次也是因为这个来沟通,不过是白天来的,家里没人。

在门前来回踱步,犹豫了很久,才小心翼翼地按下门铃。人家正在欢爱,这个时候打扰,似乎,有点不太地道。她心中开始打退堂鼓,毕竟邻居要以和为贵,正当她准备转身回去的时候,门开了。

不好意思抬头看人家,她这个时候来敲门,打扰了人家,那人家在心里还不骂死她?不过转念一想,她是被叫床声打扰的受害者,没什么理亏的。

抬起头的那一刻,许真真很后悔前来,很后悔抬头。因为站在她面前的男人不是别人,而是她老公江建业。

一瞬间,许真真脸色由忐忑变成吃惊,她的嘴唇止不住地颤抖:“建业……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最后,她声音越来越小,声线越来越颤抖。男人先是吃惊,不过很快就恢复淡定。

男人上身光着,下身穿着居家长裤,脚上踩着一双棉质居家脱鞋,悠然地扶住门框,脸不红心不跳地说:“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

许真真浑身颤抖,结结巴巴说不出一句话来。而这个男人此刻连一句解释都没有,就那么无所谓地靠在门框上,像看小丑一样看着她。

“建业,是谁在外面呀,真讨厌!赶快打发走!人家还等着你呢!”

屋里传来一个娇媚的女声。

许真真很愤怒,这个时候她最想做的是,扬起手来给王建业这个王八蛋一巴掌,可是她浑身的力气像是被人给抽走了,连手都抬不起来。

“许真真,回家等我!”男人说完,“啪”一声关上了门。

许真真多希望这是一场噩梦,等梦魇散去一切都恢复如常,望着冷冰冰的门,她有气无力地缓缓蹲靠在门前,把头埋进膝盖里,小声的哭泣着。

没过几分钟,屋里传来一阵阵女人娇媚的、缠绵入骨的叫声。许真真再也忍受不了,她猛然站起来,抬起手,用毛衣的袖子胡乱地擦了擦眼泪,然后跑进电梯,落荒而逃。

2018-1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