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云萝想到这里,语气便不怎么好了,“怎么,兰溪要去看大王,还要跟王后汇报么?”

王后闻言一愣,但很快就笑道:“妹妹说什么呢?”

“王后,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齐云萝不冷不热地说道,“王后不会没事来望檎宫转悠,兰溪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王后一听此言,笑着轻轻摇了摇头,起身坐到了齐云萝身边,拉起了她的一只手,“妹妹,你误会我了。”

齐云萝哼了一声,没搭理她,王后轻轻抚着齐云萝的手,“大王这些日子,终日烦恼不堪,我看着大王的样子,心里也替他担忧……”

“那是,王后和大王毕竟是夫妻。”齐云萝丝毫不看王后的脸,低着头说道。

“哎……说是夫妻,可大王已经很久没来过栖凤宫找我了……”

那怪谁?怪你自己天天多管闲事,齐云萝恨恨地想到。

“我想来想去,大王自然是不愿意见我了,那他愿意见谁呢?”

“那当然是安姐姐。”齐云萝笑着说道。

王后闻言,忽地手臂抖了一下。明妃安媛是齐云晖最宠爱的妃子,这已经是公开的事,永昌全城上到宰相枢密,下到贩夫走卒,没有不知道的。自从明妃入了宫,齐云晖十天有八天住在她那里,王后想必对此也耿耿于怀吧。

但王后只是抖了那么一下,便很快恢复了平静,她仍旧笑着说道:“傻孩子,大王现在也已经十几天没去过明妃那边了。”

“是么?”

“当然了,起居注我是每天都要看的,大王现在几乎每天都睡在资政殿,连自己的寝宫都没怎么回过。”王后轻轻拍了拍齐云萝的手背,“我想说的是,大王最愿意见的人,当然是妹妹你了。”

什么?齐云萝回过头来,不可思议地看着王后,王后接着说道:“哎……大王只有和妹妹你在一起的时候,才真正能开心一会儿,妹妹不知道么?”

“是,是这样,我知道……”齐云萝也确实是这么想的,但这话突然从王后嘴中说出来,就有点……

“妹妹,你多去陪陪大王吧,省得大王每天都陷在国事里面,愁出病来……”

“王……王后,你说的是真的么?”齐云萝瞪大了眼睛,说什么都不敢相信,“你是说,让兰溪……让兰溪多去陪陪大王?”

王后笑着点了点头,“怎么,妹妹不愿意么?”

“愿意!”齐云萝猛点了点头,但马上又摇了摇头,不对!她一抓王后的手,“王后,你说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王后似乎有些不解地说道。“就是字面意思啊,让你多去陪陪大王……”

“之前王后一直不喜欢我和哥哥在一起,为什么现在突然让我去陪陪哥哥?”齐云萝大惑之下,话语脱口而出,也忘了尊称齐云晖。

“傻孩子……”王后忽然神情一敛,变得有些忧伤,她抬手将齐云萝脸颊上的一丝头发别到了耳后,摸着齐云萝的耳鬓,轻轻说道:“你不是喜欢大王么?叫你去陪陪大王,你还问这些干嘛?还不快去?”

“啊?”齐云萝脸色一变,“王后你这是……”

王后摇了摇头,“你不喜欢大王么?”

齐云萝没敢回答,王后叹了口气,收回了手,两眼空空地望着前方,低声说道:“阿萝……嗯,我能叫你阿萝么?”

“可……可以。”齐云萝小心翼翼地说道。

“你也可以叫我高羽。”

虽然王后这么说,但齐云萝还是没敢直呼王后名讳。

“阿萝,咱们之前是有些不快,但那都是我不懂事,你别怪我。”

“王后,你这是……”

“即便是王后,但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罢了,”王后笑道,“其实,谁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力,我又何必阻挠别人呢,你说我这么说对么?”

“对,”齐云萝轻轻点了点头。

“是吧?你有追求你的幸福的权力,我也有追求我的幸福的权力,咱们各自都追求自己的幸福,不一定非要互相阻拦,不是么?”

“是……可是,王后为什么突然这么说?”齐云萝不解道。

“我只是突然想通了而已,即便我拦着阿萝你,不让你见大王,那又能怎么样?大王不见你,就会见我么?”王后站起了身来,呼了一口气,“阿萝,你去吧,去追求你自己的幸福。”

“王后……”齐云萝十分感动,但她仍旧有些困惑:“兰溪十分感激王后,但王后你不是……”她想了想,才说道:“兰溪和大王是兄妹,王后不是一直很介意这些么?”

“那又怎么样呢?”王后笑着摇了摇头,“纲常伦理,不过是老夫子用来约束愚民的罢了,真那么重要么?喜欢他,就去和他在一起,不用顾忌那么多,只要能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只要能得到幸福就好了,别的都不重要。”

纲常伦理,不重要?这真的是王后说的话?齐云萝仍旧不敢相信,王后是前任尚书左仆射的孙女,书香门第,官宦世家,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

“王后,你是认真的么?”

“高羽若有半点虚言,”王后双手放在胸前,“必遭天谴!”

