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珺珏从健身中心离开后,径直回家,回到房间倒头就睡,这一觉就睡到了傍晚6点多,才被一阵尖锐的手机铃声吵醒。

她猛地睁开眼,一时之间,脑子里一片空白。

直到手机铃声在静谧的暮色中持续响了1分多钟,她才恍惚回神,接起了电话。

“小珺小姐,您今晚有空么?回家吃顿便饭吧,胡阿姨为你多做了好几个菜。”

是顾家打来的电话,胡阿姨是顾家资历比较老的女佣,也是整个顾家除了哥哥顾少卿之外,唯一对她好的人。

顾珺珏心里咯噔一顿,自从嫁给江锦川,她就很少回顾家了,一来江家给她每个月的生活费足够让她衣食无忧,二来,顾家本就没有她的立足之地。

她有些犹豫,“胡阿姨,我不是不想回去,只是我妈……”

“让您回家正是太太的意思,您不必顾虑,大少爷也想念您了。”

顾珺珏咬了咬唇,虽然她知道胡阿姨对她不会有恶意,可既然这顿饭是养母张月娥请的,那既有可能是一场鸿门宴。

她捏了捏指尖,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匆匆起床梳洗。

顾家位于整个帝都最繁华的黄金地段,富人别墅区。

一进家门,她就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客厅里只有养母张月娥和妹妹顾倾心,顾倾心站在沙发旁,一面替养母捏着肩膀,一面冷嘲热讽,“妈,你说今天家里来人,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人物,原来是江家少奶奶呀。”

顾珺珏心中有些忐忑,从她第一天被顾家收养,这个妹妹就看她不顺眼,处处与她作对,难道这次,她又向养母说她什么坏话了?

她秀眉不动生色的皱了皱,不理会顾倾心的嘲讽,径直走上前,声音低低得叫了一声妈。

“哼!”张月娥冷哼一声,妆容精致的脸上透着一抹愠怒。

顾珺珏下意识得超前走了两步,养母的秉性,她最清楚,自从嫁入江家,每次回来,她若是两手空空,势必会遭养母冷脸。

顾珺珏从上衣的口袋里掏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来时比较匆忙,她没时间挑选,只捡贵的买。

“妈,您上次说想要一个翡翠镯子,我找了好几家店,才选了这只,您看……”

“啪……”

手里的翡翠玉镯被妇人一把挥开,紧接着,脸上挨了重重一记耳光,顾珺珏的脸被扇得偏向一边,身体一个不稳直接摔倒在地上,后背撞到水晶茶几,一阵锤心刺骨的痛。

耳朵里嗡鸣声阵阵,她捂着颊上触目惊心的血红手掌印,有些可惜地看了一眼地上已经摔成了碎片的翡翠玉镯。

这镯子可是她花了两个月的生活费啊!

她心疼镯子,却并不好奇张月娥为什么打她,因为从前在顾家,这几乎是家常便饭。

这里的动静引来了楼上人的注意,养父顾啸峰和哥哥顾少卿闻声匆匆下楼来。

“下面怎么这么吵?是不是小珺回来了?”

顾少卿颀长的高大身影出现在楼梯口,他一眼就看见了楼下客厅的惨状,女子娇弱的摔倒在地上,捂着脸颊,泫然欲泣。

茶几上的东西七零八落,显然是刚才被顾珺珏撞到后造成的。

他心尖一紧,迅速下楼来,“妈,你怎么又打小珺?”

张月娥不理会儿子,尖着嗓子命令,“顾珺珏,你给我跪下!”

顾珺珏秀眉皱起,这下,她意识到了哪里不对劲,“妈,我犯什么错了?”

“你还有脸问?”

张月娥满脸怒色,“顾珺珏,嫁入江家三年,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羽翼渐丰了?可以远离娘家的掌控了?”

“我不懂您的意思。”

“妈,二姐又不是我们家亲生的,有这种想法情有可原。”顾倾心笑嘻嘻得在一旁煽风点火,“只不过,当初若不是我们家收留了她,赏了她一口饭吃,她现在说不定已经饿死在孤儿院了。”

“倾心,你少说两句!”

顾少卿冷声呵斥妹妹,少女被大哥一唬,眼圈顿时红了,倒进母亲的怀里撒娇诉苦,“妈,你看呐,哥哥不帮我,却帮着外人,我看哥哥就是对顾珺珏还没死心。”

“顾倾心!”

顾少卿被触碰到逆鳞,平素的温文尔雅早被怒意取代,扬起手臂就要打顾倾心,手腕却忽然被人拦住。

他一怔,转过视线,顾珺珏清冷的小脸撞进他的瞳孔深处,她朝他摇了摇头,唇角勾起一抹浅弧,“哥,我没事。”

“妈,你看,顾珺珏这个女人居然当着我们的面向哥哥抛媚眼,难怪她不屑江锦川,原来是身在曹营心在汉!”

2018-1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