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齐云晖并没有清醒过来,他一个转身,伸手抱住了齐云萝,手不由自主地伸了下去。

齐云萝满面通红,轻轻环住了齐云晖的脖颈,齐云晖微微一笑,伸手一下子扯掉了齐云萝的贴身内衣,一手在她胸前游走着,一手抚上了她的脊背,缓缓地向下滑动着。

齐云萝轻轻喘着气,齐云晖微闭着双眼,听着齐云萝的声音,不由得动了情欲。他一捏齐云萝的下巴,低头吻了下去,可双唇刚刚够到齐云萝的脸前时,齐云萝颤抖地说道:“哥……你……”

这一声猛然唤醒了齐云晖,齐云晖听了这个“哥”字,浑身一激灵,睁眼一看,齐云萝绯红的面颊上方,双眼紧闭着,小口微张,轻轻地仰着头,裸着身子缩在他怀里。

齐云晖身子一震,已经伸到了齐云萝腰下的手急忙抽了出来。他大叫一声,一个翻身摔下了床。齐云萝赶快爬了起来,“哥!你没事吧?”

“你、你、你,你怎么会在这?”齐云晖的嘴已经完全结巴了。齐云萝通红着脸,一声不吭。

齐云晖哆哆嗦嗦地捡起了地上的蟒袍,披在了身上,齐云萝一丝不挂地坐在床边,双手握在胸前,低着头望着地面。齐云晖勉强穿上了衣,一眼都不敢看齐云萝的身子,转身踉踉跄跄地扶出了房门。此刻他的脑子中一团乱麻,一路冲出寝宫,连守在门口的师小七都没有发现。

齐云晖走出蟒龙宫,柳承音还在门外等着齐云萝,两人见面都是一愣。齐云晖衣冠不整,扣子也只系了三、四个,柳承音见了这场景,脑子“嗡”地一声,差点没站住,齐云晖扫了柳承音一眼,“你是?”

“启、启禀大王,”柳承音连忙俯身行礼,“臣是新任控鹤营副指挥使柳承音。”

“控鹤营?……”齐云晖暗叫不好,“你是……陪兰溪……”

“臣随……呃……兰溪公主来的蟒龙宫……”

柳承音说着,抬头看了齐云晖一眼,齐云晖颇为尴尬,两人沉默了一会儿,柳承音低声问了一句:“公主还在……”

“她她她还在宫里!”齐云晖说完,脸瞬间涨得通红,柳承音长吸了一口气,“大王你不会是……”

“孤什么都没做!”齐云晖大喝了一声,柳承音吓了一跳,急忙低头说道:“大王低声!”

齐云晖静了静心神,“你听着,”他一把揪住柳承音的衣襟,“都有谁知道公主来这边了?”

“啊?”柳承音想了想,“应该……应该是没人知道,臣自己陪着公主过来的……”

“你现在,快去叫一个宫女,”齐云晖双目圆瞪,顶着柳承音的瞳孔,“叫她快来接走兰溪,你要谨慎行事,千万不能让别人知道,听见没?”

“啊,臣马上去!”柳承音刚要转身,齐云晖突然拽住了他的衣袖,“等等!你先别去!”

“啊?大王还有什么吩咐?”

“你……你别叫人了,”齐云晖思来想去,“多一个人反而危险,你是控鹤营的副指挥使,对么?”

“是啊,大王有什么……”

“你听着,这件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办好了,孤一定保你平步青云,赏赐不尽,听到么?”

“大王,臣一定……”

“好了,”齐云晖一眼瞟见前面匆匆忙忙跑过来一个內侍,急忙说道:“你现在自己进去,把兰溪弄回她的寝宫,这件事谁都不能让谁知道,尤其是王后!”

“我进去?!”柳承音吓得身子都软了,“公主不是在大王的寝宫?臣和公主男女有别……”

“没事!你快去把兰溪悄悄弄走,办好了,你……”齐云晖打量了柳承音一眼,“白白净净的,长得又清秀,孤就是把兰溪下嫁给你也无妨!”

“啊!”柳承音震惊之下,口不择言地说道:“大王此话当真?!”

“是,没错,快去!”两人说着,那內侍已经走到了近前,“什么事?”齐云晖故作威严地说道。

“启禀大王,魏步满魏将军有要事求见。”那內侍说道。

“跟他说,孤马上去,”齐云晖说罢,刚要转身,一想不对,急忙说道:“嗯……你随孤去安妃那里更衣。”

“是。”

两人下了台阶,齐云晖回头一怒嘴,低声说道:“快去!”

柳承音连连点头,狂喜之下,疯了似的冲进了蟒龙宫,来到寝宫面前,师小七一见柳承音冲了进来,急忙双手拦道:“你你你你干什么?这里是你擅闯的地方?你还不赶紧……”

柳承音一把推开了他,说道:“我奉大王谕旨,你敢挡我?”

“大王谕旨?”

“正是,”柳承音转念一想,“你又在这里干什么?”

“啊?我……我在这……”

“大王另有谕旨,让你赶紧走开这里,不得阻拦,快走!”

“什么?你这话是真的?”

“你以为我敢假传大王旨意?”柳承音拍了拍腰间的宝刀,一偏头,做了个“走”的动作。

师小七半信半疑地离了蟒龙宫,柳承音定了定神,猛地拉开了大门。

门里静悄悄的,一点声音都没有。柳承音轻轻走了进去,回身带上门,来到了齐云晖的龙床旁边。

床帘紧闭着,柳承音悄悄地说道:“公主,你在吗?”

没有回应。

柳承音连问了三声,仍然没人回答,他心中起疑,轻轻拉开了床帘。

2017-0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