“王后……”

“阿萝,请粮的队伍也出发了,蛮兵也没来攻城,百姓们似乎也没再来聚众闹事,大王总算有了半日清闲,此刻就在他自己的寝宫呢,你快去陪他吧,不用管别的,放心大胆地去和大王在一起。若是有人阻拦你,不用怕,有我给你撑腰。”王后微笑着说道。

“王后!”齐云萝一把抱住了王后,眼中流出了一行泪水,王后拍了拍她的肩膀,“好了好了,快去吧,要是去晚了,大王可就去找明妃了。”

“好,好,”齐云萝擦了擦脸上的泪,“那兰溪这就去了。”

王后点了点头,笑着目送齐云萝离开了望檎宫。

齐云萝一出门,见一个面目清秀的年轻男子身着衣甲站在门口,她一愣,问道:“你……你不是那个柳……”

“啊,公主!小人柳承音,公主还记得我?”柳承音激动地说道。

“现在由你来负责望檎宫了?”齐云萝看了看四周。

“对,小人升、升官了,嘿嘿。”柳承音笑着挠了挠头,“苑指挥使现在被大王任命为锐骑军都统制,不再属于我们御前侍卫了,李将军战死,张柏大哥升任了控鹤营指挥使,我就成了副指挥使,负责守卫望檎宫。”

“嗯,原来如此,这些日子怎么没见你?”

“小人那次手臂中了一箭,箭上有毒,毒发入骨,小人没法再用兵器,在医营休息了几天,因此一直没参加战斗。”柳承音笑道。

“哦,那好吧,以后还请柳将军多多指教,”齐云萝笑着说道。

“不敢,不敢,”柳承音满面通红地说道,“公主这是要去哪?小人护送公主前去。”

“不用了,我去找大王,你就留在这里吧,”齐云萝连连摆手,但柳承音却说道:“那可不行,苑大哥走之前,千叮咛万嘱咐,要小人一定要保护好公主,公主去哪,小人就跟到哪,小人可不敢离开公主半步。”

“苑行真都不是你们的上司了,你还管他干嘛?”

“可是……”柳承音憋了半天,才说道,“可是小人也担心公主的安危……”

“好吧好吧,那将军随我一同前去。”齐云萝看他的样子,只好答应了。

柳承音闻言大喜,他一拔腰刀,“公主放心!小人拼死也护得公主安全!”

齐云萝掩口一笑,“我要去找大王,又不是上战场,柳将军这么激动干什么?”

“是,是,”柳承音连连点头,满面通红地收起了腰刀,跟在了齐云萝身后。

两人来到了后宫最后端,齐云晖自己的寝宫旁边,齐云萝说道:“柳将军,你在这里等我便好,大王的寝宫里,总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好,公主自己小心,小人在这里等着公主归来!”柳承音说道。

齐云萝一乐,“柳将军,你平时说话都是这么激动的么?”

“不,不是,”柳承音低头四顾,“小人平时不是这样……”

“我进去了~”齐云萝没再管他,迈步走进了齐云晖的蟒龙宫。

“咦?兰,兰溪公主?”

“嗯,师小七,你在这里?大王呢?”齐云萝一进来,就撞见了內侍师小七。师小七看了看旁边,“那个……大王在寝宫里,公主是要找大王么,我去通报。”

“不用了,”齐云萝一把拉住师小七的手臂,“我自己进去。”

“啊?这个……”师小七急得满头大汗,“公主,这个……这个大王可能还没起来,公主还是在此稍候,我去通报大王。”

“去去去,我自己进去,不用你通报,”齐云萝一把推开了他,师小七连忙说道:“公主,依照后宫的规矩,公主已经是待出阁的公主,是不能进大王寝宫的啊……”

“后宫的规矩?”齐云萝一笑,“后宫是归谁管?”

“这个……后宫自然是归王后管了……”

“那就好,我来寝宫找大王,是王后特准的,你还多嘴什么?”

“啊?”师小七大惊,“王后特准的?”

“对啊,不信你去问王后,我还敢骗你么?”

师小七愣在了原地,怎么也不敢相信王后会让齐云萝来寝宫找大王。

“你去啊!不信就去问王后,”齐云萝推了他一下,“还要拦我么?”

“小人……小人不敢……”师小七躬下了身子。

“那就好,”齐云萝跨过门槛,伸手拉住了门把手。

“没我的命令,谁也不准进来,知道么?”双门慢慢合上,门缝里露出了齐云萝的半个眼睛。

“小人知道了……”师小七弓着腰,有些颤抖地答道。

齐云萝满意地点了点头,走近了齐云晖的寝宫。

哥哥在哪了?一边走着,她的心一边“砰砰”直跳,自从她住进了望檎宫,她就再也没来过齐云晖的寝宫了,几年过去了,里面的情景她还是十分熟悉。

外厅,内廊,寝居……齐云萝一步一步走到了齐云晖的卧房门口,慢慢推开了门。

床帘紧闭,她回头关紧了房门,蹑手蹑脚地走到了床边,悄悄拉开了床帘。

齐云晖英俊的面庞静静地躺在枕上,绣着四爪金龙的锦被盖着他的身体,他沉沉地睡着,低沉的呼吸声回荡在齐云萝的耳边。

现在该干什么?

齐云萝愣在那里,她日思夜想的哥哥就在面前,可她却手足无措,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

是不是该亲他一下?

齐云萝抿了抿嘴唇,轻轻地伏下了身子。

齐云晖的脸颊近在咫尺,她满面通红,齐云晖呼吸的气息喷在她的脸上,让她心跳的厉害。

齐云萝仍旧没有鼓起勇气,她迟迟不敢亲过去,反而又站直了身子。

啊啊啊,她心中怒吼着没用的自己,但仍旧不敢动一步。

如果我是安姐姐,应该怎么做?

对了!

齐云萝伸手解开了自己的长裙,把它轻轻褪了下去。

接着,她又褪下了衬裙。

然后呢?

她咬了咬牙,回身拉上了床帘,自己悄悄爬上了齐云晖的龙床,轻轻掀开锦被的一角,自己钻了进去。

然后应该……

她伸出手,从背后环住了齐云晖的脊背,胸脯贴在了齐云晖的身后。

“嗯?”齐云晖感觉到了背后的两团柔软,他迷迷糊糊地叫道:“媛儿?”

“哥?”齐云萝轻轻喊道。

2017-2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