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丽的海景别墅,全景玻璃房。

空气中,弥漫着不同寻常的气息,旖旎风光在朝阳缓缓升起的早上,被海浪一点点冲散。

顾珺珏按着酸胀的太阳穴从昏睡中醒来,小手不小心摸到一团粗糙的毛发,下意识得一抓。

“嘶——”头顶传来一道低沉的气声。

顾珺珏迷糊的意识瞬间清醒,猛地睁开双眼,鼻端充斥着一股浓烈的陌生气息,她此刻竟然躺在一个人的怀里,手中抓着一把茂密的乌黑毛发。

“啊!”顾珺珏惊呼一声,慌乱得滚下床,满脸震惊。

窗外的阳光折射进来,金色浮尘下,身边的男人睁开了眼,目光一转,清冷视线落到了她的身上。

顾珺珏浑身一个激灵,她不知道面对这样的状况,应该说些什么,因为,她从没想过有一天会和这个男人滚到一起。

男人目光掠过她惊慌失措的小脸,定格在她的香肩上……一切都昭示着昨天发生的事情。

男人俊眉细不可察得微微皱了一下,冷哼一声。

“顾珺珏,跟我在一起很惊悚么?”

顾珺珏微微一颤,小脸登时通红,“没、没有,我们……毕竟是夫妻……”

男人鹰眸盯着女子娇俏惨白的小脸,她说夫妻两字的时候,语气是那样谦卑维喏,低垂着眼睑,根根分明的睫毛印在沉静的眸底,像是看不穿的黑洞。

不知为何,江锦川心底生出一股烦躁,薄唇一抿,猛地掀开被子,气势冷冽得走进洗手间。

“砰——”

浴室门发出一声重响,直到里面传来轻微的流水声,顾珺珏纤弱的身影才微微一晃,支持不住得滑坐到了地上。

结婚三年,他们除了领证那天见过一次,然后就是昨晚的家宴,她万万没想到自己会跟他在一起。

江锦川,江氏集团的掌舵人,帝都商界的神话,自从他接手了江氏集团,短短三年之内,江氏便成为了帝都最顶级的集团公司,整个帝都无人能及。

这样优秀的男人,是万千少女的梦中理想型。

顾珺珏也不例外。

当年得知自己要嫁的是江锦川,她简直开心坏了,欢喜过后,是无尽的等待,当初那颗怀着期冀的少女心,渐渐被一千多个孤寂的夜晚吞噬……

顾珺珏颓丧得按了按太阳穴,一夜宿醉,浑身酸软,身体像是被卡车碾过似的,连动一下手指都没有力气。

她整个人还有些神情恍惚,她呆坐在地上足足过了五分钟,浴室里的水声才消失,半晌,江锦川衣着整齐得从里面走了出来。

昨晚人太多,没来得及欣赏,不得不说,江锦川的长相真的是无可挑剔,一件简单的白衬衫都被他穿出了别样韵味。

高大身形一晃,人已走到她的跟前,完美轮廓一片漠然。

顾珺珏感觉到他的靠近,呼吸一怔,浑身僵硬,“你……你怎么了?”

江锦川歪了一下头,用下巴指了指她的小腿处,“你坐到我的领带上了。”

“哦。”

顾珺珏立刻挪了挪小腿,极不自然得捡起那根蓝色条纹领带,双手捧着递到他跟前,“对……对不起。”

“帮我系上。”

男人居高临下的命令。

“这……”

她有些犹豫,可一抬头,却对上男人忱沉的目光,顾珺珏脸颊微微一红,硬着头皮走上前,替他将衬衫领口竖起来,然后系上领带。

她的动作有些生涩,由于太紧张,打结的时候捣腾了半天才弄好,却又扣得太紧了,用力一拉,男人被她拉得猛然靠近,那张匪夷所思的俊脸近距离呈现在她的眼前。

顾珺珏脸色一红,立刻低下头,松开了手,因为后退得太急,身体一下子撞到了墙上。

“砰——”

后脑勺发出一阵重击声,女人一张精致的小脸顿时痛得皱成了一团,她自觉唐突了,和结婚三年的丈夫第二次见面,就这么冒失,简直丢死人。

“对不起。”

男人俊眸微微一滞,薄唇抿了抿,忽然朝她迈进一步,顾珺珏还没来得及反应,后脑勺上就多了一只温热的大掌,男人低沉的声音透着几分关切,“撞疼了么?”

顾珺珏顿时愣住,心跳几乎是一瞬间如擂鼓般轰鸣起来。

江锦川,这是……什么意思?

她抬起头愕然地看向他,水眸透着一层希冀,亮得惊人,直到这一刻,她才知道,原来当初的那份悸动还在。

她对他,还没有死心。

“我没事,昨晚你不是说今天有一场重要会议么?再不去,就要迟到了。”她垂下眼睑,微微有些紧张,扣紧的指尖捏得有些发白。

男人深沉的眸盯着她白中泛红的脸颊,深吸一口气,拖着她后颈的大掌将她一带,顾珺珏身体前倾,下一秒,一个清浅温柔的吻,落在了她的额头。

心跳倏然禁止了,耳边只有男人磁性的嗓音轻轻回旋在耳蜗里,“好,晚上等我……”

……

2018-15-01