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健身馆。

顾珺珏从跑步机上下来,拿起毛巾一边擦汗一边拧开瓶盖喝苏打水,补充水分,身边一群豪门贵妇聚在一起讨论八卦。

“今天刷微博了么?江氏集团总裁和嫩模贾汀蓝一起出入,都上头条了。”

“真的假的啊?江锦川可是我的梦中王子,居然会喜欢上贾汀蓝那种货色。”

“话说江总结婚三年,从不戴婚戒,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个钻石单身汉呢。”

顾珺珏下意识得揪紧了手里的毛巾,脸色微微有些发白,今天的头条,她也看了,一开始她是不愿意相信的。

那张照片拍得角度很偏,男人低着头,光线暗淡,虽然看不清,但顾珺珏还是认出来了。

是江锦川没错,他脖子上那条领带还是昨天早上她亲手系上去的。

她下意识得抿紧唇,心里感到些微的讽刺。

难怪那晚他没有回来,原来是和别的女人在一起。

可既然他不会回来,为什么又要叫她等他?

想起自己昨晚准备了一桌菜肴等他回来,就觉得可笑。

原以为这死水一样的婚姻终于有了转机,却原来都是自己的痴心妄想。

顾珺珏拿起随身携带的物品准备换衣服回家,忽然门外传来一阵骚动,“快看,是贾汀蓝呀!”

“她怎么到这儿来了?”

周围一阵唏嘘,顾珺珏脚步滞住,身形微微一僵,然后就听见一阵急促的高跟鞋“哒哒”声从背后传来。

下一刻,身材高挑的少女气势凛冽得站在了她的跟前,“你就是顾珺珏?”

贾汀蓝穿着时尚,金色亮片的抹胸裙在灯光下闪闪发光,肩上披一件粉色小西装,模特就是模特,一出现,气场都不一样。

顾珺珏将毛巾挂在脖子上,运动过后,她的脸上微微泛着桃红,气质丝毫不输给贾汀蓝,“我是。”

她刚回了两个字,一份文件便重重甩到了她的脸上,贾汀蓝声音无比傲慢,“这是离婚协议书,锦川叫我拿来给你签字。”

离婚协议书?

周围瞬间爆发出一阵热议声,无数人拿起了手机对着顾珺珏和贾汀蓝“咔嚓”“咔嚓”得拍着照。

“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江太太呀?长得倒还行,只是和贾汀蓝比,老了点。”

“贾汀蓝毕竟才20岁嘛,人江太太今年都25了。”

听见这些人的议论,贾汀蓝更加盛气凌人,“听见了么?老女人,我和锦川才是天生一对,你一个顾家养女也配做顾太太?是时候该让位了!”

顾珺珏心中狠狠一颤,捡起地上的离婚协议书看了许久,这字迹,是江锦川的没错。

他当真这么绝情?

一夜欢好之后,就将她丢弃,还派个女人来侮辱她?

顾珺珏深吸一口气,缓缓抬起眼睑,清冷目光微微一闪,瞪向跟前的少女。

“啊!我的妆!”

一整瓶矿泉水从头心落下,把贾汀蓝的衣服打透了,她脸上的妆容全部花了,眼线液睫毛膏黑乎乎得在脸上晕开,像鬼似的。

身边的助理见状连忙给她递来纸巾。

“滚开!”

贾汀蓝一把推开助理,疾步走到顾珺珏跟前,高高扬起手臂,“顾珺珏,你这个不要脸的!”

挥出去的手腕却被顾珺珏半空截住,运动过后,她的皮肤越发白的透亮,不施脂粉的顾珺珏,看上去反而比浓妆艳抹的贾汀蓝还要青春活力,同时有多了几分犀利和韧劲。

“我顾珺珏长这么大,还从没想过会被小三打脸”

“什么?你这个老女人,敢说我是小三?”

贾汀蓝气得脸都绿了,奋力想要挣开手腕,顾珺珏扬眉,望着她气急败坏的样子,倏然松手。

贾汀蓝脚下穿着12厘米的恨天高,冷不防一时没站稳,膝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顿时痛得龇牙咧嘴,哪里还有什么名模气质?

“下跪做什么?”顾珺珏一笑,弯下腰,用手里的离婚协议书轻轻拍了拍贾汀蓝的脸,“我可受不起你这等大礼!”

“顾珺珏!你不要脸!”

在贾汀蓝歇斯底里的叫骂声中,顾珺珏拿起跑步机上的背包,转身离去

……

2018-1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